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里安西王

台灣茶葉大使許正龍 知性•品昧•喜悅-精彩台灣烏龍好茶結好緣

日前,趁著台灣茶葉大使許正龍(Thomas) 及 TOST 計劃執行長潘掬慧(Josephine)來到華府,全美台灣客家文化基金會聯手大華府客家同鄉會在華府僑教中心聯合舉辦「知性、品味、喜悅,精采好茶結好緣」茶文化講座,分享台灣烏龍好茶的歷史故事、文化與特色。

    許正龍上周應邀出席駐美代表處教育組在雙橡園舉辦的台灣之夜,以「知性、 品昧、喜悅、台灣烏龍」為題,與在華府參加2019年美洲教育者年會(NAFSA)的台美教育界學者、顧問們,介绍一段鮮為人知的台灣茶台美交流歷史,並以教育的觀點,推廣台灣茶葉文化,並介紹台灣茶葉文化的歷史發展與產業特色。

    距今剛好150週年的1869年,被譽為「臺灣烏龍茶之父」的英國人杜德(John Dodd)將台北大稻埕精製12萬7900公斤的福爾摩沙烏龍(Formosa Oolong),從民生西路上淡水河,正式由淡水港飄洋過海直達紐約曼哈頓。許正龍強調,「150年來台灣茶農和這塊土地深深地連結,台灣的茶產業歷經起伏,但是茶農們前仆後繼培養高品質茶葉,藴育屬於台灣特有的茶種,以及獨步全球的製茶技術。」

台灣茶葉大使許正龍

    在僑教中心的演講,許正龍首先以一首自編自唱的客家歌曲揭開序幕,嘹亮的歌聲抓住來賓注意力。生長於台灣新竹關西,當年關西是茶葉王國,從小就在茶工廠工作,浸淫在茶天地裡的他開宗明義地說,「全世界很多地方產茶,但是只有台灣才有台灣烏龍茶,贏的策略就是不要提綠茶、不要提紅茶、放膽地推廣烏龍茶,因為台灣是烏龍茶的原鄕。」

台灣有非常深厚的茶葉歷史與文化,可是台北市的大街小巷到處都有咖啡店,那些人不只讓你喝咖啡,還開課告訴你那些咖啡豆從哪來的、如何品味咖啡香,結果再貴的貓屎咖啡都有人喝。所以他也要以知識經濟的角度,以推廣咖啡同樣的方法來推廣台灣茶,教育人們如何品茶,懂得茶的價值,人們才會掏錢買茶,更以茶做國民外交。

    從小就立志就是要做茶商,對台灣烏龍茶的歷史如數家珍,「據說是19世紀時,英國大使將一種來自台灣的白毫烏龍茶獻給英國女皇,女皇為其獨特茶香驚嘆不已,又覺得其外觀鮮豔可愛,宛如絕色佳人,且產地又在東方的福爾摩莎,故稱它為東方美人(oriental beauty)茶。」

    東方美人茶原產於遍佈水塘的桃竹苗地區,茶葉的採收期大約在芒種(端午節)前後十天左右,正好是春夏之交的變化,每天的午後會下一場西北雨,最多一個半小時結束。研究人員用紅外線攝影機發現,此時小綠葉蟬突然增多並咬食茶樹後,茶樹會產生一種特殊的氣味,似乎在通知的天敵白斑獵蛛編網抓蟲,因此此時採收的茶葉有一種特殊的蜜香。

    許正龍笑著表示,「現在的人知道小綠葉蟬不是害蟲而是大自然的天使,只能在桃竹苗地區獨特環境中生長得最好,大陸茶農偷小綠葉蟬去在福建的茶園放養,養不活;日本人也帶回去,養在人工控制的溫室,也養不活。」

東方美人茶的白毫烏龍茶又稱膨風茶,是世界公認的最精彩的台灣烏龍好茶,茶葉白毫肥大,葉子往往不完整呈白綠黃紅褐五色相間,有濃濃的蜂蜜和果香,且不苦不澀。它的香氣秘密是來自大自然與生態的結合,有獨一無二的魅力,而且成長過程絕對不能使用農藥。

東方美人茶

    當天他也請來賓品嚐的另一種紅玉茶,則是農委會茶葉改良廠台東魚池分所培育出來的台茶十八號茶,來自七萬年前的台灣原生山茶種和緬甸的大葉阿薩姆紅茶經過持續雜交51年後才穩定,由於茶色深紅取名紅玉,許正龍以英文命名Ruby 18,有獨特的肉桂和薄荷香氣,全無苦味,卻有淡淡的焦糖味。

