分類: 教育

美國教育面面觀(十一)在美國,“stupid”一詞 為什麼不能隨意“出口”

放學接兒子,在車裡他對我說,班裡有的同學總是搞不清數學題目,老師講了一遍又一遍,都非常失望了,但是老師不能說他“stupid”,還是留他又講了一次!這使我想起一個月前,在一次關於兒童的教育講座上,主講老師也提過,“stupid”是一個被教育的“客體”無法接受的詞。

美國教育面面觀(十)在美國男孩要做哪些家務活?

作為父母,總是毫無理由地愛著正在成長的寶貝,尤其是媽媽,總是希望他身體健康,性格開朗、學習優秀。在美國生活期間,我的愛人卻從另外一個角度,教他如何承擔起男孩的責任——–學做家務。“讓孩子學做家務”這個話題,其實並不新鮮,貴在堅持,看看在美國生活環境中,男孩要做哪些家務活?在學習“承擔”的過程中,我也在觀察兒子的同學、鄰居的男孩,他們普遍做了哪些家務活?

美國教育面面觀(九)從“逆子掐母”看美國家庭教育

這幾天,我在微博上偶然看到一則消息,中國一個十來歲男孩為了買玩具,大街上當眾撕母親的頭髮,掐住母親的喉嚨–看得我頭髮根都“豎”了起來,心理隱隱作痛,“逆子就是這樣煉成的”,網上原話:“中國式教育掐住母親的喉嚨,也掐住了社會的喉嚨”–該微博評論“無語”“可悲”“逆子”等等,我不知道看見這篇博文的網友是什麼感覺?看看原文截圖吧?

美國教育面面觀(八)和兒子一起感受家裡“神”魚母愛

傍晚,老公將兒子接回家,一進門,老公神秘地告訴我:“今天雇了幾個殺手刺客–”我嚇得一愣,盤子差點掉在地上,難道雇殺手刺客去搜尋恐怖分子?那是美國安全局的事!老公大笑,從後背“繞”出一個塑膠袋,裡邊有十來個大田螺,準備放到浴缸裡,吃掉正在茂長的小田螺,以讓這些“觀賞魚”有個清潔環境。

美國教育面面觀(四)孩子到美國上學面對的挑戰

眼下隨著專業移民、投資移民的數量逐漸上升,越來越多的年輕父母,將孩子教育的環境選在美國。但是孩子初到一個環境,需要向成人一樣接受各種各樣的挑戰,結合我兒子從7、8歲步入陽光少年的這段歷程,分享一下孩子赴美讀書需要突破的挑戰,不知道能否緩解朋友們的憂慮。

美國教育面面觀(三)在美國,孩子幾歲適合學習演講?

演講在美國是極為重要的一門技能,這是由環境決定。在工作崗位、在政府部門、或在學校,作為講話者,都是站著講,已經形成一種習慣。這對於邏輯思維、語言表達、肢體語言、面對觀眾的“談吐自如”、反映能力、表達主題等“指標”要求比較高。極少看到哪個公司的正式會議,講話者前邊有桌子,桌上一杯茶,坐著椅子上,對著話筒念稿子。

美國教育面面觀(二)看看美國如何對孩子道德教育?

我們告訴兒子,早上不開車,要他步行到學校,孩子去上學了,作為媽媽還是忍不住在家門口看著他的背影,紅色羽絨服在別墅區中漸漸遠行,又想起臺灣作家龍應台話,父母自從生下孩子,就一直是看著他的背影長大,看著他蹣跚學步,看著他撅著小屁股爬上爬下,看著他奔進校門,看著他走向大學,到結婚時,看著他挽著新娘一起走向教堂–總是牽掛和關注著孩子的成長,相信這是普天下父母的共識,如何教育孩子,如何栽培這顆小樹,成了父母樂不思蜀、任重道遠的工作,無論是繈褓中的嬰兒,還是翩翩少年,無論在亞洲國家,還是美國土地。本篇博文中,我們一起來看看,美國如何對孩子進行“德育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