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藝術在意國

2 月 15, 2022

夏勁戈

據 Washington Post 二零二二年一月卅一日報導,因為天然氣價格高漲,威脅到意大利威尼斯城旁 Murano 小島上著名玻璃工藝家們的生計。原來八百年來玻璃熔爐都是用木材,一九五零年代開始才用天然氣。玻璃工藝家們特別喜歡用天然氣,因為天然氣能供應穩定的溫度及能產生多彩玻璃所需要的火焰。但是歐洲天然氣的存量不多,再加上需要經由管道從俄國進口。而最近因為俄國大軍聚集烏克蘭邊界,有入侵的意圖。歐美政府決定要加以制裁,俄國則揚言要切斷天然氣的供應,使得雪上加霜,天然氣價格飛漲。雖然意國政府給予工業界補貼,但若價格繼續上漲,補貼只能幫忙渡過冬天,來春就很難說了,因此許多工廠只好暫時關掉熔爐,有些甚至考慮是否就此關門大吉,真是讓人萬分擔心。
一九八七年夏天我第一次一個人去意大利的威尼斯出差。看來威尼斯和中國蘇州相似,是一個可愛的城市,市內有許多運河,和小巧玲瓏的橋。交通多靠水運,有公共汽船、計程船、和小龍舟(gondola)。跨過水道上的幾座橋可以走到附近的Murano 小島,島上以生產玻璃藝術品出名,我參觀了一家工廠內工藝家正在熔爐旁作花瓶。就一眼看中毫不猶豫地買下一個十英吋高刻花的花瓶和一個兩隻前蹄躍起十二吋高的俊馬,再小小心心把它們捧了回家,一直在都擺設在客廳內觀賞。數年後還和太座一起去意大利旅遊過一次。在威尼斯水道內我們坐了小龍舟,船夫戴著盆形帽,紥著紅領巾,並高聲唱著我喜歡的意大利民歌 「O, Sole Mio」(我的太陽)。 太座慕名去Murano 小島,專購了一些五顏六色有孔的小玻璃珠回來做項鍊和耳環,來培養和滿足她對珠寶設計的嗜好。
我衷心希望能源問題能妥善解決,使得這門有名的玻璃工藝能夠傳承下去。疫情過後,當我們和兒女及孫輩們一同去意大利觀光旅遊時,再能去 Murano 玻璃工廠參觀。 (202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