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園地】第 54號 作者: 李玉方

小強父母:一九四九年,老彭十八歲,隻身隨著大批大陸人逃到台灣。到了台灣,身無一技之長,靠打零工維生。曾有一次找不到工作,餓了三天,一位台灣老婦人給他飯食,才得以活下去。後來在一家餐廳找到工作,幾年後獲得紐約一家餐廳聘請,工作幾年後,存了一筆錢,同一位同事南下到馬里蘭州, 創立了一家波里尼西亞式餐廳。餐廳生意很好,他陸續買了數戶房子出租。一九六七年,他首次返台作體檢,遇見了護士小包,次年兩人結婚後,他帶著新娘子回美。一九七O年生下女兒阿仔,一九七三年生下兒子小強。

童年:父親的極端呵護,讓小強懷疑自己,性格變成靦腆害羞。上小學前, 舉家遷往北維州華府南郊。身材瘦小的他,小學六年中,默默無聞。七年級時,被分發到離家不遠的一所初中,是班上唯一的亞裔。班上三個白人同學,常稱呼他為中國共產黨,並以種族歧視言辭辱罵他。下課回家路上,那三個同學常常追打他。有一天,那三個同學中的兩個,騎著一部小摩托車追上了他,其中一個用鐵鍊抽打了他的臉部,他左臉上方被打傷出血,回到家他用繃帶遮著傷口,為了怕爸爸擔心,不敢說出真相。他每天恐懼到學校,放學後走進圖書館,等那三個同學離校後,才走路回家。不久之後,他發現班上兩個黑人同學住在他家附近,就跟他們一起走路上學一起回家。自那以後,那三個白人同學就再也不敢霸凌他了。

大學:高中畢業後,進入維州理工大學,選擇通訊與社會學為雙主修。住進學校宿舍,遠離嚴格的父親,他開始玩起綱路多人競賽遊戲。由於他技術高超,常常贏得競賽,生平首度獲得他人的尊敬,他如醉如癡。這滿足感讓他廢寢忘食玩遊戲,常常多天不進敎室,他的室友為他擔心,卻也愛莫能助。室友彼得,某週末回家時,告訴他的父親小強的問題,此父親在幫兒子搬進宿舍那天,曾與小強打過招呼,交談過幾句,他決定設法幫助小強。

他開了近四小時的車到他兒子與小強的宿舍。進入房間時,小強正埋首電玩中。父親:嗨約翰,你好!小強抬起頭看了一眼,立刻回到電玩中。父親:約翰,你記得我嗎?我是彼得的爸爸,我想跟你談談。小強不理,繼續他的電玩。這父親走近電腦,猛然抜掉電腦插頭,小強的遊戲中止了,他感到氣憤,但是不敢發作。  那父親溫和地跟小強談起來。開始小強還抗拒不聽,那父親告訴他電玩會毀掉他的前途,會讓他的父母傷心失望,小強從流淚到放聲痛哭。談了約兩小時後,他答應從此戒玩遊戲,回去 上課。當場當著那對父子的面,向玩伴們宣布從此退出。在此後的幾學年中,他在暑假中也選修課程,終於畢了業得到學位。

求職創業:1995 年大學畢業,由於大學的雙主修,都不具備高技能,他的第一份工作薪水平平。一天,他的父親在華府偶然看見一個十二個月的短期電腦專修班廣告,建議他去報名。十二個月後他以優異成績結業。在一百多個應屆結業的同學中,他是唯一的獲選受顧者,後來 Projection 的老闆告訴他他被選中的原因:他是所有求職者的履歷中,唯一註明具有大學學位者。

 Projection 工作了三年,小強對電腦的硬體軟體都有了工作經驗後,跳槽到洛杉磯的米高梅電影公司。開始一段時間他覺得很新鮮,工作中有機會遇到一些男女大明星,薪水也不錯。後來升上電腦單位主管後,常有些別部門主管及明星們,拿來他們的私人電腦,請他免費做些硬軟體的升階維修與更新,他窮於應付,而且也厭倦了朝九晚五的單調工作,遂辭去了工作,作起獨立電腦操作諮詢技術員。

獨立自由電腦技術員,可以選擇工作或休息度假。在數年間為大大小小的公司工作中,他獨鍾於電腦支援主辦的大型會議,他細心觀察用心模仿,終於申請設立了自己的公司。

他的能力與風格贏得好口碑,大小支援會議的合同,紛至沓來,他曾到過倫敦、巴黎和德國作過大型會議電腦支援。生意應接不暇時,他聘請電腦技術人員支援。他的角色反轉過來,從受顧於人轉為老闆顧用他人,過去幾年的努力,讓他享受著成果。

小時了了 大未必佳。小時平平 大未必差。小強的事例,是最好的證明。

註:上面一文刊登於2021年八月五日 美國世界日報家園版。為了版面所限,家園版將此篇刪減了約兩百字。此篇屬未刪前原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