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繫中華專欄

舉界哀悼巫寧坤

(《文繫中華》第28

作者:陳小青

著名翻譯家、英美文學研究專家巫寧坤先生於2019年8月10日與華府辭世,享年99嵗。一應追悼儀式於8月22日上午,在巫先生十四年前領洗、且平時望彌撒的天主教堂舉行,當天下午則舉行了安葬儀式。巫先生六十五年來堅貞不渝相依相愛的夫人李怡楷,巫先生的兒子巫一丁、巫一春,女兒巫一毛携帶滿堂子女,以及十幾位親戚等等均陪伴在側,最遠的親戚也從加拿大乘機及時飛來。

當日上午九時至十時許,三四百人絡繹不絕自發地從四面八方湧來,向巫先生的遺體告別。巫先生的生前好友、學生、同事,加上無數粉絲,以及至少二十多個華府社團送來了花圈,並自發派代表前來參加。簽到簿和瞻仰遺容的隊伍很長,人們源源不斷排了上來。花圈從簽到処一直延伸到瞻仰遺體的房間。“我從未見過送來這麽多的鮮花,説明了這個人是如何受到了那麼多人的愛戴!”之後主持彌撒的神父如是說。

“廿八載受難 灑一淚 映現神州滄桑   九九年追尋 撫孤琴 成就道德文章”,“越海报国 投笔请缨 一腔热忱岂容冰雪压顶    豁达儒雅 著书育人 百年风范犹如松柏长青”,“寧鳴不默一滴淚  坤儀青史一座碑”……每一幅挽聯都精心製作與謄寫,一字一句一筆一劃,都可看出人們對巫先生的深切哀悼與無限敬仰。

上午十時至十一時許,在宏大敞亮富麗堂皇的教堂內,神父主持了近一個小時的追思彌撒。整個儀式隆重而莊嚴,唱詩班的歌聲純潔而神聖。靈柩停在台前,席間前三排是巫先生的親屬,乘坐輪椅的巫夫人李怡楷坐在最前、緊靠靈柩。巨大的廳內幾百人的會場,從頭至尾一片肅穆。儀式結束,所有人起立轉身,默默走出座位,跟隨在由神父護送的巫先生的靈柩後邊,緩緩走到門前,再齊齊擁停在那裏,目送神父與巫先生的家人將巫先生靈柩移上靈車、送往墓地。

上午十一時許,人們來到了側廳內,巫先生的女兒巫一毛在這裏主持了追悼會。銀光老年協會的代表,講出了他仍可歷歷在目的巫先生生前與該會的淵源故事。遠從紐約而來的巫先生的老同學老同事,以自己暗暗的誓言“追其一生,把事實寫出來”作爲發言的結束。最遠的與會者、從泰國趕來的巫先生的幾十年老友深情地朗讀了悼念的詩作。巫先生的小輩親戚,回憶著巫先生生前對她的關照與鼓勵,激動地表示:“將繼承他的精神,今天、明天,直到永遠!” 巫先生的長子巫一丁携子、亦即巫先生的長孫上台,流著眼淚回憶了巫先生生前往事。巫先生的姐妹之女,代表其全家深情地感謝了巫先生生前對他們家所有人的關愛。巫先生的全家好友、也是巫一丁的老同學的兒子,則走上前朗讀了他父母的悼念信,用幾十個排比句“巫伯伯我想對你說……”表達了對巫先生由衷的敬仰與感激。巫先生在西南聯大、比他大一歲的老同學,在自己百歲生日上寫來的悼詞,由播音員深情地緩緩地朗讀了出來,當提到他們最後一次見面的場景時,充滿滄桑的對話令許多與會者動容。巫先生西南聯大的另一位老同學、已高壽102嵗的劉緣子,由其女兒劉嫄作爲代表前來發言,表達了深深的悼念之情;劉緣子不僅與巫先生校友,而且是同班同學、後來又都從事翻譯、五十年之後在異國他鄉還得以重逢,無疑他們有着緣上加緣;劉嫄在講話中還代表了200多西南聯大的校友,轉告了他們對巫先生的追憶與悼念。之後,巫先生的全家好友黃女士也走上台來,轉達了20多名巫先生在華府的忘年之交對巫先生的深切懷念。

巫一毛最後講話。她回憶起自己三歲與母親去探望勞改中的父親,因爲不相識,當時竟不肯叫一聲“爸爸”;但在巫先生晚年,她辭去了在加州高管的工作,寧願回來與母親一起照料父親的起居,“從高管變爲護工,朝夕相處,我補叫了多少聲‘爸爸’!”她最後這句五味陳雜充滿感慨的一句話,打溼了許多台下人的雙眼。接著,她放映了一小段中央電視臺有關聯大的紀錄片中巫先生講話的一個片段,當巫先生講到“九一八”事件時泣不成聲。巫一毛此時重新走上前來高聲請求:“讓我們一起來唱《松花江上》,送爸爸囘故鄉!”聲音立即從每位與會者口中送出,帶着每個人內心的激情與激動,嘹亮而激昂,氣勢磅礴的大合唱頓時響徹大廳。

巫先生小兒子巫一春的太太最後上前,真誠感謝了所有全力以赴義務幫忙籌備追悼會的人們;説明因很快將到巫先生的百歲生日,作爲“喜喪”,她讓大家品嘗由巫一春買來的月餅、並把大家送來的鮮花都帶回去,以都像巫先生一樣:“永遠保持一顆平安喜樂的心”。

追悼會后人們紛紛慰問巫先生的夫人李怡楷,並合影留念。用完會上為大家準備的茶點之後,又有多人前去參加了下午的葬禮。

是否千古流芳,須以人心爲鑑。“如果受到普遍的众口一辞地纪念,一定不是因为他的学问或工作成绩,而一定是因为他的人格魅力”,華府著名社團半杯清茶社中有人如此感慨地說。

民國文人多大師。但畢竟歲月不饒人,群星漸殞。疏星之下,如今殞落的更是一代人心所向、衆人心目中的瑰寶。追悼會后,人們已經開始紛紛撰文緬懷巫先生。

您歸來,您受難,您幸存。

您離開,精神永存、德業永存,我們永遠懷念。

巫寧坤先生千古!

Categories: 文繫中華專欄

Tagged 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