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houette photo of person riding on horse under twilight sky

領導俄國崛起的彼得大帝

(【傳記/回憶】第58號)                   作者:許之微

(十三)

緊接著轟轟烈烈的鎮反和改革,“大北方戰爭”拉開了序幕。從1700年8月彼得大帝正式向瑞典宣戰起,一打就是二十一年。

在俄國的西北,是北歐四國: 丹麥,挪威,瑞典和芬蘭。在彼得大帝時代,瑞典的國力達到了歷史的頂峰。這個當時僅有一百五十萬人的國家,不僅擁有波羅的海的西岸和北岸,而且佔領著波羅的海南岸包括原德意志神聖羅馬帝國所屬的北部絕大多數港口城市,和幾乎所有東歐河道的出海口。瑞典人民吃苦耐勞,堅韌不拔。其軍隊紀律嚴明,英勇善戰。在經濟上,瑞典銅,鐵,銀礦礦產豐富,其中鐵礦石出口占其全國出口產品總額的一半。瑞典的富強還有一個與荷蘭當時成為世界第一強國同樣的原因,那就是對國際貿易的控制。北歐,東歐的商船幾乎都要經過瑞典控制的港口。

瑞典稱霸北歐,不能不引起鄰國的仇視和反抗。在十七十八世紀之交,三個同樣是二十八九歲的,血氣方剛的青年君主攜起手來,想從瑞典手中奪回曾經屬於自己祖國的領土和出海口岸。他們之中,波蘭新國王兼薩克森公國大公奧古斯特力量最強。奧古斯特的表哥,丹麥和挪威兩國的國王腓特烈四世力量較弱。這倆人又都是瑞典新國王查爾斯十二世的表哥。俄國在當時歐洲人的眼裡是“鄉下人”。彼得一世剛剛因為對奧斯曼作戰的勝利才引起人們的注意。但也僅此而已。俄國是北方同盟中最弱的盟友。

芬蘭灣涅瓦河南北兩岸的土地原本屬於俄國。俄羅斯的民族英雄涅夫斯基(Nevsky,即“涅瓦河之子”),就是因1240年保衛涅瓦河,戰勝瑞典侵略者而得名的。伊凡大帝死後,瑞典乘俄國內亂奪取了俄國芬蘭灣沿岸的領土。彼得大帝把收復領土,特別是奪回波羅的海出海口,看作自己崇高的歷史使命。

瑞典國王查爾斯十二世(Charles XII)在1697年繼位時剛剛十五歲。他身材單薄,個頭不高,看上去還是個大男孩。這個男孩卻有著超人的勇氣和野心。他是被父親按斯巴達克培訓勇士的方式教育出來的。六歲時,他身邊的女傭人便被撤掉了,甚至很少讓他同母親見面。他生活在一群武士之中,學習劍術,射擊,騎馬,打獵和兵陣演習。七歲時他便能獵狐,八歲曾在一日內打到三隻鹿。十一歲那年他獨自殺了一頭熊。軍隊演習時士兵們常常看到小王子緊隨父王的馬上身影。長年的狩獵,造就他過人的沉著,機敏和判斷能力。查爾斯十二世最崇拜的英雄是古希臘的亞歷山大大帝。他夢想自己也能取得亞歷山大一樣的成就。

1700年丹麥和挪威的軍隊率先侵入豪斯藤-高托埔(Holstein- Gottorp)。緊接著波蘭軍隊開進立吾尼亞(Livonia,即拉脫維亞)。面對“北方同盟”的挑戰,查爾斯十二世不屑一顧。他在議會說:“我不發動戰爭。但是如果有人活的不耐煩,我就要以他們的毀滅來結束戰爭。”

英國和荷蘭此時站在瑞典一邊。英荷海軍從西北,瑞典海軍從東面直逼哥本哈根。丹麥國王一看大勢不妙,乖乖撤軍。查爾斯十二世一槍未發便擺平了西路的威脅和挑戰。這時俄軍配合波薩軍隊進逼瑞典的納爾瓦要塞。查爾斯移兵立吾尼亞。他沒有立即與波蘭軍隊作戰,而是突然轉向東北奔襲俄國軍隊。查爾斯親率一支400人的輕騎兵隊伍,直插俄軍駐紮在闢哈局格(PYHAJOGGI)的兵營。當瑞軍如神兵天降,出現在俄軍軍前時,6000名俄軍心驚膽顫,一敗塗地。緊接著,查爾斯調集其總數計8000人的遠征軍,在風雪中進攻俄軍四萬人的主力部隊。在這場著名的納爾瓦(Narva)戰役中,俄軍死傷近兩萬人,其餘大多做了俘虜。而瑞軍此役僅傷亡兩千人。

