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夫子

12 月 19, 2021

(【評論雜文】第47號)

          作者: 漁樵耕讀

出蘇州城北約四五十公里,有一個餓不著肚子的歷史名城 – 常熟(虞城)。常熟的虞山腳下有一處名勝 — 言子墓。言子墓前立有一座牌坊,上書四個大字  —「南方夫子」。

  這個「南方夫子」是什麼人,為什麼被稱為「南方夫子」呢?他就是孔夫子七十二弟子中唯一的一個南方學生,叫言偃,字子遊,被後世尊稱為「言子」,死後葬於此。

  關於言子的生平,言子墓前的介紹語焉不詳,這也難怪,史書上也只有片言只語,並沒有很詳細的記載。這個言子,今人多不了解。就是常熟本鄉之人,也大都只知「言子」之名,不了言子之事。出了常熟城, 恐怕很多人連「言子」之名聽都沒有聽說過。筆者一直有心要寫一篇文字介紹一下言子,也因此留意了古籍上一些與言子有關的言行、故事和描述,今日得暇,倉促下筆成文,以期讓更多的人了解這個「南方夫子」。

  我們先來翻翻《史記 . 仲尼弟子列傳》是怎麼說的:「言偃,吳人,字子遊,少孔子四十五歲。子遊既已受業,為武城宰。…… 孔子以為子遊習於文學。」這段文字,就是太史公給言子寫的Resume了,言簡意賅,點出了(1)言子是吳國(南方)人,(2)言子的姓名和年齡,(3)言子的學歷和專長(文學Ph.D.),(4)言子的成就(武城市長)。此外,太史公又引用孔子之言和《論語》上的話,說:「孔子曰:受業身通者七十有七人,皆異能之士也。德行:顏淵,閔子騫,冉伯牛,仲弓;政事:冉有,季路;言語:宰我,子貢;文學:子遊,子夏 … …」。也就是說,言子被他的導師仲尼大師列為其七十七個事業有成的學生中最優秀的十人之一(「Top 10」),與大名鼎鼎的顏回、子貢等人平起平坐。請大家不要忘了,言子是從當時生活野蠻、文化落後的吳國,千里迢迢跑到禮儀之邦的魯國去留學的。一個來自偏僻落後國度的留學生,能夠在人才濟濟的孔門弟子中脫穎而出,進入Top 10,成績已經相當可觀了,可謂是第一代「國際留學生」中的翹楚。

  至此,關於言子的生平輪廓已經有了,我們再來看看古籍中還有沒有一些細節呢?記載言子最多的,自然是《論語》,我們先來看三則有趣的故事:「割雞用牛刀」、「慧眼識醜才」、和「子遊問孝」。

  故事一:割雞用牛刀。言子(子遊)做了(魯國)武城市長以後,有一次他的老師孔子路過那裡,聽到了弦歌之聲。禮樂弦歌是孔子實施教育的高級方法,而言子卻把這種高度的文化禮樂用在教化這個小城的百姓。於是孔子莞然一笑,說:子遊也太過小題大做了,殺雞哪裡用得著牛刀的?言子聽到後不幹了,當面責問孔子:老師你以前不是常常教導我們,有知識的上人學了(禮樂之)道後,能變得更仁愛;沒有知識的下人受了(禮樂之)教化後,就容易指揮嗎?我用禮樂教化武城的百姓,難道有錯嗎?這時,孔子也意識到剛剛說得不妥,於是給自己一個台階下,改口對身旁的學生道:童鞋們,言市長說得對,剛剛我是跟他開個玩笑,現在收回!這個故事記在《論語》第十七篇《陽貨》,說明了兩點。一是言子秉性耿直,敢於當面頂撞自己的老師,可以與古希臘那位宣稱「吾愛吾師,吾更愛真理」的哲人亞里斯多德一比。二是孔子有他生動風趣的一面,並不古板。

