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繫中華專欄

趙慶夏外傳(一)

 (【報導文學】第31號)

作者:風行

  誰的人生沒有過迷茫?誰不渴望迷茫時能有人為自己指點迷津?君不見,神通廣大的孫悟空尚且需要經常求助於觀世音,建立大唐,開創「貞觀之治」的唐太宗李世民也需屈尊問計於宰相魏徵。我等凡夫俗子靠誰,才能在人生的關鍵轉折點上選對出路?生活就像阿甘手裡的那盒巧克力一樣不可預測,能為我們指點迷津者,更是可遇不可求。得之,則幸;無之,則命。而我,極其有幸在四十三年前讀大學時遇到了這樣一位恩師,他就是鄭州大學醫學院(原河南醫學院)病理教研室的趙慶夏教授。

  趙教授是江蘇人,一九五四年於南京大學醫學院(原江蘇醫學院)畢業後,來河南醫學院病理教研室任教。雖然我與他相識於二十世紀七十年代末,但覺得他像是從民國時期走來的知識分子,有著深厚的傳統觀念,憂國憂民的意識,熱愛事業的精神,和兩袖清風的正氣。這些特質使他與當時的社會風氣格格不入,以致於被戲謔為不食人間煙火。但他不改初衷,始終以良知做事。他曾就任基礎醫學部主任,但視官位為輕,視教書育人為重。他也曾長期位居全省病理診斷的第一人,卻視病材為師,視培養年輕醫生為大計。六十年的風風雨雨,在他的顯微鏡下看得是那麼真切;歲月中的春夏秋冬,在他的人生畫卷上是如此生動。對於這樣一位把全部心血都貢獻給了河南、他的第二故鄉的良師,無法不令人尊重和敬佩。

  一位教師最大的成功,不僅在於他能教出超越自己的學生,更在於他的精神和思想對學子影響的廣度和深度。作為趙教授的第一個碩士研究生,我有幸曾與他相處於同一個辦公室五年,近距離地觀察和深入瞭解了他那嚴於律己的品德和治學嚴謹的態度,受益至今。趙教授雖然退休多年,但只要是從他所在的病理科出國的,回國探親時都會登門探望,其影響力和人格魅力可見一斑。如今中國大陸高校相繼淪陷,學術造假,科研弄虛,教授變野獸,學生成苦力。今昔對比,更覺趙教授的清風怡人,正氣溫馨。為讓更多人受益以及弘揚師道和正氣,我把對趙教授印象深刻的一些事例集成外傳分享,也希望有助於導正目前社會上的利己主義。

一課定終身

  中國大陸十年浩劫的文化大革命中,大量書籍被燒,文物遭毀,知識分子成了臭老九,學生除了課本,竟無書可讀。高中畢業後,我便按規定下到農村鍛練。慶幸的是二年後遇上了新的七七事變,既一九七七年的高考改革。我翻箱倒櫃找出高中的課本苦讀,恨不得把每一頁都嚼爛吞進肚裡。幾個月的臨陣磨槍,終於殺進了河南醫學院。一步入大學,我便像撒哈拉大沙漠的旅行者撲向清泉一樣,直想把每分鐘都用在學習上。但身處浩瀚的醫學知識海洋,卻一時搞不清航向。慶幸的是很快看到了燈塔。

  那是第二學期的第一堂病理解剖課,趙慶夏老師往講台上一站,儒雅的談吐和消瘦的體型使中等身材的他顯得高大清秀,長形的臉部輪廓分明,透露出堅毅和敏捷。他講課時引經據典,談古論今,把清朝王清任到墳場和刑場觀察屍體標本、並由此撰寫了《醫林改錯》的事例,講述的像偵探故事,使學生們深刻地瞭解到中國病理解剖的起始,以及對中國醫學發展的推動。這個例子激起了我對病理解剖的興趣,不禁產生一種天將降大任於斯人的感覺。我確信有知識如此淵博的老師指導,不愁做不出一些名堂來!從此,我便認定了病理,可謂一課定終身。

  興趣便是動力,敬佩既為鞭策。懷著對趙老師的崇拜,我在學病理解剖時格外下功夫,並在畢業前夕,毫不猶豫地報考了趙老師的碩士研究生。這是我第一次在人生重大問題上的自主選擇,雖不知深淺,但義無反顧。誰知,抱有同樣想法的大有人在。當年報考河南醫學院病理解剖碩士生的最多,總分前幾名全在這個專業,可見教師的影響力之大。無怪乎孫中山先生也感慨道:學者,國之本也。

  考研被錄取後,我如願成了趙老師的弟子。相處下來,我才發現趙老師不僅專業知識雄厚,而且處處為人師表。畢業後留校,我模仿著趙老師教書育人。後來出國讀博並考取醫師,我也沒忘趙老師的教誨,認認真真做事、踏踏實實做人。三十幾年來我一直從事著病理工作。盡己所學,服務和回饋母校和社會。雖然現在年過花甲,但仍以身為趙老師的弟子自豪。此生兢兢業業的工作,也算是對自己當初選擇的肯定,對恩師的一個交待。

現代包公

  當初被趙慶夏老師的學識和風度所征服,自然抱定病理不放鬆。畢業前夕,我就報考了他的碩士研究生。等待發榜的日子正好臨近畢業分配,心中不免有些焦慮,不知將何去何從。當獲悉有些考生能從其報考導師處打聽到考試成績後,我也趕緊找到趙老師,打聽自己的考試情況。趙老師爽快地回答了四個字:無可奉告!我是趁興而來、敗興而歸。雖然心有不甘,但豈敢在未來的導師面前造次,只好在心中發發「不近人情」的怨言。好在天遂人願,不久便在煎熬中盼來了錄取通知書。

   這入門前的一棒並沒有給我打醒。在研究生的第二年,出國突然熱了起來。我也難以脫俗。出國留學需要托福成績,二十五美元的報考費成了攔路虎。當時的外匯是受管制的,對於平頭百姓來說可謂天上的月亮。當獲悉由學校出面申請、送省外匯管理局審批、便可兌換美元後,我便信心滿滿地找到趙老師,請他這位基礎醫學部主任幫忙。沒料到,趙老師又是爽快地回絕。理由是不能特殊,需要等與基礎部所有想參加托福考試者一起申請。這次的教訓終於讓我明白了:此公乃現代包公!

   此事也讓我認識到,人們之所以有些怕趙老師,可能是出於敬畏。古人云:公生明,廉生威。我相信趙老師的包公形象和威信,正是基於他的公正和廉潔。「勿以惡小而為之,勿以善小而不為。惟賢惟德,能服於人。」 劉備的這些托孤之言,劉後主沒有做到,但趙老師卻真真切切地做到了。他不僅這樣對人、更是如此對自己。就我所知,趙老師從未以權謀利,損公肥私。

   我也曾對趙老師的種種「不近人情」的行為頗有非議,想不通他為何不能圓滑一點,利已利人,何樂而不為?但沒有認識到,他是上蒼派到人間來示範的楷模。他堅持的是高風亮節,恪守的是做人的道德規範。許多人不正是由於崇尚圓滑而拋棄原則,從而帶壞了周圍的環境嗎?正是這種圓滑編織了一個龐大且密不透風的關係網,使得中國社會很難從人治跨越到法治。如果人們都能以身作則,今日之社會,何腐可反、何敗可糾?(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