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說姓氏

1 月 9, 2022

(【評論雜文】第48號) 作者:老鳳

  姓氏對中國人很是重要,古代從姓氏可知其人的門第出身。現在如果是同姓,也是套近乎的一大法寶,同宗啦,五百年前是一家啦,頗有相見恨晚之感。如在李王張劉陳這五大姓之列,還可以加入宗親會呢。姓氏雖然無所謂好壞,但實際上很有差別,如果要按姓氏筆畫排座次,姓丁的肯定占便宜,如叫「丁一」,則可穩坐首席。當官的最好姓「鄭」,是副局長也叫你局長;若是姓「傅」,當正局長也是局長,要是姓賈姓賴就更不好聽啦。岳南的《南渡北帰》记載抗戦时中研院史语所傅斯年任所长,鄭天挺任副所长,姓氏和職务好反过来。研究生们编了一幅对联打趣:“所长是副所长,傅所长是正所长,郑傅所长掌研所;宝玉是假宝玉,贾宝玉是真宝玉,甄贾宝玉共红楼。”傳诵一时。男士姓宮最占便宜,因為女生都叫他老宮(公)。女士最怕姓老,我還真碰到過姓老的女士,稱呼起來可真難:叫同吧,老同志;叫小姐吧,老小姐!所以我們都只稱呼她的名字。

  取名字時還要與姓聯系,否則要鬧笑話。如給兒子取名「革命」吧,若是姓賈,就成假革命了。姓馬的不能叫馬彤,姓蘇的不能叫蘇丹紅,姓秦的不能叫秦流贛(禽流感),姓宮的不能叫宮珠(拱豬)。我同學叫張正偉,畢業分配到部隊裏,竟然要他改名,因為他的部隊裏正好有一位張政委。中國有個乒乓球運動員郝帥,他的爸爸取名字時就有眼光,因為人都叫他郝帥(好帥)的爸爸。我單位有個男青年叫吳孔強,有一個女青年叫過玉珍的主動追求他,後來終於成功。婚禮上,有人說:「無孔墻」遇到「過一針」,也只好投降了,全場大笑。這件事是真的事,不是我編出來的。

  中國人的姓氏到了外國麻煩就來了,中國前駐美大使朱啟禎有一次說,我是各國駐美大使中惟一一個別人叫不出名字的人,這是因為外國人念不出他的姓名拼音Zhu Qizhen。朱先生的這句話,典型地反映了中國人姓名的漢語拚音在國外遇到的尷尬與無奈。英美人遇到中國的姓名拼音,習慣用英文的發音方法來稱呼,例如把蔡(Cai)念成「開」,許(Xu)讀成「蘇」,「馮」(Feng)讀成「返」。如果是位何女士(He),外國人稱她Miss He,更顯得尷尬。如果遇到X、Z、Q等打頭的字,外國人更是磕磕巴巴地念不出來。不過,也有因誤得福的。如我們半杯已故會員路漫漫,他告訴我他的太太的名字裏有琴,拼音是Qin,美國人念成Queen,他說我這下就無緣無故地當上了king啦,頗有得意之色!

  中國的漢語拼音只能覆蓋大陸的中國人,大陸之外的中國人則連寫法都不一樣。在中國的漢字拼音方案公布前,國際上流行的是韋氏拼音法,現在在國外和臺灣還在使用。如「徐」寫成Hsu,葉寫成Yeh,張寫成Chang,蔡寫成Tsai等等。至於香港人的名字則常根據粵語拼音,如把「陳」寫作Chan、把「林」寫作Lam,把「劉」寫作Lew等等。有些久居外國的華人,則直接根據英文發音拼寫,如「吳」寫作Woo,「馮」寫作Foong等。美國華裔名人莫天成先生,把他的姓「莫」寫成Mok。美國有一位華裔議員姓周,他把自己的姓寫成Djou,據說是法文的發音。由此可見中國人的姓名寫法或读法在國外真是五花八門,難以說清,看來,中國的漢語拼音要走向世界也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