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ke and mountain

從灰姑娘到女沙皇

(【傳記/回憶】第66號)                   作者:許之微

(十二)

到底從什麼時候起葉卡捷琳娜開始考慮“問鼎”彼得堡? 有人猜測她早有野心,但卻找不到這個灰姑娘出身的皇后很早就為自己奪權鋪路的證據。

  彼得大帝治下的俄國早有皇儲,那就是彼得大帝前妻所生的兒子阿列克謝(Alexis)。阿列克謝生於1690年。他在很小的時候就知道自己和母親一樣是被父親遺棄的人。常年與母親生活在一起,難得見父親一面的皇儲,很自然地接受了母親的觀念,把彼得大帝看作異己,威脅,甚至敵人。

在戰爭和改革的雙重重壓下,彼得大帝疏忽了皇儲的教育。直到阿列克謝長成一個少年,彼得大帝才任命他最信任的曼施可夫負責皇儲的教育。同樣是被北方戰爭和內政搞得焦頭爛額的曼施可夫親王哪能把心思放在皇儲身上? 親王和皇儲的關係搞得很僵。老謀深算的曼施可夫根本就沒把寶押在皇儲身上。

  當彼得大帝把兒子召至軍中,參加對瑞典人的戰爭時,阿列克謝的膽怯和猶柔讓父親大失所望。彼得大帝希望通過兩件事來改變兒子: 一,對他加強歐化教育; 二,給他娶一個西歐國家的妻子。1711年,阿列克謝娶了一位德國公主,名叫查羅媂 (Charlotte)。這是一樁不幸的婚姻。四年後查羅媂去世,給阿列克謝留下一兒一女。

葉卡捷琳娜為彼得大帝與阿列克謝的矛盾深感不安。特別在彼得大帝因身心交瘁病倒時,葉卡捷琳娜更是如坐針氈。她知道,不僅彼得前妻的家族,而且整個俄羅斯守舊的貴族集團都在等待權力轉到阿列克謝手中。他們都希望藉皇儲奪回他們失去的權力,恢復傳統的統治方式。葉卡捷琳娜難以想像,一旦彼得大帝有個三長兩短,什麼樣的厄運會降臨到她和她的孩子們身上。

彼得大帝也深知接班人問題的重要。讓他最為顧慮的是俄羅斯的改革大業是否能夠有人繼承和發揚。1716年,彼得大帝給阿列克謝最後一個選擇的機會: 決心做一個合格的繼承人,或是進修道院了此一生。做兒子的表示願意放棄一切,但彼得大帝不依不饒,再給他六個月的時間考慮。這一次,阿列克謝選擇了逃亡國外。他逃到了奧地利,被藏在阿爾卑斯山中的一個古堡裡。奧地利嚴密封鎖了消息。

世界上哪有不透風的牆? 震怒下的彼得大帝調遣大軍到奧地利邊境,並派出以狡猾,冷酷著稱的老外交官妥思托依(Peter Tolstoy) 出使奧地利,迫使奧地利交出阿列克謝。彼得大帝密令妥思托依,可以不擇手段達到將阿列克謝引渡回國的目的。

奧地利屈服了,明確表示俄國逃亡皇儲的何去何從與他們國家無關。走投無路的阿列克謝在得到父親原諒他的一再保證之後,被押解回國。

1718年2月,彼得大帝在克里姆林宮當著群臣的面宣布罷免阿列克謝的皇儲之位。同時宣布,在阿列克謝供出其叛逃出走的所有“同謀人”之後,將得到原諒和赦免。可以想像,這場皇太子出逃事件引起了多麼大的政治地震。彼得大帝由莫斯科送出六百里加急令到首都彼得堡。曼施可夫接到命令後立即關閉所有城門。近衛軍分頭出動,逮捕了所有與阿列克謝有關係的大臣,其中包括阿列克謝的母親,彼得大帝前妻尤都西亞家族的成員。接下來,幾乎每天都有人在彼得堡和莫斯科兩地被捕。大量的東正教主教和其他神職人員也被送進監獄。太子出逃事件演變成一場不折不扣的政治清洗。當年鎮壓統兵兵變那樣的腥風血雨在彼得堡和莫斯科再現。