    至於如何分變台灣茶的風味,「天然的茶香有兩種,一種是揮發性可以聞到的茶香,而留在杯底的香叫作滋味。不同地區的台灣茶會有不同的天然風味,往往來自地理的差別,如土壤、氣候、高度,甚至南北方向等等,如台灣南北向山脈多礫土貧瘠,茶長得慢,東西向山脈多壤土,茶長得快,所以阿里山茶一年六收,梨山三收,因此阿里山茶茶香濃而梨山茶滋味夠,各具特色。」

    許多外行人都以茶的發酵程度來區分綠茶、烏龍茶或紅茶,事實上,茶不像製酒或乳酪,茶沒有發酵,只有痿凋氧化和揉捻,也都是影響茶好壞的因素。台灣茶還有一個特色就是陽光充足,製茶過程可以陽光痿凋進行脫水殺菁,而十分鐘的陽光痿凋可以取代八個小時的室內痿凋,保留更多的茶香,風味當然更好。不過「綠茶製作要快有效率時間要抓得精準,龜毛的日本人做得好,紅茶製作過程要慢,落後地區做得好,而台灣人的個性不快不慢,正好可以做烏龍茶。」

    許正龍、潘掬慧夫婦兩人連續12年舉辦台灣烏龍茶硏習(Taiwan Oolongs Study Tour, TOST)活動,邀請外國茶人到台灣學茶,推廣台灣茶不遺力,期盼可以藉一杯台灣好茶的分享,為台灣作國民外交。自稱是嫁雞隨雞的潘掬慧,其實也是從小跟著外公在茶廠中長大,當年與夫婿在茶廠約會,而今,她不只夫唱婦隨,在TOST的活動中,每梯次帶著十到十五位來自全球的茶商茶農,到台灣八天七夜的茶鄉之旅,從坪林的包種、桃竹苗的烏龍茶,到日月潭的紅茶,讓他們發現台灣茶為什麼好喝,它的價值在哪裏。

除了教大家判别烏龍好茶的生長與製作條件外,還介紹台灣茶發展趨勢的新亮點,像是「茶莊園」就是仿效法國酒莊園,及採納加州那帕葡萄酒( Napa Wine)的策略,率先建立台灣五星級 ISO茶莊園。還有台灣手搖茶公司仿效麥當勞大學的全套教育成立波霸學院及連鎖加盟展店。

    由於近年來桃竹苗原有的大片茶園逐漸消失,只剩全盛時期的八分之一,每年反而要進口茶。傳統業者如台灣農林公司,也為了因應美國政府的FSMA法規及美國市場對健康要求的趨勢,在屏東內埔鄉花埤龍潭附近買下一千零二十個足球場細質排水良好的紅壤地,執行老埤茶場計劃。進行新品種研發、種植、新式灌溉系統、機械式茶樹撫育採收系統、自動化製茶工廠等農業技術投入,長期培養技術人員及引進應用生物技術,藉以提升未來產值,未來計劃成為全台最大茶葉栽種基地,生產優質台灣在地茶葉取代進口茶葉。長期培養技術人員及引進人工智慧科技、生物技術,藉以提升未來產值,達到茶產業升級的目標,達到茶產業升級的目標,取代茶葉原料進口量的十分之一,期能供應台灣市場各類安全茶葉,以提升國人喝茶的品質。

    隨著近年來品茶文化風氣興盛,烏龍茶價格頻頻追高,異軍突起的泡沫紅茶文化,也讓台灣茶迎接新時代,20多年至今泡沫紅茶普及大街小巷,年輕人幾乎人手一杯,甚至推廣到其他國家,為台灣茶葉史寫下輝煌的一頁。但是在歷經食安風暴挑戰之後,許正龍表示,由於老埤茶場的工作人員也大都是年輕一代,他們衍發出台灣茶產業新思維,為茶葉推廣嘗試找尋新方向,強調「科技、環保、食安」,將成為台灣茶文化的新趨勢。

    台灣茶葉大使贏的策略,就是以深厚札實的茶葉知識、幽默風趣的演講技巧、敬業誠墾的言談態度在全球推廣台灣茶,他一再強調台灣茶是來自我家鄉的茶。讓台灣特有的茶獲得應有的敬重,把台灣茶帶到全世界。許正龍認為「台灣茶每年給台灣帶來的無形收益,可能超過台積電或其他高科技公司總和還多。」

潘掬慧親自泡茶讓鄉親們品嚐三種台灣烏龍茶

    即使是星期五下午,仍然吸引超過七十位大華府地區的鄉親僑胞出席,原本預計五點結束的講座,在兩位精彩幽默又知性的引導下,夫人潘掬慧並親自泡茶,讓鄉親們品嚐三種台灣烏龍茶(Jade/ Gold/ Ruby 綠金紅) ,最後許正龍再唱一首客家「挑擔歌」為演講劃上句點,到了六點多才依依不捨地結束。

Categories: 九里安西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