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詩二首

8 月 6, 2022
a group of people flying kites on the beach

作者:李富祺

風箏,在海岸升起

  風箏,從對面的海岸升起了。
  銀色的沙灘上奔跑著一群穿海魂衫的少年,他們手裏執著風箏的線兒,牽起爺爺童年的夢。遠方雲霧繚繞的海峽那邊,礁石上坐著一個憂鬰的老人, 他面對海空,陷入一片沈思。 他在思念久別的故鄉,思念故鄉的芭蕉樹。每當媽媽對他生氣,他就躲進芭蕉林裏,媽媽四處尋他,呼喚他的乳名;每當他見到孩子們手裏拿著彩色的風箏,他更思念故鄉蔚藍的天空和潔白的海灘。空明水碧的夏日,他常常約伴到海邊放風箏,而且他每次都為自己風箏編得最美,升得最高而自豪。
  然而,在一個刮風的黃昏,他的風箏斷了線,後來,他終於含淚離開了故鄉——
  高空中,有一朵彩雲忽閃忽閃著,慢慢地輕輕地飄落在老人身邊,他像發現新大陸似的叫了起來,  啊!風箏,風箏!
  他過去把風箏拉了起來,貪婪地看著,驚喜地發現,風箏上寫著一行幼稚的毛筆字:獻給我臺灣的爺爺。
  他沈默了,擡頭眺望遠方對面的海岸,眼睛漸漸模糊了。童年的夢,又從他的手裏,輕輕飄落,飄落——

蟬歌裊裊

  你裊裊的歌聲,打破了我沈甸甸的好夢,還我甜蜜蜜的鄉情。童年的歌謠,長著翅膀,飛越記憶中彎彎的山路,飛進那個灑滿異彩的叢林。村前的小河漲滿了水,融和了南國的風采。
  布谷鳥的歌聲單調乏味,杜鵑啼紅過分憂傷。因而你充當了「樂天派」,聲嘶力竭地演奏大合唱。
  清風為你傳播,流水為你伴奏,行雲翩翩起舞,蛙鼓聲聲點板。
  你唱得原野漠漠披上錦繡,果實累累壓彎枝頭,唱出了一個清爽爽的黎明和火燦燦的夏陽。
  你為了尋找幸福和光明而降臨人間,你深深懂得自己生命的短促, 時光流逝會把生存的價值降低,來源於大自然,必然回歸於大自然,因而你時時抖動膨脹的心靈,緊緊擁抱著一個火熱的甜夢——
  造物主有意無意地塑造了你的不幸:翅膀單薄,不能高飛;身體軟弱,禁不住雪雨風霜;哪怕一千倍的努力,也無法彌補前緣的缺陷。
  為把夙願寄托於來年,你毅然忍受一次脫胎換骨的痛苦,在深深的泥層裏,埋下金色的希望。
高歌的蟬兒啊,我讀懂了你。

(發佈於8/6/2022 國際聯合文學特刊第13號 澳大利亞中文作家協會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