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繫中華專欄

從「耳東陳」的誤會看小篆字形對理解漢字發音和字義的重要性

【評論雜文】第43號

      作者: 漁樵耕讀

  當陳姓朋友介紹自己或被問及姓名時,通常會說「我姓陳,耳東陳」,對此我們都已習以為常,很少有人質疑。但很不幸,「耳東陳」一說其實是對「陳」字的莫大誤解。陳字中的「耳」是俗語「左耳朵旁」(阝,音Fu,「阜」的意思)不假,但「東」卻是一個天大的誤會 – 因為它不是東,而是「申」加上「木」字。你可能會奇怪,為什麼是申不是東呢?原因很簡單,因為陳是個形聲字,左首的「阜」用來表意(山丘),右首的「申」用來發音。如果換成了東,那陳字可能就要唸成東、凍、棟了。試看「申、陳、東、凍」這幾個字在小篆中是怎麼寫的:

  顯然,小篆中我們能很清楚地分別申和東以及以它們為聲符的形聲字,一目了然,只是在漢字演化過程中把它們寫混了,都寫成了「東」,引起了歧義。

  另一個比較常見的例子是劉,劉姓常被稱為「卯金刀」,這也是個錯誤。劉姓中這個「卯」字,其實是「丣」 字(音 you),即古代的「酉」字,劉字的發音即來源於這個「丣」聲。以「丣」為聲符的字還有「柳」、 「留」、「溜」、「 籀」,而以「卯」發聲的字則有「貿」、「茆」、「 窌」、「聊」等。我們再來看看小篆就可以分得清清楚楚。遺憾的是,網上一些篆書字典中有些字也是寫錯的或者沒有,我這裏只能各舉兩字(劉柳 vs. 卯貿)來說明丣、卯的區別。

  再舉一個有趣的例子。我們在欣賞書法或篆刻作品時,不知大家有沒有注意到汪、枉、狂、匡這幾個字右邊的「王」字在小篆中寫法很奇怪(見下圖),完全不是「王」- 這是怎麼回事呢?

   原來這些字中的「王」確非王字,而是huang/guang字。這個字Windows的中文字庫中沒有,我無法拼出,只好藉助《說文解字》中的圖片來顯示 (前面為楷體字,後面為小篆)。

  這個huang字上面是「之/芝」(草),下面是土,所以是「草木妄生」之意。該字既用來發聲,也用來會意,符合汪、狂、枉、匡等字的字義(匡字在古時即寫作「匩」)。所以這些字中的「王」,全無「王」者風範,都是山寨「草頭王」,千萬不要被它們的外觀所迷惑。汪姓的朋友當然也不能自稱是「三點水一個王」啦!

  我們都知道漢字90% 以上都是形聲字,即一個偏旁用像形字來表義(意符),另一個偏旁用作發音(聲符),如本文開頭提到的「陳」字。以上幾個例子都是聲符的錯誤,同樣似是而非的錯誤也可以發生在意符。比如,筆者曾在另一篇中文章中提到,按照古人造字原則,凡以 「冫(仌,冰)」 為偏旁的字都與寒冷有關,如冷、凍、凜、冽等。有兩個細心的朋友質疑道:那麼「决、况、冲」這幾個字,難道也與寒冷有關嗎?這個問題問得很好,但答案是否定的。因為這幾個字本來就不是「冫」旁而是 「氵」旁(、決、況),所以它們與水有關,而與寒冷無關。這些字同樣可以在小篆字形中看得明明白白,區別一目了然 (見下圖,凍、冷、凜  vs  決、況、沖)。

  最後我們再舉一個容易混淆的字形–教學的「教」字。這個字左首的偏旁很像「孝」字,《說文解字》中也說它「從pu從孝」。其實「教」與「孝」一點關係都沒有,這在小篆中看得非常明顯(見下圖)。

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孝」由上面的「老」和下面的「子」組成,意思不言自明。而「教」字左邊由「爻」和「子」組成,右邊是個「pu」字(意為用手做事),意思也很明了,即用手畫卦教童子學《易經》(爻是卦的基本符號)。所以「教」和「孝」完全不沾邊,《說文》中稱教「從孝」云云,大概是許氏沒有細察。順便提一句,「學」字也是小孩子在家學爻的意思 (見下圖)。

  由此可見,一些原本在小篆中區別得清清楚楚的漢字,由於後來書寫方法的演變(小篆–隸書–楷書)或差錯,造成字形改變或畸變,引起了很多歧義和混淆。如果我們能溯本求源,回到小篆的字形去理解漢字,很多問題即可迎刃而解。當然,不可否認,小篆產生的時代離開造字的上古已經久遠,對照甲骨文,有些字也已經偏離、異化,甚至完全錯誤。但總體而言,小篆還是大致保留了古人造字的邏輯和文字的本義。通過上述例子,我們可以看出小篆對我們正確理解漢字字義和發音,實在很有必要。

  此外,認識小篆也能給我們閒暇時增添不少生活樂趣,比如我們可以更好地欣賞博物館中的文物古董,以及書畫家們的篆刻和書法作品。就我本人而言,認識小篆帶來的另一個「副作用」是可以在故國漫遊時,駐足在亭台樓閣間,品味眾多小篆寫就的楹聯,別有一番樂趣,比如下面這副杭州靈隱寺的對聯:「凡事知足皆常樂,世情能捨是永福」。此外,閒來翻翻《篆文四書》也是眼睛和腦子的雙重享受。此乃題外話。                       

(杭州靈隱寺廟楹聯)
   (《篆文四書 . 大學》)

   小篆作為統一文字的工具,已經完成了它的歷史使命。作為語言交流的載體,也早已「黃鶴一去不復返」。但是,小篆作為古代成熟的文字和漢字的重要源頭,依舊有它存在的意義。認識和熟悉小篆既可以幫助我們深入理解漢字的字義和發音,匡正漢字的歧義和異音,還能增添我們生活的樂趣,一舉而兩得,何樂而不為也?

   (乙丑孟秋草於美東「美麗家園」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