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宏英文小說「鬼地方」發表會

(華府新聞日報, 11/3/2022)

    旅居德國的台灣作家陳思宏長篇小說「鬼地方」(Ghost Town)英文北美精裝版本10月25日上市,30日他應華府輔大校友會及華府作協邀請在華府僑教中心,以「到底什麼是鬼地方?」(Am I in a 鬼地方?)為題,介紹他的英文版長篇小說《鬼地方》創作背景,以幽默風趣的方式闡釋「鬼地方」的取材靈感,在德國與台灣之間切換,其實那是他離家後對家鄉文化錯置的記憶。

    作家陳思宏輔大英文系、台大戲劇所畢業,有時是演員,有時也是譯者,現居德國柏林。曾獲林榮三短篇小說首獎、九歌年度小說獎、第44屆金鼎獎。中文版的「鬼地方」在2019年推出以來反響熱烈,在台灣已賣出近兩萬本,相繼榮獲台灣文學金典獎年度百萬大獎、金鼎獎文學圖書獎,並已賣出九種外文版權,歷經14次印刷。今年8月,「鬼地方」在英國發行英文版平裝本,並被「紐約時報」選入秋季書單(The New Season Book Listing),幾天之內就出現不少推薦書評。

    中文的「鬼」這個字早在甲骨文中就出現了,那是古人對精怪的想像,至今鬼的概念在我們華人的生活當中仍無所不在。西方的文學也有鬼的存在,哈姆雷特為什麼知道他的爸爸被謀殺,就是因為他爸爸的鬼魂來告訴他。幾乎每個文化都有鬼的傳說,也有類似鬼節的日子,台灣有鬼月,而且台灣的鬼似乎無所不在,所以難以定義也令人害怕,他覺得美國萬聖節的鬼比較具象,一點都不可怕。

    我們中文常說:「這是什麼鬼地方,一個雞不拉屎、鳥不生蛋、烏龜不上岸的地方。」但是在英文中就很難找到一個名詞翻譯「鬼地方」,如Ghost Place或Ghost Town或A Spooky Place 或A haunted Place都不是完全正確的翻譯,他說:「Hellhole或Shot hole可能在意境上還比較接近。」

    「我為什麼要故鄉的壞話,說故鄉是鬼地方?」陳思宏反問說:「有什麼地方不是鬼地方呢?」台灣有中元節及鬼月禁忌、東西方文化對鬼的不同認知,他帶領觀眾思考什麼是「鬼」、什麼是所謂的「鬼地方」。

    他的鬼地方不鬧鬼,而是文化錯置的矛盾糾結。演講中,陳思宏沒有介紹「鬼地方」寫什麼,因為要讀者實際閱讀才能體會。他帶著大家到他創作期間去過的地方、蒐集的素材,去體會一些「鬼地方」,如紐約雀兒喜有難吃得要死的德國咖哩香腸,日本金澤的德國麵包店賣台灣甜甜圈(在台灣絕對找不到),台南的柏林蛋糕麵包店賣肉鬆麵包(在柏林絕對找不到),時尚之都巴黎到處都是尿騷味但彰化卻有巴黎米蘭婚紗店,台北內湖有德安巴黎豪宅。無論地方大小或與他書中的情節是否有關,但每個地方都是文化想像造成錯置的「鬼地方」。

    來自台灣彰化永靖鄉下的陳思宏,家中排行第九,有七個姐姐、一個哥哥,從小就恨不得趕快逃離那個鬼地方。那年,從柏林趕回家為母親守靈時,才知道夜晚的彰化鄉下非常熱鬧,街頭飆車族拿著西瓜刀互相追逐,廟前街頭常有色彩鮮豔的電子琴花車出沒,當他看到表演結束後,臉上的妝已經花了的花車女郎時,他困惑了,早已習慣生活在沒有顏色的柏林,發現家鄉是他最熟悉也是最陌生的地方,也是永遠的矛盾與牽絆。他沒辦法解決自己的困惑,也沒有答案,只好忠實地將感覺以小說創作的方式的寫在書中。

    「鬼地方」的故事便是取材於自己,他塑造的主角「陳天宏」因故從柏林回到家鄉永靖,面對三代家族成員的複雜關係和感情糾葛,故事藉由人鬼視角的不斷切換,流露內心對於家族相愛相殺和時代無情發展的無奈心境。

    與小說「鬼地方」的無奈風格完全不同,相對許多作家可以妙筆生花卻苦於口才,陳思宏不只口若懸河且幽默風趣,戲劇性誇張的手式,讓整場兩個小時的演講沒有一分鐘的冷場。他承認,台大戲劇所的訓練,對他寫作尤其寫小說有很大的幫助。

作家陳思宏替讀者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