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 of water during dawn

(文學評論)

作者:黄冠英

  張勁帆的短篇小說《兩極之間》在中國大陸的刊物───《青年作家》上發表,值得慶賀。我讀罷覺得又是一篇力作。我剛對他的另一短篇《熱土》寫完讀後感,順便也談談這篇新作吧。如果說《熱土》的人物關係多為機緣巧合,順理成章,那麽《兩極之間》則是狹路相逢,殺出光亮。在塑造人物形象上,後者的難度顯然更高,也更成功。

  《兩極之間》的故事,是一位悉尼房地産中介公司職員,面對欲購豪宅的中國貪官,産生強烈的心理矛盾,對於是否進行舉報,遇上兩難問題,而他竟天才般予以完美的解決──既舉報了貪官,又賣掉了豪宅。

  什麽兩難問題呢?他恨死這類榨取民脂民膏的貪官。不舉報吧,眼睜睜地看母國巨款立即會外流來澳了;舉報吧,本公司錯失一筆大交易,自己可觀的傭金也將泡湯,甚至會因泄漏顧客私秘違反職業操守而被公司解雇、美滿姻緣可能離散,更嚴重的是觸犯澳洲的保護個人隱私法,要坐牢或者遣送出境。就是說,他難在「兩極之間」。這正是作家為主人公設置的重重困難,讓他層層突破,從而完成嫉惡如仇的英雄形象塑造。滄海橫流方顯英雄本色。這小說可算作「歌德」文章,不過勁帆歌頌的是真英雄、是真正有德之士,而毫無阿諛奉承之意。

  關於舉報即告密這件事,由於在極左路線操控之下,常常伴隨著造謠與誹謗、汙蔑,長期以來是被詬病的醜惡之事。其實對舉報行為,應該對具體問題作具體的分析。

  竊以為,為私利舉報可恥;為國爲民舉報甚至協辦,則應予讚揚。《兩極之間》的主人公鍾漢元正屬後者。

  鍾漢元是位有多面性格的立體形象,他正直、機敏、靈活又精細。他初逢的欲購豪宅的戴墨鏡中國富豪,居然表示可以付出上億元現款,立即引起警覺,又在觀顔察色,旁敲側擊,隨機發問,巧妙誘答中,終於知道是個沒有正當經濟來源的王氏廳長大貪官。鍾當即機智地為他們拍照,留下確鑿的證據。然而這位愛國愛民的祖國公民,卻碰到了上述的兩難。

  在解決兩難問題的過程中,作家處理得出乎意外,又確在情理之中。我看開篇時,便猜想這是一支從澳洲射向中國的響箭,還甚替主人公犯難,然而情節的波瀾起伏,一次又一次的意外,到最後的結局終於鬆了那口氣。

  作者塑造鍾漢元的複雜性格,都有活靈活現的細節描寫,無須再複述。我這裏只探究一下鍾為什麽會嫉惡如仇?他剛開始的警覺,由於尚無鋪墊,我一時覺得有人爲拔高之嫌,但後來的追補,疑惑便得以消除。作家在演繹中,嵌進三個原因:一是他大學建築專業畢業,應聘到一家國有建築公司擔任監理工作,任務是監督施工質量。他先是發現建材偷工減料了,不肯簽名,與總經理發生沖突,後暗查發現總經理有違法行為。總經理也許覺察到情況不對頭,捲款出逃。公司於是倒閉,他也失業了,(幸而有未婚妻的幫助,才來到澳洲再讀技術進修學院房地産專業,又得以到現在的中介公司工作)。「他恨極了那個害慘了他的總經理」(我以為他倆還會有相逢的巧合,結果沒有);二是在交易即將成功時,受到老板威亷的宴請慶祝。他對老板傾訴自己的心聲:(王廳長)「他買這一幢房的錢是中國這個貧窮國家成千上萬人的勞動血汗錢,他享受著豪宅美景,而成千上萬的人民在啼饑號寒,許多孩子會失學。我自己曾經是這種貪官的受害⼈,我恨死了這人,這筆傭金我賺得不心安理得」 ;三是妹妹(在讀學生)的來信,又破了他違心計劃,原因是主管政府工程的貪官與承包商相勾結,打工的哥哥被停發8個月工錢,家裏揭不開鍋。哥哥砸了貪官的家又被警察逮捕。這三條理由,可謂國恨家仇兼備,豈可不舉報?最後鍾漢元巧舌成功動員靠科技發了財的黃啓新買下豪宅,暗中向中國政府紀檢部門舉報了墨鏡王廳長,故事完美結束。

  學者作家張勁帆,在文史哲方面自是內行,寫到房地産中介竟也條條是道。請看文本:「這座豪宅一千二百萬再加上大約七十萬的印花稅和手續費,可是一筆巨款,相當於一億一千四百多萬人民幣,這筆買賣如做成,他可以獲得約七萬澳元傭金,相當於三十五萬元人民幣。」「……簽完合同後應該交給自己聘請的獨立律師去解釋合同,然後由律師負責與賣方律師交換合同,合同未交換之前是無效的,交換合同時必須付10%的首付金,合同交換後買方還有五天的冷靜期,冷靜期內反悔要扣除房價 0.25%的違約金,冷靜期過後反悔要扣除10%的首付金以及賣方的其他連帶損失。合同交換後通常在六週後交割房屋,那時要付足全部款項。每延遲一天就要多付一天的罰款。」這是外行人未經訪問、調查肯定寫不出來的!整個故事的過程描寫,也無不充滿生活氣息,如鍾漢元與藍瑩瑩是一對未婚的同居愛人,互相間的激將、開涮、使性、逗樂均拿揑得得體生動。即將到手的7萬元傭金拿不拿呢?鍾還在猶豫,而藍瑩瑩已作了使用的具體規劃。鍾後來想到連周總理也有難免說違心話、辦違心事的時候,才想也違心一次以從愛人之願,並開起玩笑,說想好擬貼在新房門上一副對聯:「一對新夫妻;兩部舊機器」,橫批「抓革命促生産」。

  科技富豪黃啓新的出現,是解決兩難的關鍵,劇中⼈鍾漢元自稱此乃「靈感」。我卻感到類似「走至無道,神仙來導」的武俠小說寫法,且感黃的出場介紹也似過長了些,然而鍾從科技、商業與慈善三方面闡述的理由,確實充足。我相信黃啓新聽後是會下最後決心購買的。這也能使公司老板威廉有了 「我的上帝,妳簡直是魔術師,是超人!」的驚呼。一句話,作家的情節安排令人可信!

  成功的小說,處處合情合理,讀時舒服。

(發表於 5/7/2022 國際聯合文學特刊第10號 – 澳洲新南威爾士州華文作家協會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