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houette photo of a mother carrying her baby at beach during golden hour

([親子教育]第41號) 作者: 徐放

  2012年我在美國加州,父母在台灣。

  那年6月下旬,我收到家人訊息,父親病危住院,我立刻買了機票飛回台灣,去榮總照顧父親。到了7月下旬,父親被安排轉到慈濟醫院安寧病房,8月初,父親過世了。安排好了父親的後事,浪蕩半生的大哥,也和始終對他不離不棄的大嫂,一起搬回家來陪伴照料母親,我也回到了美國。

  之前醫生就已經悄悄透露,罹患腫瘤的母親,餘命大概只有兩年。子欲養而親不待,是所有為人子女的,心中永遠的傷痛,為了避免留下無法彌補的遺憾,我和妻子以及兩個寶貝女兒商量,取得她們的諒解,又在2013年的年底,從加州飛回了台灣,陪伴母親。

  在台灣,我常常陪著母親到住家附近的公園走走,那地方父親生前總愛去,因為離得近方便,環境也很不錯。我看著公園裡白髮蒼蒼的老伯伯,心中不時浮現父親的身影,父親在這裡散步時,一定也是這般情景,只是不知是否有别人會看著想著。公園很大,母親的體力越來越不好,逛不了一圈就想回家了。也不知道母親逛著公園,心中在想什麼?

  2014年初的農曆新年,表弟從大陸回台過節,表弟是小阿姨的大兒子,從小讓母親帶到上小學,親上加親,和母親關係很好,每每逗得母親開心得笑著,那溫馨的畫面留在我的腦海,記憶深刻。

  2014年6月,母親電燒手術不太順利,緊急住進了醫院,小弟比較忙,大嫂、姊姊和我輪流守候。那段時間真的很辛苦,小弟要工作,哥哥姊姊有家庭要照顧,我則是美國台灣兩地牽掛思念,忙得焦頭爛額,心中也有好多事情無能為力,不知道如何是好?我還安排了適當的時間,讓病床上的母親和遠在美國的妻子、女兒視訊通話,也算讓她們和媽媽、奶奶做最後的道別,稍稍彌補雙方的缺憾。

  拖到了7月,母親病情不見好轉,子女們也忙累了,姊姊和我商量請了看護,安排在醫院守夜照顧母親。那一晚,晚上十點,姊姊和我結束白天的陪伴,交待第一天上工的看護一些注意事項後,開車離開醫院回家。回家路上,我們正在車上聊天,突然接到看護的電話,告知母親狀況急速惡化。一切就是發生得那麼突然,我們火速又開回了醫院,只見到母親嘴角掛著微笑停止了呼吸,她應該是不捨不忍我們這些孩子吧?還是笑我們傻?

父親、母親,相隔兩年,相繼離世。他們一定眷戀著彼此,想早點作伴同遊。父親、母親,從病重到離世,時間也都非常短,他們直到最後都還在為我們設想,不希望我們太辛苦、太傷心、太勞累。

浮生若夢,地上的日子過完了,化作輕煙飄向天空。我常常抬頭,白天望望雲朵,晚上看看星星。

父親、母親,一切都好嗎?我很好。天上人間,我們一定會相逢。

謹以此小文懷念我的父母
                                寫於2022/1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