  故事二:慧眼識醜才。這個故事記載在《論語》第六篇《雍也》。言子當了武城市長後,有一次孔子問他:「你發現和得到什麼人才了嗎?」言子回答道:「有個叫澹台滅明的人是個人才,做事光明正大,從不走歪門邪道。如果沒有公事,也從不來找我」。這個澹台滅明是誰呢?他是武城人,澹台是他的姓,名滅明,字子羽,相貌醜陋。曾經求學於孔子,孔子嫌他醜陋,估計他不是學習的料,沒有錄取他,於是回到了他的家鄉武城。後來孔子也為自己的失誤而後悔過,責備自己「以貌取人,失之子羽」(《史記·仲尼弟子列傳》)。不料,這個被孔子淘汰的「醜」才,卻被言子發現,視為珍寶,而且不怕得罪老師,直言不諱他是個人才。可見言子不光獨具慧眼識,而且大膽率真。離言子的老家常熟不遠的蘇州城南有個「澹台湖」,據說就是來源於這個澹台滅明,可見他與言子交往很近,而且到過言子的家鄉。清代詩人陸世儀曾作寶帶橋一詩,可為佐證:「澹台湖水綠如油,寶帶橋平匹練浮。好種碧桃三萬樹,年年花里做春遊。」

  故事三:子遊問孝。這是言子和孔子的一段對話(《論語》第二篇《為政》),其實不算故事。孝道是孔子的中心思想之一,孔子看得很重,教得很多。在孔子與其學生關於孝道的諸多對答中,我覺得他與言子的對話最為精闢。言子問老師,怎樣才算孝呢?孔子回答道:現今的人們都覺得,只要能贍養父母,就是盡孝了。其實不要說是人,就是狗和馬,都有人養。如果沒有尊敬,跟養狗養馬有什麼分別呢? (原文:子遊問孝。子曰:今之孝者,是謂能養。至於犬馬,皆能有養。不敬,何以別乎?)不久前參加一個朋友父親的葬禮,這位朋友平時照料老人無微不至,在我們同輩人眼中是個大孝子。在他父親葬禮上,他談到父親的生平,言辭中充滿了敬仰和尊重,讓我感嘆再三。這位朋友也許並沒有熟讀這段「子遊問孝」的師生問答,卻深得孔子「養」、「敬」合一的孝道真諦,讓我自愧不如。另一位文友因為身在美國,不能照顧老家年邁的父親,常懷愧疚之心,大發「忠孝能否兩全」的「子遊之問」。其實這個問題孔子已經給出答案了。在現代社會中,兩全對大多數人恐怕不現實,但如能做到或部分做到「養」和「敬」兩個方面,也就算盡了孝道了。這是題外話。

  除了上面這幾個故事,《論語》還另有幾處提到言子,比如前面提到的top 10的排名(第十一篇《先進》)、以及言子和他的同學子夏在教學方法上的分歧(第十九篇《子張》)等。此外,《孟子》中至少有兩處提到言子(《公孫丑》、《滕文公》),不過都是一筆帶過,大意是言子等人都具備孔子的某些優點。讓我意外的是,《小戴禮記》也記載了多處言子陪伴孔子之側的言行,比如《禮運》、《仲尼燕居》等。這也從另一個方面說明言子是與孔子關係很密切的得意門生之一。至於他後來怎麼「海歸」,回到吳國後又做了些什麼事情,我還沒有看到相關的文字記載,留下了一個很大的謎。

  從以上片言只語的史料中,我們可以粗粗概括一下「南方夫子」言偃(子遊)的生平:

  一個荊蠻之地年輕人,不遠千里來到禮儀之邦的魯國留學,拜在首席大學者孔子門下學習文學,克服語言文化上的巨大差異,以前十名的優異成績畢業,取得Ph.D.學位,成為孔子的得意門生,也是唯一的一個南方弟子,後官拜武城市長。為人正直坦率,親民愛民,為傳播孔子思想,教化民眾,做出了卓越的貢獻。死後葬於故里常熟,被尊為「言子」,為後世所敬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