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繫中華專欄

殘暴的伊凡雷帝–俄羅斯歷史上第一個沙皇(1,2,3)

(【傳記/回憶】第 31號)                   作者:許之微

(【傳記/回憶】編者按:

政治學與歷史學專家許之微先生的《俄羅斯沙皇傳奇》一書,以生動的文字,嚴謹的史學態度,將沙皇傳奇的生平,包括許多聞所未聞的史實,在俄羅斯波瀾壯闊的歷史進程背景中精彩呈現。這些故事,不僅是給許先生同時代諸多懷有“俄羅斯情節”的朋友們的禮物,對於新一代對俄羅斯歷史有興趣的人們,也是不可多得的珍貴讀物。本欄目從今年8月3日起,每月分3日和23日兩個版面,連載這一系列扣人心弦的沙皇傳奇故事。敬請關注。

公元1530年8月25日的傍晚,莫斯科大公瓦西里三世獨自跪在聖母馬麗婭的塑像前祈禱。大公的夫人伊琳娜臨產,助產婆和侍女們在克里姆林宮內的特萊姆宮裡侍候忙碌著。年過半百的瓦西里大公虔誠地懇求聖母寬恕他往日的過錯,保佑他的夫人順利分娩,保佑他老年得子。俄羅斯不能沒有下一個統治者。留里克王朝不能在他這兒中斷啊!

公元1530年8月25日的傍晚,莫斯科大公瓦西里三世獨自跪在聖母馬麗婭的塑像前祈禱。大公的夫人伊琳娜臨產,助產婆和侍女們在克里姆林宮內的特萊姆宮裡侍候忙碌著。年過半百的瓦西里大公虔誠地懇求聖母寬恕他往日的過錯,保佑他的夫人順利分娩,保佑他老年得子。俄羅斯不能沒有下一個統治者。留里克王朝不能在他這兒中斷啊!
      這是一個晴朗的夏日黃昏,艷麗的夕陽透過教堂彩色拼圖大窗照射進來,四周一片寂靜。瓦西里大公耳邊只有自己喃喃的祈禱聲。突然,他的心臟莫名其妙地加速跳動起來。瓦西里大公下意識地抬起頭來。彩色玻璃大窗外的光線瞬間變暗。一聲巨雷像是落在屋頂上爆炸。教堂裡震盪著可怕的迴聲。傾盆大雨隨之而來,敲打著屋頂和門窗。
瓦西里大公不由地一陣心慌意亂。他馬上想起耶路撒冷大主教對他第二次婚姻的詛咒:“你將有一個邪惡的兒子。他會把俄羅斯帶進腥風血雨之中。莫斯科將在大火中化為灰燼!”
      教堂沉重的橡木大門被推開。一陣濕冷的風襲來。瓦西里大公渾身一哆嗦,人也清醒了。一個護衛快步走近,跪下報告:“恭喜主公!少主降生了。夫人請您這就過去。”
瓦西里大公聞訊大喜。他“噌”地站了起來,三步併作兩步向門外走去。護衛匆忙拿著披風,緊緊跟上。
      “是個男孩,真是個男孩!” 瓦西里大公激動的語無倫次。是啊,護衛是這麼報告的。門外跪迎大公的侍女們也都恭賀了。但是大公似乎充耳未聞,直到親眼看到嬰兒垂掛在兩腿之間的命根子。他手捧嬰兒,眼裡噙著淚花,轉向面色蒼白的年輕夫人。
      “謝謝夫人!謝謝夫人!我有後了。留里克王朝有後了!”
      狂喜之餘,大公仔細地端詳起懷中的嬰孩:紅色的捲髮,閃亮的雙眸。突然,嬰兒咧開大嘴,衝著年邁的瓦西里大公“哇”地哭叫起來。這個小傢伙與其說是哭,不如說是在宣告自己的存在和展示自己的凶悍。這孩子原本就皺巴巴的面容因為扯開大嘴變得更加扭曲。然而,在大公的眼裡,他那張毛猴般的臉美得像朵花。
      這個被瓦西里大公和整個朝廷久久期待的男嬰,便是伊凡.瓦西里維奇.留里克。他上承延續了六百多年的留里克王朝,將被加冕為俄羅斯歷史上第一個沙皇。叫他“雷帝”,不僅因為他是在巨雷聲中出生的,更因為他個性狂暴兇殘。他將以“恐怖的伊凡”(Ivan the Terrible)留名俄羅斯歷史和世界歷史。

(一)

