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文學】第40號)

作者:李詩信

  今天是西方國家的平安日,萬萬沒想到自己出門逛街竟然驚動了哥倫比亞警察局!

  哥倫比亞加勒比海岸的卡塔赫納老城是著名的世界文化遺產,也是諾獎作家馬爾克斯名著《霍亂時期的愛情》的背景地。這座被讚譽為南美洲最美的古城確實名不虛傳,典雅的西班牙殖民建築色彩斑斕、美輪美奐,每天都吸引大批的外國遊客來古城觀光。古城北邊有一片東西雙面臨海的狹長三角形地帶新城區。新城中心有一條彎曲的南北走向一公里多長的山脊拔地而起,海拔200多米的山脊被修建成了街道,猶如天上的街市。

  2022年12月初,我們來到卡塔赫納旅居避寒,入住山脊下西面臨海平坦地帶玻利瓦爾大道的民宿旅店。當地人民的溫和善良、熱情友好和文明禮貌都給予我們極好的印象。無論在老城還是新城逛街,我經常都會抬頭仰望山脊上的民居,想到他們在家中窗邊或者陽台、露台都能欣賞東西兩側不到一公里遠的大海景色,我就心生羨慕。

  多年前我初次到南美洲旅行,第一站是到哥倫比亞南面的厄瓜多爾。那時候不敢去哥倫比亞,因為國際新聞總是報導該國如何恐怖,毒梟和匪徒強大到可與警察和軍隊作戰,大街上隨時發生謀殺和搶劫案。所以,那次旅行我們刻意避開哥倫比亞,去了幾個別的南美國家。

  近幾年多次在美國和墨西哥遇到哥倫比亞人,我們總愛問及哥倫比亞治安如何?他們通常是嫣然一笑,回答都說沒有那麼恐怖,外國遊客不會有安全問題。記得在墨西哥城旅店相遇一家會說英語的哥倫比亞人,得知我們不敢去哥倫比亞,他們很詫異!那位夫人立即把自己的手鍊取下來送給我的老伴,並反覆說:“歡迎你們到哥倫比亞旅遊,我們的國家是安全、自由、文明的!”

  這幾年因為疫情不能回國,每到冬天我們夫妻就離開美國去溫暖的國家避寒,這次我斗膽選擇了哥倫比亞的卡塔赫納。

  在邁阿密機場登上飛卡塔赫納的飛機,找座位時才意識到我倆人的座位不在一起,有一位深色皮膚的男士已經在我們兩人之間的座位入座。該先生明顯是卡塔赫納人,他看出我們是夫妻,便主動換座讓我們不用隔開。在卡塔赫納下飛機,去排隊入關,海關人員提示我們走老人通道不必排長隊。我們的旅店距離機場不到兩公里,我們拉著行李在大街步行,在沒有紅綠燈的街口所有的車輛都會給路人讓行,各種細微現像都令我們感到這個國家人民友好、社會文明。

  今天早晨我與老伴去山脊上的天街觀風景。從我們居住的民宿步行幾分鐘就上了天街北端口,我們對山脊街道兩旁居民的生活環境羨慕不已——街道清潔,獨棟房戶戶相連,無論是平房還是小樓,都有前院後院,多數人家的前院都停有私家汽車。過去一直以為哥倫比亞是貧窮落後、吸毒販毒、殺人搶劫的混亂國家,而我眼前的現實截然相反,至少他們的居住條件遠勝世界大多數國家!

  上天街往南走,坡度越來越大,左右兩邊看到的風景就越來越寬廣,走了十多分鐘我們就能夠看到山脊東西兩側的大海。海風習習吹拂,陽光灑在我們身上,沿途的居民不斷向我們問好。正當我們心情愉快地繼續向陡峭的南端前行,經過一家餐館時,突然聽到好幾個當地居民發出驚呼!從他們的手語看出,是告誡我們不能前行,必須退回。同時有摩托佬來叫我們坐摩托,被我們拒絕了。

  不懂別人國家的規矩,加上語言不通,我們只好往回走,但不是原路退回,而是選擇西側的街道下行,因為下面就是玻利瓦爾大街。下行的街道陡峭得像滑滑梯,我們小心翼翼地邁著半步下行。不到五分鐘,身後追來兩位騎摩托的警察,他們同時叫了兩個摩托的士,其中一個警察用英語叫我們坐摩托車下山。

  我老伴回答說:“我們不敢坐摩托車,也沒有帶現金支付坐摩托車的費用。”

