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武屏

5月1日下午,毛毛的細雨,清洗著空氣中的塵埃及花粉,抬起頭來,看見韓老師笑容可掬地在大門相迎。 這一天,下一任會長姚志白與華府作協新任幹事會成員,連同現任會長王志榮,前任龔則韞一同前往拜訪。

各自分別帶上小點心及水果,韓老師準備了各式各樣的香茗,賓主分別坐下之後,開始天南地北,很融洽地交談。有關會務方面,大家坦誠交流,韓老師提供我們不少寶貴經驗,並達成共識:華府作協的宗旨是以文會友,提升寫作興趣及素養,不涉及政治與商業。她也告知我們很多有關刊登文章的道德及禁忌。

成員們難得抓到這個機會,各種與文學、藝術、哲學、文體、原創和翻譯、古今中外作家及藝術家⋯等問題傾巢而出,七彩繽紛。韓老師見招拆招,有條不紊地回答,各種資料信手拈來,如數家珍,不但有廣度,更有深度。

首先韓老師的寫作及治學精神值得我們敬佩,她清晨6時半開始專心寫作數小時,下午閱讀各種書籍,數十年如一日,不斷耕耘。她認為寫作主要面對的困難是自己,需要像一位鬥士,才能成為一位成功的作家。

對作家而言,棲息在美國是最好的安樂窩。一方面能夠充分發揮寫作的才能,思想不太會受到限制。她認為文學絕對是超越政治,因為政治是短暫的,一代新人換舊人,文學作品卻是永垂不朽。二方面在美國的年輕人都接受通識教育,很早便知道文學與科學並重,才藝和天賦一起發展。不禁讓我聯想起中國古代的「儒將」是多麼的珍貴。她再次懷念李奧納多.達.芬奇這位集數學、工程、藝術於一身的天才,在當時的困難時代仍然能夠發光發熱,這種奇才可謂滄海一粟,令人神往!

她強調正體字的重要,是中華文化的瑰寶,需要保留。她闡述了傳記文學的資料記實,散文的旋律,小說的氛圍,各有千秋,而運用之妙,存乎一心。 她談到新詩和古詩的分別。她認為文章長短端視需求而定,但原則是:「精簡是天才的姊妹」。她當然沒有忘記在適當的情節,提供我們需要看的書名。

時間好像過得很快,因為大家意猶未盡,可是天下無不散之筵席,更無不散的小聚。我們參觀了她陽光充沛的書房後,忍不住以嬌豔欲滴的杜鵑花為背景,留下了一個團體照。  離開韓老師的前院時,雨過天晴,迎著彩霞,回首時,韓老師仍然在笑容可掬地向我們揮手道別。

華府作協新任幹事會成員在韓秀(中)家茶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