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新聞

WMACS 2018夏令營側記(五)

後記 感懷吾師張慶三

以前在總團部的歲月裡,沒見過蔣經國要大家唱救國團團歌或什麼老掉牙的愛國歌曲。曾經奉慶三師指示把他的講稿摘錄後刊載在「團務通訊」裡,「我們救國團的服務員,要做人中之人,不要做人上人!」這句話就是這麼來的。國歌和國旗歌一定會印在自強活動小歌本裡的最前面,但團歌未必。有幾年在小歌本裡出現過滇緬邊區遊擊隊的隊歌,那是政戰背景的員工所為。
1970-1980年代,家裡的裝訂工廠接下餘光中「白玉苦瓜」現代詩集的訂單,他和楊弦以這本詩集為主軸,共同出版的中國現代民歌唱片,是我國校園民歌的最初始,而總團部康輔營隊慶三師的康樂歌曲,則是校園民歌真正的推手,譬如早期的蘭花草、小秘密、萍聚。慶三師的定義很簡單,商業化的康樂歌曲就是流行歌曲。之後的廣電處曾經強制推廣了一陣子的「淨化歌曲」(如:她的眼睛像月亮)及「禁唱歌曲」(如:苦酒滿杯),估計是和政戰系統因應中共的文革有關。這個在校園民歌之前就存在過的歷程,民歌之母陶曉清從沒提過!
筆者不是很喜歡什麼營歌、隊旗、組呼…,這些活動設計全源自蔣經國在贛南訓練青年幹部的聯誼活動「不黑之夜」!所以在自己的理論架構底下,對於訓練課程或營隊活動的整體設計與執行,非常有興趣聚焦於案例的診斷,發掘不同年代的活用、創新、傳承與創意。猶記當年在一位戴老師的「帶動唱」之後,「康輔」一詞逐漸遭到曲解,慶三師死後,迄今難解。
筆者以管窺天的感慨:移民海外,面對不同的族裔,更需要發揚光大自己的民族精神和文化特色。如果僑界能夠以平常心團結合作,用力在關懷鄉親和紮根僑教的實際行動上,魚幫水、水幫魚,用掌聲鼓勵,不只薪傳中華文化不是難事,海外求生也不會有什麼太大的困難!

詠生命曾經是瓜而苦,被永恆引渡,成果而甘。- – 余光中 白玉苦瓜

今天一早,在前往維州Reston出席教師會議及講課的路上,突然驚覺到從夏令營回來,轉眼間竟然已經過了一整個月!時間過的太太太快!如果再不寫下當時的心情激動,等學校開學後就真的沒空動筆了。
感謝楊總伉儷賜予筆者有去福堡學習的機會,更不能吝嗇給三位臺灣派來的文化教師掌聲鼓勵!白董的智慧,讓筆者的親耳所聞和親眼所見,有了相互印證的機會。林總對於未來任內的工作有許多期待,在夫人的襄助下,WMACS更能家和萬事興!祝他地利天時,人和大吉!
在筆者從事活動設計與團康帶領的漫長歲月裡,已經驗證喜悅之源來自「找對的人、做對的事。」只要待人接物的信念相同,毋需培養的默契自然一致。橫渠四句有雲:「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三人行必有我師,此行同道,卻是不只三人!

夏令營的倒數第二天,活動能量漸緩,離愁的情緒開始蘊釀。

唯一一次的校園參訪活動,福堡大學自然中心的標本收藏讓人驚豔。

女性文化教師和輔導員的合影,依稀可以看出來福堡大學校區是位在丘陵地形的山腳下。

遊覽車在宿舍前面準備倒車離開。曾經在Google map上看到宿舍附近有很多停車位,未料遇到校區施工被圍了起來,如此來來回回差一點把腿都跑瘸了。

輔導員回到僑教中心重操(宵夜)舊業,自然是駕輕就熟。

營隊解散前,學員們依照慣例在僑教中心舉行成果驗收,畫面上的熱舞顯然和文化老師無關。

臺上的孩子們青春洋溢、活力四射,看見他們的開朗活潑,家長們應該也很開心。

明年度夏令營服務員的兩位召集人已經產生,在餐會裡正式宣佈並介紹給大家認識,僑教中心主任、楊總率輔導員們向所有參與工作的服務員致謝。

天底下沒有不散的宴席!凡走過的,必留痕跡。

孩子們的再團聚,仍然是他們的世界。輔導員過去致意,誠意足矣!

Categories: 工商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