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新聞

WMACS 2018夏令營側記(四)

第六個感動

夏令營最後一天的早上,天氣放晴,大家站在樹蔭底下吸收點陽光。在等待遊覽車到來之前,很難得第一次有機會和兩位文化老師站在一起。筆者先和教扯鈴的劉佳雯老師提起華府有兩位扯鈴老師和筆者同事,一位是慈濟的前校長譚建武,他是公認的扯鈴高手;另一位是光啟的毛莉娜老師,她是此地唯一教扯鈴的老外,也是中華民國前駐日大使馮寄台的弟妹。
話鋒一轉,教民族舞蹈的陳淑雯老師先開口問道:「聽說您以前在蘭陽待過?」哦哦!有人在背後說過八卦,她的好奇心一定忍耐很久了!筆者聊了一下沒去羅東當總管,只留在台北蘭陽兼差的工作狀況,在植物園藝術館觀摩演出前彩排的講評,獲得了舞團團長的信服,在辦完國家兩廳院的蘭陽大公演後離開。筆者也提到一些對於民俗舞蹈和民族舞蹈的看法,又提到自己比較認同俄國芭蕾的舞姿和舞蹈技巧,當提到「李巧」這個名字時,陳老師說那是她的師姑,同時擺出很久都沒再看過的李巧舞姿。
筆者的眼淚都快要冒出來了!告訴她說李巧是四十多年前在再興土輔啟蒙咱的服務員,那也是第一次跳16人的華爾滋宮廷舞。另一位男服務員王俊秀現在是清大教授,此刻正在華府收集臺灣黑蝙蝠中隊的史料,在夏令營之前,曾經在筆者教舞的地方和他見到面!
唉呦喂呀!世界之大,怎麼會是如此之小!服務員自己的一小步,很有可能是學員後半人生的一大步…。遊覽車到了,和她二位的緣份就此打住。
拔營前,確定了孩子們都繳回房間鑰匙和飯卡,楊總請輔導員分赴各樓層檢查房間裡是否確定都收拾妥當?筆者剛進去的幾個房間基本上都還好,只是在地上撿了幾個孩子們遺棄的零錢。唯獨有一個房間,在進去之後臭不可聞,經過尋覓,在床底下找出一個充滿強烈起司味道、裝過某種零食的大型塑膠桶,附近散落著幾個裝宵夜披薩的紙盤子,幾天累積下來的味道,自然就很濃郁了。
在後半段的寢室裡,訝異有好幾間宿舍的床鋪不只歸位,座椅也倒置在書桌上,省掉清潔人員搬動的時間和體力,這是非常貼心的舉動。經過詢問,相信會這麼做的孩子,很有可能是之前就來過夏令營養成了「尊重」的好習慣,也有可能是出自資深服務員的要求。
夏令營的功能之一,就是讓孩子們在團體生活裡學習品德教育、自我成長。有些洗手間保持得非常乾淨,也有一間是滿地的擦手紙,孩子們生活習慣的顯現,可以從洗手間裡看到他們的未來!
可見遴聘優質的服務員,實在是夏令營品質的保證。難怪白董樂於贊助豐厚的工作津貼來肯定服務員的表現,更在夏令營結束之後,邀請大家在巴爾的摩的FOGO巴西烤肉店裡聚餐,感謝大家的辛勞,一切「敬」在不言中。

第七個感動

等確定所有人馬從福堡離開,筆者回顧周圍景色後跟著出發。因為中午在DC有約,等事情處理完了立刻趕回僑教中心卸下公物,當時大家正忙於台前,只有楊總出來幫忙。他決定淘汰兩個挺累人的舊水桶,一想到急中生智把氣球套在水龍頭上堵漏的畫面,仍然感覺好笑。
中午時刻,林總在抵達僑教中心後,曾經來電請筆者順道幫忙買幾箱瓶裝水應急,很難過幫不上忙。可恨晚上另有約會,無法等到學員們的表演結束,在中心待到四點不能不走,和小王老師及Rita揮揮手暗示先走,感覺有一絲絲的不忍與不捨。
回到家後,檢視手機裡的「健康」紀錄,這幾天的步行平約九千步,爬樓梯段數是十樓,但走路的距離僅2.2哩,是不是和開車頻繁、經常往返小坡上面的停車場有點關聯呢?反正在夏令營結束之後,右腳腳跟痛了好一陣子,除了教舞的時候沒感覺,連躺在沙發裡,都需要很多嗥齋領導表情不是很爽的安慰!
在去巴爾的摩出席白董飯局之前,幾位輔導員在僑教中心集合共乘,筆者幫忙林總抱了兩箱水放到中心的茶水間裡,他順道來還結訓典禮當天向中心借的幾箱水。筆者笑說不就當作是中心的活動喝完就好了,幹嘛要還?林總一臉嚴肅:「一碼歸一碼,做事情不要混在一起比較好!」
之前在宿舍遇見白董在開很多支票,她問到筆者全名怎麼拚?筆者也是笑說:「就那麼幾個錢,開啥呀?就當作捐給WMACS好啦!」只見白董也是表情嚴肅:「要捐可以!麻煩你先收下這支票,然後請你再開一張自己的支票捐回來,我們不要混為一談!」
他們的態度著實讓筆者尊敬。至於這支票,遇到連續大雷雨造成的屋頂排水管堵塞,感恩楊總!讚嘆白董!敬佩林總!正好派上用場。
昨天周末,下午在出席教師會議前,順道去店裡拿了一份華府新聞日報稍事流覽,看到兩位總幹事交接的新聞。總幹事的交接餐會筆者沒資格去吃,可白董、林總伉儷、李校長、楊總伉儷等,都在當天飯局之後趕到Cabin John Regional Park探望夏令營的服務員和孩子們的再相聚,筆者帶著手邊整理好的新聞剪報分送給大家。這次相聚,似乎也象徵著夥伴們的緣份暫且得告一段落,饗宴已畢、各奔前程。

「臺灣夜市」活動的場景,服務員上午就已經開始忙了。

輔導員通力合作的刨冰攤位,至少有四種口味可以選項。

Rita和她在現場才結拜的姊妹花,殷勤照顧中。

扯鈴老師和讓她極有成就感的大孩子們。

陳校長和學生們一起做龍鬚糖。

學生離開教室的時候,有人低聲地說:「可以去賣披薩了!」不怕舞蹈老師會生氣喔?

晚上宵夜又是孩子們愛吃的中國料理,夏令營活動量大,需要吃很多東西才能補充體力。

在這裡為孩子們服務,和在家裡做家事是完全不同的感受。服務員吃的開心,也是輔導員的榮幸。

Categories: 工商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