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形色色的人生

8 月 6, 2022
two yellow flowers surrounded by rocks

(散文)

作者: 李明晏

  我的東北老鄉阿力突然心臟病發作,昏倒在建築工地。幸好搶救及時,在費菲市公立醫院回到了生命中來。阿力的妻子回大陸探親,我這個老鄉只好每日帶著一身疲勞,到醫院替阿力遠在天邊的妻子,奉獻在松花江畔結下的友誼。
  在阿力的病房裏,我有幸看到了兩種人生,不由得陷入了對生命的深思。
  5號病床是年過六旬的中國老人。他雖重病纏身,但面對死神的呼喚卻是泰然自若。他的床頭小櫃上,是開不敗的鮮花,五顏六色的禮品堆成了小山。據阿力說,探視他的親朋好友,猶如南太平洋的波濤,一浪接一浪,直到晚間八點。
  而臨床六號卻是另一種景象。那是一個將近七十歲的澳洲老人。他沒有鮮花,沒有禮品,沒有人來探視,孤單一人蜷曲在被世界遺忘的床榻上。
  沈浸在親情溫馨中的中國老人,對孑然一身的澳洲病友頗為同情。一天,夜深人靜時,他悄悄地從床上爬起來,慷慨地將他已無處放置的鮮花擺在澳洲老人的床前,創造了一幅幸福晚年的畫面。
  不知是為了感謝中國病友的關心,友愛,還是為了擺脫寂寞,澳洲老人拿出一本厚厚的相簿,帶著中國老人走進了昔日的生涯。隨著一幅幅照片,中國老人隨著澳洲病友漫遊了全世界。巴黎的凡爾賽宮,埃及的金字塔,日本的富士山,意大利的比薩斜塔…… 這燦爛的人生,對中國老人猶如天方夜譚,尤其是那一幅幅美女如雲的照片,令中國老人驚訝得久久才吐出一句話:「你……你是百萬富翁?」
  澳洲人裂嘴笑了,笑得滿臉燦爛,滿臉青春再現。
  他並非腰纏萬貫,不過是個普通的汽車修理工。飽嚐了婚姻破滅的災難之後,他開始瀟灑人生。平日,他披星戴月,假期便帶著鼓囊囊的錢袋漫遊世界。儘管這種單身貴族的歡樂換來了一個寂寞孤單的晚年,但晚年本來就是孤獨寂寞的。雖然,子子孫孫可以組成浩浩蕩蕩的探視大軍,可以創造一個體面的葬禮,可沒有青春歡樂的生命,再輝煌的晚年也是人生的遺憾。
  中國老人卻將自己全部生命奉獻給了自己的兒女。來澳二十多年,他整日在建築工地上揮汗如雨。他節衣縮食,一分錢捏出汗,用含辛茹苦的血汗錢為自己的兒女建造了美麗的安樂窩。直到死神在門外徘徊時,他才從澳洲病友那一幅幅光芒四射的照片中,猛然間想到,他來澳二十多年,竟連悉尼歌劇院的大門朝哪開都不知道。

(發佈於8/6/2022 國際聯合文學特刊第13號 澳大利亞中文作家協會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