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屬vs上司

6 月 24, 2022
rectangular white table with rolling chairs inside room

(【小說園地】第35期)

作者:安守中

  人的一生中要扮演許多不同角色;幼年之時為人子、進入學校是學生、結婚之後當丈夫當父親、進了社會做下屬做上司,各種角色都責任重大,要努力扮演。有時候,一段時期要扮演好幾種角色,不容易!

  老吳進入社會工作後,有幾年,一位下屬變成他的上司,他從上司變成下屬。職位一高一低,角色互換,要演好更難。人生如戲,生、旦、淨、末、丑,什麼角色都有。什麼時候,該演什麼就演什麼,演什麼就要像什麼。

  「不好意思,你從美國回來,學歷沒問題。不過,公司規矩,應徵工作,要先筆試。這是試題,你先在會議室裡答一下。」副總拿出一份考卷,推開會議室門,開了燈,請老吳進去。

  「筆試時間多久?」老吳問。

  「你盡量寫,半小時後我再來。」副總說。

  老吳是美國電子碩士,在美國應徵工作,從沒有公司會要先考試。沒想到來應徵的欣興電子公司怕學歷是假的,要先筆試,這是侮辱。不過「入鄉隨俗,入國問禁」,到人家公司謀職,要依人家規定。覺得委屈,也得忍住。

  老吳看了看兩張試題,一張是個交直流轉換器電路圖,另一張有十個問題,問答題容易,計算題難,有幾題要根據電路圖,套公式計算才能得到答案。老吳在美國一家不斷電系統公司做過事,經常研究電源電路,這題目難不到他,沒三十分鐘就答完了。

  「寫完了嗎?」副總推門進來。

  「寫完了!」老吳把考卷交給副總。

  「嗯!不錯,每題都答對了。」副總仔細看了他答的每個問題,點點頭說。

  「你坐一下,我請姚協理來跟你面談。」從副總的聲音,聽得出來他對老吳很滿意。幾分鐘後,副總和協理一前一後進來。

  「我來介紹一下,這位是工程部姚協理,你們先談一下,我過會兒再來。」副總剛出門,老吳正眼看了一下協理,訝異地叫了出來。

  「咿!怎麼會是你…」

  「噓…」姚協理食指豎在唇上,示意他禁聲。

  「看履歷表就知道是你,好久不見!你在宏祥幹得好好的,怎麼會來應徵這個工作?」協理把門關上後說。

  老吳來應徵研發部經理,研發部上級是工程部,沒想到工程部協理是他以前公司的同事。那時,他是經理,姚是下屬。

  「說來話長,先說這職位我能不能做?」老吳來謀職,拿到聘書最重要。

  「你願意來,當然歡迎,我這關一定過。」姚協理說。

  「先謝謝你!我好奇,你怎會在這裡當協理?」老吳問。

  「我離開宏祥電子,就進了這家公司當經理,就是你現在申請的位置。公司發展迅速,不到半年,協理生副總,推薦我繼任。」老吳沒想到他以前的下屬會爬升那麼快。人的一生,看學歷、看經歷、看能力,有時還要靠一點機遇和運氣。