      俄羅斯屬於斯拉夫民族。斯拉夫人在東歐的出現可以追溯到公元一世紀。到了六世紀,他們分化為東斯拉夫人,西斯拉夫人和南斯拉夫人。在文明發達的羅馬人眼裡,他們都只是處於蒙昧狀況的野蠻人。正如大中華帝國的統治者將世界上其他地區的民族都看做“蠻夷”一樣。
      實際的情況也是這樣。直到七、八世紀,東斯拉夫人居住的廣闊地域上,才出現以基輔和諾夫哥德羅為中心的兩個準國家組織。羸弱的政權無法將內部統一起來,斯拉維亞各部落為了爭奪土地,人口和權力內戰不休,搞得精疲力盡。公元862年,他們“邀請”北邊入侵者瓦良格人的首領留里克做諾夫哥德羅的大公。留里克王朝在俄羅斯的統治由此開始。俄羅斯的編年史上是這麼記載的。其實,哪裡會有“邀請”侵略者統治自己的事。將侵略說成援助,篡位寫成禪讓,正是控制話語權的帝王將相們最拿手的本事。弱小的民族,且內鬥不止,結果只能變成強者的奴才。從九世紀到十六世紀這幾百年,被稱為俄羅斯的留里克王朝時代。
      瓦良格人來自北方斯堪的納維亞半島。在斯堪的納維亞生活的人們,被統稱作維京人(Vikings),“諾曼人”(Normans)。寒冷的疆域,三面環海,惡劣的生存環境造就了他們堅韌不拔的民族特性,和強悍的擴張傾向。靠海吃海。 “維京人”在北歐語言中有“海上的”,“海盜”的意思。他們以捕魚,經商和搶劫為生。當捕魚賣魚和商品經銷不能養活自己的時候,他們便沿海搶劫。這同中國北方的游牧民族在氣候惡劣時,便南下“牧馬中原”是一個道理。
      維京人南下西進靠的是船。他們很早就能用高大筆直的橡樹,打造一種尖頭的特殊戰船。這種船吃水淺,速度快,轉向靈活,十分適合遠征和搞突然襲擊。在羅馬帝國時期以及後來的中世紀,從波羅的海到英倫三島,從西歐到地中海沿岸,沒有哪個地方能逃過維京人(諾曼人)的燒殺劫掠。
      沿芬蘭灣東岸南下進入東歐平原的這一支諾曼人,就是建立留里克王朝的瓦良格人。
      公元879年,留里克身亡。當時,其子伊戈爾(Igor)尚年幼。留里克臨死前託孤給手下大將奧列格(Oleg)。伊戈爾成年以後繼位。他四處征戰,逼迫周邊斯拉夫部落稱臣納貢。任內征服基輔,任基輔大公。由此,基輔成為俄羅斯幾個世紀的政治中心。他曾遠征到里海邊。晚年兩度遠征拜占庭帝國。伊戈爾是俄羅斯國家的實際奠基者。
      伊戈爾死後,俄羅斯土地上大大小小公國的統治者都是留里克王朝的後代,其中基輔羅斯,弗拉基米爾和莫斯科是三個主要公國。莫斯科大公屬於莫諾馬霍維奇一支。自伊凡雷帝的爺爺伊凡三世起,勢力超過其他公國。
      伊凡四世(雷帝)加冕為沙皇之後,留里克王朝成為統一的俄羅斯國家王朝。伊凡雷帝的兒子,沙皇費奧多爾.伊凡諾維奇1598年去世,絕後。而王朝其他旁支後代都失去了世襲領地,毫無爭奪皇位的實力。這才有了下一個羅曼諾夫王朝的出現。俄羅斯歷史上只有兩個封建王朝。

(二)

      莫斯科大公瓦西里三世的這個兒子可是來之不易啊。最終也因伊凡的出生而證明,問題是出在瓦西里大公前妻的身上。前妻薩羅莫尼亞出自勢力強大的貴族之家,曾經是公認的俄羅斯第一美人。不僅如此,這位前大公夫人聰慧,溫雅,待人接物面面俱到,在上流社會有口皆碑,唯一的“缺點”是不生孩子。東正教不允許多妻,也不允許以妻子不生育為由休妻。瓦西里三世貴為大公,可就是找不到正當理由同妻子離婚。何況,莫斯科大主教,朝廷的貴族親王等顯貴許多都站在大公夫人一邊。
      在遇到隨家族由立陶宛到俄羅斯政治避難來的伊琳娜公主之後,瓦西里大公立刻被這位年輕美貌,充滿活力的姑娘吸引。他橫下心來,把反對他休妻的大主教強行押往北疆城市,放逐東正教聲名顯赫的神學家馬克西姆,罷免了一直反對他休妻的貴族高官,然後宣布休妻,將薩羅莫尼亞送進修道院。
      為此,瓦西里大公受到世俗貴族和東正教會雙重的詛咒。直到新婚四年後,伊凡四世的誕生,使得年邁的大公放下那顆久久懸空的心,覺得自己做出了何等英明的決定。與王朝的接班人問題相比,那些閒言碎語又算得了什麼!