阿列克謝本人在酷刑之下,但求早死。辦法既簡單又有效: 在法庭上詛咒自己的父親早死。並表示如果他手中握有兵權,早就會把彼得這個暴君趕出俄羅斯。這樣一來,由政府官員和高級僧侶組成的審訊團便堂而皇之地遵循彼得大帝的意願判了阿列克謝逆反死罪。不過,就在原定執行原皇儲死刑的前夕(1718年6月26日),阿列克謝死於獄中。他到底是怎麼死的,直到今天也沒人弄明白。有一種說法是,彼得大帝自己去牢房裡砍下了阿列克謝的頭。

(十三)

阿列克謝死後,彼得大帝就沒有接班人了。

在中國像我這個年紀的人,受過關於接班人如何重要的教育。《毛主席語錄》裡專門有一章是講接班人問題的。其中包括接班人的選擇直接關係到黨和國家的命運,接班人需要具備的條件,等等。彼得大帝開創的除舊立新,富國強兵,搞現代化的事業,當然需要有一個他放心的人來繼承。不過,封建專制皇權的傳承講究一個血緣。這就大大地限制了皇儲的選擇。阿列克謝一死,還有兩個男性候選人。一個是彼得和葉卡捷琳娜生的小彼得,也就是彼得·彼得盧施卡(Peter Petrushka)。另一個是彼得大帝的長孫,阿列克謝的兒子,也叫彼得(Peter Alexevich)。兩個孩子都生於1715年10月。不用說,皇上兩口子希望立自己的兒子為皇儲。只是生死有命,富貴在天。兒子彼得·彼得盧施卡在阿列克謝死後的第二年突然死亡。這個不幸的事件對彼得大帝和葉卡捷琳娜的打擊太大了。

葉卡捷琳娜是個能懷會生的女人。但這時候彼得大帝已年近半百,健康情況不佳。靠他播種,懷孕的機率已大大下降。立皇儲的事一下子沒了著落。

1723年11月15日,彼得大帝做出了一個讓許多人感到吃驚的決定: 加冕葉卡捷琳娜為皇后。需要說明的是,在此之前沙皇的妻子都被稱為Tsaritsa,可譯為“皇妃”。而受了加冕的葉卡捷琳娜,成為俄國第一個Empress(皇后)。她的加冕儀式同沙皇的加冕儀式為同一個規格。1724年初夏,葉卡捷琳娜在莫斯科的東正教大禮拜堂被帶上象徵著帝國權力的皇冠。禮炮轟鳴,大鐘齊響,萬眾歡呼。

彼得大帝這麼做是否有立葉卡捷琳娜為接班人的意圖? 誰也不知道。就算是這樣,鐵腕君主的接班人可從來就是一個極其危險的位置。沒過多久,剛被加冕的皇后就出事了。這是一樁完全沒有預料到,卻又是在人類政治歷史上屢見不鮮的事: 性醜聞。

皇妃晉升了皇后,雖然手中仍然沒有實權,但辦公室擴大了,隨員也增加了。隨從人員中新來了一位男性“陸文斯基”。這小伙子做的那些個事,特別像二百七十年後的白宮實習生所為。小伙子叫威廉姆(William),姓孟斯(Mons)。他姐姐安妮·孟斯(Anne. Mons)正是當年法蘭茲·萊福特親王讓給青年時代彼得的情婦。姐姐出了名的漂亮,弟弟可想而知。這小子不僅人長得英俊,還身懷兩個討女人歡心的絕招。一是會寫曖昧的情詩,二是很會吻女人的手。他吻手的絕技在俄羅斯上層女子中都出了名,能把被吻的女子搞得心神蕩漾。他抓手抓得就特別講究,再用嘴唇和舌尖把力道和溫情一直送進女人的心屝。這技術肯定失傳了。要不現代的文藝作品上根本見不到此類描寫。當然,時代進步了,也用不著吻手,乾脆衝著最刺激的器官去了。

再來看看他寫的詩:

“愛將我帶到死亡的邊緣,

但我心中永遠燃燒著熾烈的火焰。

我不畏懼死亡,

因為我愛過,——我無悔無怨。”

瞧這嘴巴用的,這詩寫的,像不像陸文斯基? 你倆倒是無怨無悔,至少出了本來輪不到你們出的名。可你們連累了皇后和總統又怎麼說呢?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