  「我有個顧慮,以前是我聽你的,以後你要聽我的,這不容易?」姚協理接著說。

  「以前已過去,現實最重要。進公司,你是上司,當然聽你的。這分寸我會拿捏。」老吳說。

  「那就好!以後為了好做事,切勿暴露我們以前的關係。」姚這話有言外之意,他不想被開除的事讓現在的公司知道。

  「沒問題!以後工作上,還請你多照顧。」姚的弦外之音,老吳了然於心。

  兩年多前,老吳工作的美商公司將台灣的工廠轉移到上海,老吳不想去大陸,只好另外謀職。他進了宏祥電子公司當經理,姚那時是他部門工程師。

  「吳經理,你部門那個姚工程師。把他開除掉!」農曆年前,大老闆蔡董找他到辦公室,關起門來說。

  「他知識能力都不錯。做的好好的,為什麼要開除?」吳經理擔任領導職務多年,從沒開除過員工,很驚訝蔡董會要他開除工程師。

  「你看的是表面,他的另一面你沒看到。開除掉就對了,聽我的!」蔡董斬釘截鐵的說。

  「您說的,當然要聽。但,總得要有個理由。」

  「跟你說白了,他拿了供應商的回扣,這就是理由!」

  「蔡董,拿回扣是嚴重的事,要有證據才好。」拿回扣不只開除,還要負法律責任,茲事體大,吳經理有些猶疑。

  「你不用擔心,證據我有,他在會客室和廠商的談話錄音,就是證據。」

  老吳想起上班第一天在會客室開會,看到天花板有個奇怪的東西,當時就懷疑是竊聽器。

   「既然這樣,那好吧!給我一點時間。公司人多,不能做的太突然,尤其是過年前。」老吳看蔡董心意已決,也有萬全準備,只能諾諾點頭說。

  太殘忍!過年前開除員工,這個年叫人家怎麼過。老吳和姚共事雖不久,兩人觀念相近,一直相處愉快。開除他,開不了口,不開除,得罪蔡董,老吳陷於兩難。在美國,公司遇有這種狀況,人事部會招開聽證會,根據雙方解釋說明做判決,不會讓管理幹部為難。台灣狀況不同,私人公司是專制體制,老闆說了算。老吳於心不忍,想先跟姚談談,聽聽他怎麼說。

  真可憐!過年前業務繁重,姚還在每天加班,不知大禍將臨頭。

  「姚!忙了一星期,週末輕鬆一下。我請客,晚上六點到八德路的『侏儸紀公園啤酒屋』吃個飯,喝一杯,聊一聊!」星期五下班前,吳經理邀姚晚餐,想跟他把這事說一說。

  「趕工好多天,也確實累了。今晚不加班了,輕鬆一下,我準時到。」姚不明就裡,心情愉快地說。

  「你在公司兩年多,知不知道會客室有監控錄音?」啤酒屋裡兩碟小菜,幾杯啤酒下肚,輕鬆話題聊了一陣子,吳經理把話引入正題。

  「什麼?公司會客室有監控錄音。這,我完全不知道。」

  「你在會客室和廠商的談話,全都被錄了下來。」

  「錄就錄,又沒幹什麼壞事,沒什麼好怕的!」

  「你確定?蔡董說你向廠商索取回扣。」

  「他亂說!我學電子的,靠技術賺錢,不會幹那種事。」這點,姚和吳經理的想法相同。

  「蔡董說他有證據,要我開除你!」吳經理直接了當說了出來。

  「我從沒拿回扣,怎麼能用這理由開除我。」姚聽蔡董要開除他,氣急敗壞的說。

  「你說你沒拿,他說有錄音,不知誰對誰錯。還有,你剛買的新車,錢哪來的?」吳經理想起蔡董說過姚買新車的事。

  「買新車,錢是老婆向岳家借的。原來的舊車,經常出故障,接送小孩上下學不安全,自己出些錢,老婆向岳家借一點買的。這也有事了?」

  「蔡董說你是用回扣的錢買的。」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莫名其妙!」姚只差沒駡三字經。

  「不管蔡董怎麼說,從我們相處這段時間來看,我相信你不會拿回扣。」

  「這樣吧!我把事情拖著。要開除,要他自己跟你說。」吳經理決定不當壞人,不做這開除人的絕事。晚餐時間已過,到了跳舞時段,啤酒屋開始放起熱門音樂,快節奏的鑼鼓聲震耳欲聾,幾對青年男女已滑進舞池。兩人心情都不好,話說不下去,只能酒一杯接一杯喝。

  公司尾牙前一天,姚還在上班。尾牙聚餐,他沒出現。吳經理心知,一定是蔡董自己把他開除了。這之後,吳經理在宏祥電子又繼續工作了近一年,一則是他沒開除姚,和老董有了心結,二則是貿易公司非他所願,越做越不舒服,最後選擇辭職。