這一仗,俄軍輸得太慘。查爾斯叫過來一個做了俘虜的軍官: “我放你回去給那個傻大個兒捎個口信,讓他好好練十年兵再談打仗的事。帶這種兵還叫陣,真他媽丟人!”查爾斯掉轉方向去打波薩軍隊。他覺得實在沒有必要擔心俄羅斯的軍隊。

俄軍戰敗的消息傳到歐洲各國,聞者無不搖頭。都說彼得一世年青氣盛,不自量力。

彼得自己聽了俄軍慘敗的報告,沉下臉,過了好半天才說:“兵不如人,是得練。但涅瓦河口我奪定了。”

敵退我進,他指揮部隊開進涅瓦河兩岸的愛沙尼亞(Estonia)和茵格內爾(Ingria)。在瑞波大戰,查爾斯十二世無暇東顧時,彼得在涅瓦河口修建堡壘和城市,這就是著名的聖彼得堡(St.Petersburg)。

(十四)

瑞俄首戰,瑞典軍隊以一當十,充分暴露出俄軍的落後。當然也可以說,不是俄軍太無能,而是瑞軍戰鬥力太強了。

那是個攻城掠地,戰爭頻仍的時代。武力是解決一切領土爭端的最後辦法。在國與國的你爭我奪中,瑞典出過一位近代戰爭史上最偉大的統帥,最傑出的軍事家,那就是被稱為“北方雄獅”的古斯塔夫(Gustavus Adolphus)。他在歐洲國家中率先進行了軍事改革,不僅用現代火槍取代了長矛,而且實行了槍筒和子彈的“標準化”。他建立了專業化的砲兵。在戰爭中,先以群炮進行集中火力的轟炸,再出動騎兵對敵方陣地進行快速突擊。最後用步兵擴大戰果,清理敵方殘軍。這種三段式戰法至今仍在常規戰爭中使用,只不過用飛機轟炸代替砲戰,裝甲部隊代替騎兵罷了。

古斯塔夫死於“三十年戰爭”(1618-1648)。在這場由神聖羅馬帝國內戰演變成全歐州參與的大規模國際戰爭中,瑞典後發製人,與法國聯手取得完勝。瑞典由此佔領了德意志波羅的海沿岸的大片土地,並得到大筆戰爭賠款,一躍成為歐洲強國。

俄軍在彼得大帝立志從瑞典手中奪回失地的時候,整整比瑞典軍隊落後了一百年。此時的俄軍剛剛擺脫那種逢戰臨時從農民中徵集壯丁,拿著大刀,長矛和斧頭就上陣,靠蠻力砍殺的舊式軍隊階段。初戰失敗是必然的。甚至十不當一也沒有什麼可奇怪。特別是俄軍從上到下不僅武器落後,而且觀念陳舊,對現代化的戰爭幾乎沒有概念。那時候軍隊調度,行軍速度奇慢。大部隊行軍快則每天二三十公里,慢起來每天不到十公里。主要原因是大砲運起來很困難。當時的大砲是用生鐵鑄造的。為防砲身爆炸,同時也由於鑄造技術所限,大砲極其沉重。而大車車輪的軸承還沒有發明,道路又極其糟糕。部隊行動因此非常緩慢。聽到探子飛馬來報一百公里之外發現敵軍,當夜軍營外不放哨都覺得沒事。大家還能睡得香香的。早著呢,工事明天再修也不晚。俄軍哪裡聽說過幾百里之外的連夜奔襲? 當瑞典騎兵出現在面前,俄軍才慌慌張張地往火槍裡裝火藥和槍子兒。槍還沒舉起來,人頭就在瑞典馬隊的衝鋒中落地了。訓練有素的瑞典騎兵輪番在俄軍陣中衝殺,如入無人之境。

換一個君王就會認輸了。但俄國的君王是彼得大帝。他就是要做人所不能之事。不達目的,絕不罷休。他的哥們儿奧古斯特正在苦戰查爾斯。彼得乘機佔了涅瓦河口。他就地練兵,準備迎接更加艱苦的戰爭。

查爾斯十二世首戰告捷,造成了他對彼得和俄軍終生的輕視。查爾斯只看到了一個經不起他兩個回合便倒地的傻大個子,卻沒料到自己遇到的是一個跌下去又爬起來,一個屢敗屢戰的頑強的領袖和民族。納瓦戰役輕而易舉的大勝成了查爾斯徹底失敗的開端。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