  警察說:“步行下山很危險!坐摩托車的費用警察局會替你們支付。”

  “下山的路確實不好走,但我們只要慢慢走就不會有危險。坐摩托車下陡坡我們覺得更危險,不敢坐。”

  警察說:“我要告訴你們的不是說地形危險,而是這裡的治安很危險,我們必須護送你們回酒店。”

  警察的警告我們根本就不相信,我老伴對警察說:“我們在這片區域居住二十天了,沒有感覺到絲毫危險。我們現在不回酒店,我們要去逛大型超市購物。”

  警察說:“現在先坐上摩托車,到了玻利瓦爾大街再說下一步怎麼辦。”

  我們乖乖就範,老伴和我各上一輛摩托車,然後以半自由落體般的速度下山。我老伴恐懼到了極點,強忍住才沒有發出驚叫聲。剛到玻利瓦爾大街我立即叫摩托佬停車,警察的摩托車也同步停下。我掏出隨身帶的哥倫比亞比索要交給警察,警察擺手說不用。

  “¡Gracias!”我用唯一能說的西班牙語向警察道謝,以為此事就該結束了。沒想到警察不讓我們離開,而且已經叫來一輛白色警車,要送我們回旅店。

  我老伴說:“我們不回旅店,要去市中心的大超市購物。”

  警察說:“警車送你們去購物,然後再送你們回酒店。”

  我和老伴都被驚愕得不知所措!動用警車為我們護駕?步行不到十分鐘的路程何必如此大動干戈?這樣購物還有什麼興緻?“有這個必要嗎?”

  警察說:“有必要,必須為你們的安全負責。”

  這句話讓我們更加傻眼了!今天是平安日,我們到底遇到什麼不平安的怪事啦?我老伴對警察說:“我們在這條街每天來來去去已經足足二十天,沒有遇到絲毫危險,不想坐警車出行。我們還要在這裡生活一個月多,要是每次出門都必須動用警車,這日子怎麼過啊?”

  警察說:“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們的安全!”

  “這裡沒有絲毫危險呀!我們到過很多國家旅行,在秘魯旅行迷路時遇到警察,他們開警車送我們去目的地,然後就握手告別,到其他國家旅行我們也曾多次得到警察的幫助。我們是普通的窮遊旅行客,不會有劫匪對我們感興趣。”

  警察說:“你們有旅行護照嗎 ?”

  “有!不在身邊,放在旅店裡。”這時我們才意識到警察不是沒事找事,而是在執行治安任務。

  “等你們購物回到旅店,再拿護照給我們查看。”看來我們被懷疑是偷渡客,害怕我們在哥倫比亞滯留不走。可是,我們年近古稀,哪還有那份心氣偷渡?即使偷渡,中國人也不至於把哥倫比亞作為目標國吧?

  想到被警察死死抓住,我們心裡開始犯愁了。這時我想起隨身帶了在美國的合法居住證,便拿出來給警察。警察把我們的居住證兩面都拍照之後,終於同意我們自由行動了,但反覆告誡我們在新城區只能沿著有警察密集巡邏的玻利瓦爾大街行走,那些分支小街千萬別去,外國人進入那些小街很危險!這時我們才回想起二十天來在新城區確實沒有見到外國人逛街,雖然民宿旅店也住了許多外國人,但他們出門不是自駕就是打車。只有我老倆口像當地人在街上步行,還逛農貿市場,可是我們的膚色比當地人淺了許多,自然就成了另類。

  去超市購物回到旅店後,我打開網絡輸入關鍵詞“偷渡;哥倫比亞”,終於知道今天發生怪事的原因:明顯是天街居民報了警,警察立即對外國闖入者採取行動。近半年亞洲國家的偷渡客取道哥倫比亞的人數暴增。因為厄瓜多爾對亞洲多國免簽,偷渡客到厄瓜多爾之可以很容易越過北部邊境進入哥倫比亞,然後一路北上入境美國。當前墨西哥美國邊境還滯留好幾萬偷渡客等待機會進入美國。難怪哥國警察對我們如此過度關心幫助!

  哥國官方對偷渡客睜隻眼閉隻眼,默許居民收費盡快幫助偷渡客盡快北上巴拿馬,既可以提高居民收入,又可以避免大量偷渡客滯留造成該國的社會和經濟問題。警方確認我們是旅行者不是偷渡客,才給予我們徒步該國部份街道的自由。

2022年12月24日寫於哥倫比亞卡塔赫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