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繫中華專欄

古詩語言與規律:從讀到寫

            —— 孟琮詩友社演講報導

(《報導園地》第2號.

作者:陳小青

說起寫詩,人們往往覺難。可有輕鬆之路?“先讀,再試寫,掌握了規律就容易了”,北大中文系畢業的語言學家孟琮1029年9月8日在詩友社演講時,開宗明義如是說。

孟琮先生在題爲「讀詩心得——我怎麽讀詩」的演講中,從語言學的角度專門對讀詩、懂詩、賞詩乃至寫詩進行了分析。

首先從認知早期詩歌的形式開始,講詩經,講楚詞,講唐代分爲兩大類的詩歌:古詩與近體詩,以及各朝代對詩詞的貢獻和特點,尤重點分析古體詩對近體詩或律詩的重大影響、以及近體詩對今天寫詩的重大影響,從韻腳到平仄、直到對仗,以及「一句不成詩」的特點。接著,便“三句不離本行”,他從語言角度、語音角度,講如何讀古詩、懂古詩、進而寫古詩。這無疑從完全想不到的角度,介紹了古詩的趣味所在、科學所在、優美所在、欣賞的一些竅門所在。一個漢字即是一個「詞」、一個「word」,有聲、有義、有寫法;而且兩個漢字構成的詞組便可以表達一切意思,所以中文是最短、最經濟適用也最整齊的語言和文字。一般説法:聲音才是語言,而漢字卻是書寫的語言,中文的語音則非常簡單,如今北方話更是進一步「簡化」到了幾個輔音PTK的消失,而致古詩中常有的入聲於今日的消失。大量的實例說明漢語是單音節詞,中文只用一個字或兩個字組成的詞便可以全面表達詩意,必然字數整齊而有規律,這就是中國古詩韻律非常優美,更加琅琅上口、更易背誦的科學原理。

他欣然於從民國直到現在,仍有大量文人喜歡用律詩方式來表達自己。即使現在,在上海便有兩個典型的繼承傳統的詩詞社團可以爲例:屬於改革派、使用簡化了入聲的「中原韻」的中華詩詞學會,以及與其對立、只遵循「平水韻」的竹韻漢詩協會,並當場介紹了一些精彩作品。他特別提到現在各省都有地方古詩詞組織,有的相當傳統;還有古詩刊物等等。他尤其說明大陸目前雖然全面開展的背詩活動,但遺憾於停止在了這一步、即寫的人遠比讀的人少。作爲實例,他即時播放了已經開辦四年、由董卿主持的「中國詩詞大會」的第一場比賽的錄像。

從現代語言學的科學考量出發,他指出了聲音的三個因素:音高、音長、音強,而漢語的聲調主要是音高的變化。他進而解析說明入聲的韻尾-P,-T,-K;普通話只有兩個韻母-n,-ng,等等。利用許多例子,他說明了其他語言都不像漢語這樣簡單,比如英語便有很多輔音結尾的字詞。

有關入聲的分析討論,引起了聽衆熱烈的互動。周涓女士當即站起,以南京口音朗讀古詩來顯示入聲的發音,陳詠智教授則以粵語及音調來說明入聲的特點及不同等等。

孟琮先生接着探討了聯語和對仗,情與景的關係,以及意境如何是中國式的特點、有意境時才能美,並以一些外文實例來展示差別以及意境的重要性、主客觀之間的重要關聯。他由此得出的結論是:學習古詩,要懂其聲音、辭藻、氣氛和意境。他希望做古詩要追求古典美,把當下的感情用古代的形式表現出來。他認爲,讀古詩詞的目的是修養情操和提高審美能力;寫古詩則是爲了更透徹地讀懂古詩,繼承中華經典文化;要學用中國古語古典語言,抒發自己的感情,生成發自内心的愉悅。他最後總結說:學古詩時要做到幾大項,即熟讀古詩詞;懂得並熟悉形式要求;學習含蓄、委婉、中庸的態度和表現手法,試圖達到一定意境;功夫在詩外,讀書修身,人自會具有氣質。

演講內容非常豐富詳實。如一些聽眾所言:「他真的是內涵深厚,科學、嚴謹,講解非常有說服力,生動而富有營養。」「這次受教很大,很受啓發,興趣大提!」

演講結束孟琮先生同與會者進行了合影留念。

Categories: 文繫中華專欄

Tagged 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