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mmetrical photography of clouds covered blue sky

從灰姑娘到女沙皇

(【傳記/回憶】第62號)                   作者:許之微

(四)

在曼施可夫親王巡視立陶宛的日子裡, 瑪薩一直陪伴在他身邊。長這麼大瑪薩還是第一次走出家門, 一路上興奮不已。

曼施可夫親王為瑪薩的美貌沉醉, 被瑪薩的活潑,開朗,風趣和聰慧所感染。這姑娘就像一汪清泉, 看著爽心, 捧著舒坦。在她面前, 一切人際間的設防都會像陽光下的冰障一樣融化消失。

曼施可夫開始給瑪薩講自己的身世。多少年來, 他還是第一次對別人敞開心扉。他並非出身名門。父親是個馬車夫。父親強撐著供他上了幾年學。但貧困卻逼著他不得不早早離家做學徒養活自己。

“我們的命運差不多。你做使女, 我小時候在莫斯科的一家餐館做侍者。”曼施可夫告訴瑪薩:“但人的命運是可以改變的。重要的是要抓住轉瞬即逝的機會。”

“你的命運是怎麼改變的呢?”

“那是因為遇到了法蘭茲.萊福特親王。”想到恩師,曼施可夫滿懷敬意。

萊福特親王就是我們前面提到,彼得大帝在從攝政王姐姐索菲亞手中奪權之前,結交的高級僱傭軍官之一。他的軍階僅次於高登將軍,在軍隊倒向少年沙皇的重要關頭,起到了關鍵的作用。

萊福特親王常到曼施可夫做侍者的餐館吃飯。曼施可夫俊朗的外貌, 殷勤到無微不至的服務和表現出的聰明伶俐引起了萊福特親王的注意和好感。一個冬夜萊福特親王離開餐館時遺忘了一個提包。曼施可夫跑到王府送包。當時親王並沒有回府。他不願放下包走人, 而是站在門外雪地裡等。直到親王回來, 他親手將包交給親王。這件事之後, 萊福特親王讓年輕的曼施可夫做了自己的隨從。曼施可夫刻苦學習的精神, 過人的記憶, 敏捷的思維和中規中距的作風深得萊福特親王的賞識。

隨著萊福特親王在俄國軍事、內政和外交上地位的逐漸上升,年輕的曼施可夫得到越來越多磨練和展示才能的機會。1695年和1696年兩次亞速鎮戰役, 曼施可夫被萊福特親王指定擔任彼得的貼身護衛。他曾經在砲彈呼嘯而下, 即將在身邊爆炸時撲到沙皇身上, 表現出無畏的忠心和勇氣。1697年彼得率大使團微服私訪西歐, 萊福特親王又向皇上推薦了曼施可夫。和沙皇彼得同年齡的曼施可夫成了皇上出行西歐的貼身侍從。那是沙皇彼得一生中從未有過的快樂時光, 可以毫無拘束地在船廠幹活, 在酒店喝酒, 躺在床上談女人。善於察言觀色, 照顧人無微不至的曼施可夫成為沙皇彼得一生中最好的朋友。從乍安丹到阿姆斯特丹, 再到倫敦, 半年多的時間裡兩個不到二十五歲的年輕人形影不離, 無話不談。兩年後, 萊福特親王病逝。沙皇彼得授曼施可夫親王稱號, 並讓他承接了萊福特親王生前的工作。

瑪薩覺得, 看著英俊瀟灑的曼施可夫, 聽他用厚沉的男低音敘說自己的生平是一種莫大的享受。過去她只知道男人對自己著迷, 卻從沒有鍾情某個男人的經歷和體驗。但眼前這個男人著實讓她喜愛、 沉迷。

瑪薩開玩笑說:“如果我是個小伙子的話, 恐怕你也能幫助我成為一個親王。可惜我是個女人, 你讓我抓什麼機會去改變命運呢?”

曼施可夫沉默了很久, 嘆了一口氣說:“機會是有的, 但這是我一生中最難做出的決定。…… 瑪薩, 上帝安排你遇到我, 不是讓我永遠地擁有你, 而是讓我成為你最忠實的奴僕。”

瑪薩大惑不解。“什麼意思?”

“瑪薩, 舍利米特夫知道他不配永遠和你在一起。我也不配。在這個世界上只有一個人和你相配。”

“……, 誰?”

