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勁戈

二零二二年三月三十一日星期四清晨,我正斜躺在起坐間的黑皮沙發上休閒觀看電視,在陽台上讀報的太座忽然大叫道:「又出來了,這是第三次了!」出了什麼大事?把我嚇了一跳。原來她第三次向家園版求救數週後,終於又喜獲回音。
太座夏梅氏從小愛讀報紙,家中兄長姐妹五人,每天需搶著看報,為了要先睹為快。她曾立志要做新聞記者,後來從事臨床心理,為社區心理健康,少數族裔平權的研究及服務,只有在晚上睡覺前匆忙地流覧當天的甚至累積了多天的報紙。退休後一大趣是每天早晨第一件事就是坐下來一邊享用早餐一邊看報,近年來更是愈看愈起勁,幾乎每天早上花兩小時以上細讀 Washington Post,不斷增加字彙,除新聞正刊之外特喜歡看 Local Living (當地生活訊息版)。訊息版中的Home(家園版)[註] 是供讀者家中花園及室內維護若有疑難投書問道之用,報社會請教幾位專家後,在報上刊登他們的建議。
我年事加增後變得遲疑和懶散,不願輕易嘗試沒做過的事。太座則完全相反,不自我設限,好學不倦勇往直前。二零一七年二月底,我們家後院的紅橋造好後十年,因為氣溫上升,橋柱上八個圓球和底座有三個已經裂開,橋身紅漆到處剝落。太座一直催我快點想法解決,我遲遲沒有動手。太座等不及了,就乾脆寫信給家園版請教良策。想不到很快在報上得到回應。二零一七年五月十八日家園版以大標題「A bridge made of powder-coated metal will lead to less upkeep」一文,刊登了太座的簡單明瞭的去函及紅橋的照片,並把兩位專家的建議也登在報上。第一位專家建議用鋼料,另一位則建議用鋁料來造橋,他們都建議用金屬粉末塗在表面,估價約為六仟多元。太座就想照辦可以一勞永逸,不需她辛苦的每年重漆。我則覺得拆了重建實在有點大興土木花大價錢,而且金屬造的橋沒有中國式的木橋雅緻。激發起我的動力,用我理工的常識自力更生,好好整修紅橋。我將所有的圓球和底座全數換新,到油漆公司請教正確的上漆方法,買了最好的底漆和戶外用紅漆,全部費用不到三佰元。太座和我共花了三個星期,塗了一層底漆和三層紅漆,紅木橋得以煥然一新,如今仍然如剛漆過的一樣。
我們家 2013 年整修廚房,採用了白色的人造賽麗石板(Silestone)作廚房的工作台面。但七年後,其中約有一百零四吋長的石板,在轉彎處開始有了十一吋長的裂痕。因為就在水槽和瓦斯爐的邊上,換起來一定要很貴,而請教良策。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五日因太座第二次的去函,家園版登了「For a cracked Silestone countertop, consider a professional – or leaving it alone」。家園版的主編問了專家的意見,一般來說若無外力及熱力,人造石材是不會產生裂痕的。有一位華府公認的專家說可能可以用填料來補縫再加以磨光,要價是六佰元,但因為石板是全白色的,所以不能保證補後會看不出來裂縫。結論是既然修補結果不能保險,如果又不願意花大價錢換掉這片大石板,一時也只有不去管了。所以我們也就無所適從了,最好就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盡量不看這裂縫,得過且過算了。可是萬事都求十全十美的太座至今還被這缺憾困擾。
另外我們為了容易清潔,不用多片而用全面的可麗耐(Corian)材料作淋浴間的牆壁。為了在原屋養老,就需要裝扶手以保安全。遍尋雜務工,因為不知道在哪裏可以鑽孔而不能進行。可是凡事要十全十美的太座總不甘心,繼續尋找,有一位建議用無需鑽孔的扶手,太座就去買了來,但這位雜務工再也沒有回來安裝,太座擔心沒有鑽孔的扶手不能承受我這大塊頭的重量。那知道她又去請教家園版,所以才有最近 2022 年三月三十一日家園版刊登的「Installing a no-drill grab bar in a bathroom」。家園版說我們是可以自己安裝的,並詳述安裝的準備和步驟,那我們就放心要用買到的扶手自己來試試了。
真要謝謝報刊對社區的服務,也佩服太座好學不倦,多次投書請教,我們有家園版的建議作參考,可以讓我們採取行動。建議讀者不妨也利用坊間這種資源為自己解決居家問題。 (2022.04)
[註] Washington Post 每星期四“Local Living”中 5.18.2017, 2.25.2021, 3.31.2022 的家園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