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houette photo of a mother carrying her baby at beach during golden hour

([親子教育]第34號) 作者: 安全媽咪

爸爸離開我們一年了, 時間未曾沖淡我對他的思念,反而越發濃郁。 鼓起勇氣翻閲以前的照片才猛然發現,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爸爸的笑容就越來越少,而每當我想起爸爸這些年來所遭受的病痛折磨,我的心仍然隱隠作痛。   

不是都說,父母親在時有好好照顧就不會有遺憾,不會後悔嗎?可是為什麼現在回想起來,我心裡仍然充滿了遺憾和悔恨。我自以為是的孝順,卻只顧著照顧爸爸身體健康,卻忽略了照顧爸爸的感受和意願,也忽略了關心爸爸承受的病痛和不快樂。

    我印象很深刻,三年前一個三月的晚上,我因為照顧兩個家庭和擔心爸爸的健康而感到心力交瘁,壓力太大而崩潰大哭,媽媽正好打電話來,聽到我的哭聲,要爸爸過來看我。那是一個融雪的夜晚,行動不便的爸爸立刻趕來,戴著毛帽,穿著皮衣,圍著圍巾站在我床邊,而我只是放聲嚎淘大哭,邊哭邊重覆的説著:「我好累!我快要累死了!」爸爸也陪著我掉淚。他一定很心痛卻又無奈,因為身體不健康並非爸爸所願,他更不願意拖累我們。

    同一年,我帶著上高中的兒女回到臺灣暑期實習,剛離開美國三天,就得知爸爸進了急診室的消息。我在臺灣每天寢食難安,時刻都掙扎著要不要立刻返美,幸虧爸爸在家人悉心照料下轉危為安。每天我們和爸爸視訊時他都會説:「我會拖著等妳們回來。」因為捨不得我們,爸爸又多承受了兩年的病痛折磨。

    忘不了,在臺灣和兒時好友共進午餐,面容姣好,氣質高雅的她, 眉宇間卻是淡淡的哀傷。她説,父親走了兩年多,她仍走不出來,有時仍然會想,如果那時她和主治醫生多説一句話,結果會不會有所不同? 現在父親是否還在? 當時我無法想像體會她的感受,因為我爸爸還在,可是現在,我完全可以體會她的心情,並且感同身受。

如果,我知道爸爸會突然離開,我不會再每天追問爸爸的血壓,造成他的壓力。

我不會再斤斤計較爸爸每天的鉀,鈉,糖,蛋白質的攝取量。

我不會再說:「紅燒魚太鹹,不能吃太多。」爸爸想吃什麼就吃什麼!

我不會在爸爸八十歲生日時只買一個小小的蛋糕,因為爸爸說八十歲生日不能慶祝。我會為爸爸開一個熱熱鬧鬧的生日宴會。

我不會在爸爸最後幾天在醫院的時候,跟我説時間寶貴,要我坐下好好說話時,仍然假裝忙著收拾,只因為我沒有勇氣面對現實。我會好好坐下來聽爸爸說話,錄下來,所以我不會忘記爸爸的聲音。

我不會在爸爸生命的最後兩週還讓他開始承受洗腎的痛苦。 我不會在爸爸走的那天早上離開他的床邊半步。我會一直一直守著他。

  我只想跟爸爸説: 「爸,對不起! 真的很對不起! 」 可是,我沒有機會重來一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