“古往今來最偉大的君主, 沙皇彼得。”

(五)

曼施可夫對說服瑪薩的艱難程度有著充分的思想準備。他拿出父親對女兒, 兄長對妹妹的愛心和耐心, 孜孜不倦地勸說。他終於讓瑪薩相信, 瑪薩應該成為, 也一定能夠成為沙皇彼得的妻子, 俄國的皇后。這是上帝的旨意, 是命運的安排, 也是出自他對瑪薩真誠無私的愛。

縱使瑪薩是個聰明過人的姑娘, 此時此刻, 她也沒法找出曼施可夫為自己著想的理由。他曼施可夫親王是權傾朝野的重臣, 又沒有面臨任何危機。那麼,他為什麼要這麼安排瑪薩的命運?

隨著返回莫斯科日程的迫近, 曼施可夫不能不考慮如何安排瑪薩的問題。他喜歡這個姑娘, 一定要帶走她。但回到莫斯科之後怎麼安置她? 曼施可夫非常注重自己在官場上的口碑, 他始終保持著一個廉潔、 勤奮、和忠貞不渝的形象。“你要永遠保持著像是在黑夜森林中行走時的那樣一種警惕。” 這是萊福特親王臨終前對他的忠告。沙皇彼得重用萊福特和曼施可夫, 在相當大的程度上是壓制世襲貴族的舉措。他們又都是朝中改革派的掌旗人,因此必然地會受到世襲貴族和保守勢力的敵視。如果他在莫斯科公然包養一個情婦, 豈不正好成為別人攻擊的把柄?

幾天來, 一個大膽的, 對自己更為有利的計劃在曼施可夫腦子裡越來越清晰: 把美麗, 聰明, 體貼人的瑪薩推薦給沙皇彼得。他太了解沙皇彼得了。彼得對女人有著極其矛盾的心理。他渴望女性的美貌和柔情, 但卻對她們充滿懷疑。自從彼得發現跟隨自己多年的情婦安妮又和另一個男人有一腿, 一怒之下把安妮軟禁起來之後, 沙皇的身邊便沒有女人了。他在個性上變得更加煩躁, 易怒和多變。這種傾向發展下去, 對於曼施可夫政治上的地位非常不利。更重要的是, 俄羅斯帝國的前途也會由於掌舵人的不穩定而飄搖。沙皇彼得的身邊需要有一個能夠穩住他的女人。曼施可夫多年來一直在尋找這樣一個女人, 但始終未能如願。

讓瑪薩成為沙皇彼得的女人。當這個想法剛剛冒出來的時候, 連曼施可夫自己都覺得荒唐。一個18歲的立陶宛小女子, 一個使女, 廚娘, 連自己的名字都不會寫, 她憑什麼? 這不是白日做夢嗎? 就算她同沙皇彼得上了床, 那又怎麼樣? 沙皇睡過的女人少嗎? 但隨著曼施可夫對瑪薩了解的加深, 他越分析越覺得可行。他, 曼施可夫, 一個跑堂的, 能成為親王。為什麼一個使女不能當皇后?

與萊福特親王相比, 曼施可夫自信在同沙皇彼得的私交上更親密一層。把瑪薩推薦給沙皇彼得不成其為問題。瑪薩的聰明, 比如說觀察能力, 強記能力和輕鬆的表述能力, 連曼施可夫也自嘆不如。她有能力在沙皇彼得身邊立住腳。她卑微的出身, 反而會去除沙皇彼得的疑慮。更何況, 瑪薩是個天生尤物, 是讓男人沾上一次就難以忘懷的那種女子。對, 要讓瑪薩不只是成為皇上的情人, 而且要讓她擠掉沙皇彼得的妻子, 最終成為能當沙皇彼得半個家的人。想到此, 曼施可夫不覺亢奮起來。

離開立陶宛的前一天, 曼施可夫親王明確指示舍利米特夫伯爵: 私運的戰利品全數退回國庫。向皇上請罪。嚴懲“自作主張”的手下官員。今後將功折罪。他又意味深長地對伯爵說:“沒有瑪薩說情, 你舍利米特夫恐怕早就在駛往莫斯科的囚車上了。瑪薩要隨我回莫斯科。她的名字, 你今後最好不要向任何人提起。”  

在返回莫斯科的旅途上, 曼施可夫開始了強化培訓瑪薩的教程。車隊離莫斯科越來越近, 瑪薩對俄國歷史, 現狀, 內政, 外交的知識越來越多。對沙皇彼得性格習慣, 內心世界的了解越來越深。曼施可夫的信心也越來越足。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