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繫中華專欄

花樣年華

[電影報導]

(【報導文學】2021年1月6日第12號)                                               

作者:格格                                                                               

    《花樣年華 》(In the Mood for Love),是一部2000年發行的香港影片。這個迷人的標題就足以引人遐想。

   這部影片已經被國際電影界列為「空前未有的曠世作品」,且獲得無數國際影劇界大獎。比如:香港電影金馬獎、歐洲、法國、德國電影獎、康城影展最佳藝術成就獎,紐約影評人協會最佳外語片,以及最佳攝影獎。

   世界著名的美國「紐約林肯中心」於1969 年創立Film at Lincoln Center。 它致力於支持電影藝術和電影工藝,詮釋動畫形象的重要性,慶祝美國和國際電影。Film at Lincoln Center 主持每年的「紐約電影節」(New York Film Festival)。2020 年秋季,美國第五十八屆「紐約電影節」(New York Film Festival 58) 從全球十個國家中,挑選九十四部影片。《花樣年華》光彩獲選。

   導演王家衛,哈佛大學榮譽藝術博士。早期在香港拍戲時,不追求票房。他導演的《東邪西毒》改編自金庸的《射鵰英雄傳》,王家衛堅持用慢鏡頭描寫中國功夫動作的輕巧。用純屬個人的詩情手法,製造氣氛和情調。融合鏡頭、音響和色彩。他的編輯和導演才華堪稱「二十一世紀電影史上絕無僅有的一人」。

   這一部經典之作的劇情其實通俗簡單。描述1960 年代的香港,兩個主要角色對心中渴望戀情的衝突。故事座落於一個燥熱、不透氣的狹窄時空。周先生(梁朝偉飾)和陳太太(張曼玉飾)比鄰而居,各自有家眷。相逢不久,他倆發覺自己的另一半,竟然與對方的配偶有婚外情。雖然周先生和陳太太互相憐憫。可是,打從心底,他倆都希望挽回自己的婚姻。兩人含羞帶怯的艾怨,陷入感情防線崩潰的糾纏。 

   為避免感情防線的崩潰,「吃食和餐飲」在這個片子裡,隱含自我安慰,自我否認的味道。周先生和陳太太一起吃飯的時候,陳太太要周先生替她點菜。因為陳太太要知道周先生的老婆「周夫人」喜歡吃什麼。陳太太寧願吃「周夫人」愛吃的菜。骨子裡,陳太太幻想自己變成了「周夫人」。若是陳太太把自己變成情婦「周夫人」,那麼,自己不就可以跟自己的丈夫親愛了嘛。

   陳太太用美食自我否認,用音樂迷醉自我。她聽到的是拼花式的配樂背景,有誘惑的拉丁情調、哀怨的提琴,上海鄕土樂曲,還有周璇的老歌《花樣年華》。交錯的樂音表現出內心的掙扎。是收斂,還是奔放?該跌進去,還是逃出來?主題音樂借用日本現代作曲家 Shigeru Umebayashi 1991年 的電影 Yujemi 主題音樂。小提琴伴奏的華爾茲旋律,往前進三步,往後退三步,舞步愈發躊躇不定。蘇州腔「妝台報喜」評談霎那即將消逝的惶然。Nat King Cole 唱的拉丁情歌,《也許,也許,也許》 (Quizas, Quizas, Quizas)。那輕柔沙啞的低音,訴說兩人的因緣只不過是「也許」吧。

   開始製作《花樣年華》的時候,這個片子本身的命運似乎是個也許。導演兼編劇的王家衛劇本還沒寫完,是邊拍邊寫。天才是不需要事先打草稿的。他能夠把一片一片的鏡頭重疊起來,再舖排流利,亂中有序。以含蓄的背景襯托細密的情節,在景和情的交融中,構成一種淒美、無奈何的意境。這個故事的發展,並不急於解決糾纏不清的現實緊急,而是不斷揉搓、揣摩浪漫情愛的「可能性」。它把觀眾的情緒一層層推向高潮,再慢慢地撒手拋落底潮,落得滿腹剪不斷理還亂。影片的終結,賞給觀眾一個毫不留餘地的交代,幾乎是敷衍了事!交待是這樣的:古時候,一個人若要埋藏心中秘密,他得爬到山上找一顆樹,在樹桿上挖個小孔,嘴唇貼在樹孔,把心中的秘密對著樹孔傾囊而出。發洩完了,把這個小孔用泥巴蓋住,秘密就永遠埋葬了,人就沒事兒了。螢幕上最後一個鏡頭,呈現一個人的雙唇,緊貼著樹孔,無法自抑。時空在此刻彷彿凍結。九十八分鐘的片子結束了,在座的觀眾仍然屏住呼吸,魂不由自主!

   其實,毁滅性、充滿挫折、阻撓的人間忍痛,並不是陽光之下的新鮮事。這樣的劇本沒辦法打句號。也有人覺得,這部電影是悲觀哲學的發明。

那些消逝了的歲月,

彷彿隔著一塊

積著灰塵的玻璃,

看得到,抓不住。

他一直在懷念著過去的一切。

如果他能衝破

那塊積著灰塵的玻璃。 

他會走回 早已消逝的歲月。」

Categories: 文繫中華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