  「今天跟大家介紹,這位是吳經理,學經歷都豐富,請大家以後聽他的領導。」欣興電子公司生產部和研發部都在林口工業區。研發部有四個課,四十多位員工全到齊,擠在大會議室裡,姚協理向研發部介紹新來的吳經理。

  研發部半年多沒經理,各課自行其事,工作雖能維持,但研發案大多拖著。吳經理以前都在美國公司工作,看不慣工作沒效率。當天下午,請助理通知各課課長到經理室開會。

  「我看了一下,我們部門積壓了太多案子,請大家來開會,怎麼加速工作進度?聽聽大家意見。」吳經理開門見山的說。

  「經理,是採購部在拖,我們課申請一台頻譜分析儀,半年多了,到現在都沒消息。儀器沒到,5G傳輸線沒法測試,案子都不能進行。」線材課柳課長說。

  「儀器沒到,案子也不能停著。台灣電子檢驗中心在林口長庚醫院對面,它們有頻譜分析儀,我們設計組裝好,可去預約時間測試。」吳經理認識電檢中心謝課長,向他借實驗室應該沒問題。

  「那太好了!傳輸線組裝完,和經理一起去做測試。」柳經理高興地說。

  5G信號傳輸線是未來通信主力,哪家公司先開發出來,就能在世界市場佔有一席之地,這是公司未來,一定要卯足全力,盡快完成。

  「移動感應警示燈要夜間測試,技術員不願加班,案子推動不容易。」電光源課林課長接著說。

  「我和協理研究一下,看能不能增加加班費,錢多好辦事,一定有人會願意加班。」吳經理能動用的資源比較多,解決問題容易。

  吳經理上任不到一星期,沉苛難題,逐一解決,姚協理看到他超高工作效率,覺得欣慰。

  第二週,吳經理想把積壓的開發案趕快清理掉,要求研發部每天加班兩小時,週六也來加班。加班費增加了,吳經理以為每個人都會到,豈知事與願違。

  「經理,模具課有人不願加班。」週五下午,莫課長向吳經理報告。

  「客戶訂單早就下了,訂金也付了,加班費也調高了。模具早一天開好,早一天生產,早一天交貨。是誰?為什麼不加班?」

  「操作線切割機的勞師傅。」莫課長說。

  早年台灣的電子業在世界上有競爭力,都靠員工勤奮工作。時代變了,吳經理不知道台灣的生產環境和以前不一樣了。

  「線切割機一台價格六百多萬,不能閒置,假日也要開工,否則模具開不出來。請他過來,我跟他說。」吳經理想起以前蔡董要他開除姚的事,不想莫課長為難,自己來勸勞師傅。

  「勞師傅,你平常工作認真,加個班幫公司一下,有什麼困難?」吳經理一開始想動之以情。

  「我家有老婆孩子要照顧,不能加班,很抱歉。」勞師傅語氣雖軟,態度很硬。

  「這是你的生計,你全家都靠你的薪水過活,還有什麼比這更重要的。拜託你為公司犧牲一點,公司能成長,個人才有前途。」吳經理看動之以情不行,改曉之以理。

  「吳經理,我在公司工作十多年,經理來來去去,我看了很多。每位經理來的時候都說的好聽,績效好了,就高升走了,我們還是一樣在賣命。我想通了,公司是公司,家庭是家庭,事要做,家庭也要顧。」勞師傅是廣東人,體型瘦小,滿面皺紋,年近四十才結婚,他老婆原是公司職員,婚後離職,在家專心帶孩子。老婆年輕,孩子還小,每天加班確實有困難。吳經理同情他的處境,但公司立場也不能不顧。