        兩年後,伊琳娜又生了一個男孩。可惜,這個男孩生下來就是個聾啞人。倒是伊凡有了個兒時的玩伴。

        瓦西里大公的好景不長。 1533年秋,伊凡滿三歲了。瓦西里大公到莫斯科西北方向90英里外自己的私人領地去狩獵。他剛到那裡就病倒了。隨從人員將他用馬車送回莫斯科。瓦西里大公意識到自己的大限將至,立下遺囑,將莫斯科公國以及附屬的其他俄羅斯領土傳給三歲的兒子伊凡。由其母大公夫人伊琳娜攝政,命貴族會議輔佐。垂危之際,瓦西里大公召集眾臣,宣讀遺囑。命貴族大臣們在遺囑上簽字,宣誓效忠新的主君。

        在安排好一應後事之後,1533年12月3日,瓦西里大公撒手人寰。在其父伊凡三世和瓦西里本人長達70年的統治期間,俄羅斯已經逐漸壯大到可以完全擺脫蒙古帝國殘餘勢力威懾,具備了與南方韃靼,北方瑞典和西部強鄰波立聯盟對抗的實力。然而,在瓦西里大公辭世之時誰也沒有想到,他的繼承人伊凡四世在一統山河,對外強悍的同時,也會把俄羅斯推入殘暴統治的腥風血雨之中。

(三)

        瓦西里大公的葬禮之後,在尤斯本斯基大教堂(Uspensky Cathedral)舉行了伊凡四世的登基大典。這個剛剛年滿三歲的孩子成了莫斯科公國名義上的統治者。

        那時候俄羅斯的地域遠沒有後來那麼遼闊。往東只是抵達伏爾加河上游,東北到烏拉爾山腳下。南邊距離黑海和亞速海還很遠。西北方向的波羅的海和芬蘭灣沿岸都不屬於俄羅斯。西面曾經作為俄羅斯政治中心的基輔公國,則屬於立陶宛管轄。在北邊只有白海邊一個每年冰封期超過解凍期的科莫哥利港,供俄羅斯作為海上商道的出入口。莫斯科公國的人口當年僅八百萬。

        三歲的孩子做了大公,免不得招來朝中權貴對最高權力的覬覦。朝中的官僚貴族分為世襲和非世襲兩種。世襲貴族有親王(俄語:knyaz)的頭銜,大多有留里克家族血統,佔有大片領地,享受特權。非世襲貴族(boyar)則是家世顯赫的權貴官員,有權有錢有勢。

        瓦西里大公死後,他年輕的夫人,幼兒伊凡的母親伊琳娜攝政。伊琳娜的伯父米克黑爾.格林斯基親王(Mikhail Glinsky)成為俄羅斯權力最大的人。這個格林斯基親王有來頭。他曾經是波蘭國王兼立陶宛大公奧古斯特的首席大臣。因為與國王發生衝突,逃到俄羅斯避難,一度被瓦西里大公關押,直到瓦西里大公看上了他的侄女才被啟用。

        伊琳娜攝政。格林斯基權傾朝野。為了鞏固手中的權力,他將瓦西里大公的兩個弟弟先後以謀反的罪名打入牢房。兩位親王重鐐加身,關押在狹小的地獄裡,很快被折磨致死。隨著他們遭殃的還有他們的家人和親信。

        伊琳娜的權力欲可是一點兒也不輸她的伯父。她不動聲色地將自己的情人,年輕英俊的奧伯倫斯基選拔進貴族會議。這引起她伯父的極力反對。而此時,格林斯基的專橫跋扈已經遭致貴族階層的警惕和痛恨。伊琳娜輕鬆地拿下她的伯父格林斯基親王,以迫害無辜的罪名,將其關進地牢。在伊凡叔叔慘死的牢房裡,格林斯基迎來同樣的命運。

        這一期間,伊凡少主受著尊貴的待遇。大臣,衛兵和傭人們對他畢恭畢敬。他偶爾也會坐在大公的寶座上,“接見”外國使臣。儘管只是坐在那裡聽一些似懂非懂的外交辭令,伸出手來讓使臣吻。據宮廷日誌記載,他做得不錯:安靜地聆聽,禮貌地面帶笑容。對於宮中血腥的權力鬥爭,童年的伊凡大公或許並不知情。然而,克里姆林宮那種詭秘陰森的氣氛,不能不影響到這個未來的沙皇。何況,很快他就會親身體驗到突然的失落。

        在謀殺了兩個小叔子,鬥倒了自己的伯父格林斯基親王后,伊琳娜又以霹靂手段將逃亡到立陶宛邊境的貴族成員抓捕,將其中三十人吊死在莫斯科城北大道兩旁,以震懾敢於對她挑戰的統治階層。

        權力完全掌控在伊琳娜和她的情人奧伯倫斯基手中了。她似乎已經沒有對手,貴族會議對她言聽計從。此時的伊琳娜還不到三十歲,年輕,美貌,聰明,強幹。兒子伊凡還是個孩子,親政還是很遙遠的事情。一切順風順水。伊琳娜可以盡情地享受權力和愛情。

        然而,她畢竟是個“外來戶”,在莫斯科根基太淺。何況自斷了伯父這支大根。這個年輕的女人斷然沒有感受到克里姆林宮地下暗流的湧動。

        1538年4月3日的早晨,伊琳娜突然死了。就在同一天,攝政的大公夫人被匆匆埋葬。朝廷中的權貴,貴族會議裡受人尊重的瓦西里.舒伊斯基成為新的攝政大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