  「為公司,也為自己,不加班不行!」研發部是公司的火車頭,一定要帶頭往前衝。吳經理看於情於理都說不通,火冒了上來。

  「要加班你自己加,別強迫我!」勞師傅堅持不加班。

  經理室外有幾個員工在支著耳朵聽,加不加班,有些人還在猶疑觀望。如果勞師傅能不加班,有些員工也會效尤。部門不能團結一心,效率一定不會提升,吳經理急了。

  「不加班就不要幹,明天辭呈提上來!」吳經理話說出口後,驚訝於自己變得這麼無情。轉念又想,研發部如果和一前一樣,他這個經理也不必幹了,只好硬起心腸,堅持到底。

   「什麼!要我辭職?」勞師傅嚇了一跳,他從來不加班,也沒出過事,沒想到這次會變成這樣,吳經理跟他幹上了,不加班,不惜開除他。他有點後悔,想答應,情緒一時又轉不過來。正好姚協理這時從研發部經過,看到兩人好像在爭執,走了進來。

  「協理!你來的正好。你看,研發部積壓了那麼多案件,勞師傅不肯加班。這人我管不了,用不了。」吳經理氣鼓鼓的對姚協理說。

  「你先別急,勞師傅是研發部老員工,我來跟他談談。」

  他們到協理辦公室談了半個多小時,兩人才回到吳經理辦公室。

  「吳經理,勞師傅在公司創辦時就進入工作,對公司有深厚感情。只是他老婆常埋怨他不分攤家事,不讓他加班。我請人事部曉慧,他老婆以前在公司的好朋友,打電話勸她。他老婆答應了,加班,從今天開始。」事情急轉直下讓吳經理訝異。

  解決問題的方法有很多種,了解問題根源,對症下藥,才能有效解決。姚協理能徹底瞭解問題,抓住重點,把問題解決,吳經理知道他在盡力幫他。

  「感謝,等積壓案子清理完,放你幾天公假。」吳經理緊握著勞師傅的手說。

  每天加班兩小時,週六也上班,一週等於多了兩個半工作天,研發部動了起來,開發案陸續結案。新模具很快開好,接了新訂單,生產部的產能跟著提升,銷售業務也蒸蒸日上,研發部鬆散的螺絲上緊了,公司快速發展。這樣忙碌了約半年,狀況穩定下來,研發部回復正常上下班。

  電子業的世界分工是擋不住的趨勢,勞力密集的生產工廠遲早要遷移到廠租工資都低廉的中國大陸。吳經理在林口工作一年後,公司決定台灣只留下財務部、業務部,其他單位:生產、生管、品管、研發、採購等部門都搬遷大陸。吳經理去了幾次在深圳寶安的新工廠,嶄新的廠房,面積比林口大四、五倍,該處的交通、吃、住等消費也都比台灣便宜。

  吳經理是鮭魚返鄉,當初從美國回台灣,因親友都在這裡。大陸工作條件雖比台灣好,但搬往大陸,違背原先返台初心。他考慮再三,決定還是留在台灣。

  「協理,我決定不去大陸。我辭職,副總一定不答應。這事你一定要幫我。」吳經理跟姚說。

  副總當初在幾十位應徵者中雇用了他,是緣分也是情誼。好聚好散,要辭職,不能弄得太彆扭,只好請姚協理幫一次。

  「你要辭職,我知道一定是經過深思熟慮,想留也留不住。我沒問題,但副總可能不諒解,我盡量幫你跟他說說看。」一年多相處,大家有了感情,姚協理不捨於別離,但無奈的說。

  吳經理沒去大陸,台灣也沒留多久,半年後返美。回美國後,他在加州聖地雅歌市謀得公職,公務員幹了十多年後退休,生活趨於平靜。如今年過古稀,回憶起台灣、美國、大陸,兩岸三地漂泊的一生中,最奇特又有趣的是上司變下屬,下屬變上司的那幾年。世界是個大舞台,眾人在舞台穿梭上下,主角配角,隨時變換,真是人生如戲。

(世界日報小說版05/16/2021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