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繫中華專欄

徜徉在文藝復興的發源地——佛羅倫薩、盧卡、維羅納遊記(上)

(【旅遊文學】第25號)

作者: 之微

  佛羅倫薩被稱之為「文藝復興的搖籃」。事實上,從威尼斯到比薩,從里米尼到羅馬,北部亞平寧山脈兩側星羅棋布的意大利諸城,都可視為文藝復興的發源地。我們離開里米尼,橫穿亞平寧山,在盤山公路急轉彎的一聲聲驚呼中,來到了久仰的佛羅倫薩。

圖1 朝陽輝耀下的佛羅倫薩

「文藝復興」是意大利繼羅馬帝國後,在人類文明史上創造的又一次輝煌。

  強盛的羅馬帝國在三世紀遭遇外敵入侵、內戰和經濟崩潰同時發生的嚴重危機。執政官戴克里先力挽狂瀾,他將龐大的羅馬帝國一分為二,建立「四帝共治」的制度,暫時化解了危機。在他退休之後,和平很快結束。東北方向的日耳曼人,地中海南岸的汪達爾人,中亞草原的匈奴人一次次入侵。西羅馬帝國千瘡百孔,於公元476年以皇帝被迫退位宣告滅亡。歐洲進入戰爭頻仍的「黑暗的中世紀」。意大利半島也在外敵攻城掠地的無休止戰爭中被分割。

到了10-15世紀,意大利北部和中部出現了一批相對獨立的城邦國家。這裡就包括我此次遊覽的佛羅倫薩、盧卡(Lucca)、維羅納(Verona)和威尼斯等。由於這些城邦國家相對獨立於君主專制和教皇控制,它們在中世紀後期憑藉優越的地理位置,同壟斷了「絲綢之路」的拜占庭以及阿拉伯國家做生意,成了歐亞洲際貿易的中間商,獲取了豐厚的利潤。由富商巨賈家族贊助的「文藝復興」運動於14世紀在意大利中北部興起,在兩個世紀裡,取得了永載人類文化史冊的光輝成就。

 佛羅倫薩

  佛羅倫薩城比我想像的要小得多。以我的行走速度,不用一整天就能走遍幾乎所有景點。當然,這是說看看大殿、塔樓、教堂、城門和橋樑等外景。若是到了每一處博物館、大教堂和花園都要走進去一窺究竟,特別是如果被琳瑯滿目的藝術珍品所吸引,在雕塑、油畫精品的長廊中流連忘返,那需要的時間則無法估量。我們參觀烏菲茲美術館,就發現可以購買連續三天入館參觀的票。我想購買這種票的人不會很少。

圖2 阿諾河像一條玉帶穿過佛羅倫薩,幾座古典橋樑把城市點綴得美輪美奐

領主廣場(Piazza della Signoria)是佛羅倫薩景點的中心之一。市政廳舊宮和有著鋸齒狀頂層的塔樓是廣場的主要建築。廣場東南兩面矗立著許多雕塑傑作:大衛像(複製品,真品就在不遠處的學院美術館)、科西莫一世青銅騎馬像、海神噴泉、海格力斯和凱克斯等等。這兒就是一座壯觀的露天博物館。廣場東側的舊宮(Plazzo Vecchio)從佛羅倫薩共和國起就是市政機構所在地。現在市政當局的總部還在這裡。舊宮建築的另一部分闢為「舊宮博物館」。

圖3 領主廣場是佛羅倫薩重要景點,除了周圍的舊宮,烏菲茲美術館,老橋外,廣場本身就像巨大的露天博物館

  領主廣場南側的烏菲茲(Uffizi)美術館舉世聞名。幸好我們早在網上預訂了票。這樣在指定的時間去取票,參觀便不成問題。而我們沒有預定學院美術館的票,想碰碰運氣當天買票,剛去就被看不到頭的排隊長龍給嚇跑了。1560年興建烏菲茲美術館的美第奇家族的科西莫一世是當時統治佛羅倫薩的大公。美第奇家族從毛紡業起步,以金融業發家,富可敵國,並走上歐洲上流社會的巔峰。這個家族出過四個教皇,多個托斯卡納大公,兩位法國王后及多位歐洲其他王室的王后。美第奇家族一代又一代後繼者慷慨資助學者和藝術家,同時不斷收藏藝術精品。這兩個世紀的收藏品大部分集中保存在烏菲茲美術館中。這個家族還贊助過達芬奇和伽利略等在科學領域的研究,因此有人稱美第奇家族為「文藝復興的教父」。

  沿著烏菲茲美術館的藝術長廊(目前有99個展室),從喬托、錫耶納到馬薩喬、波提切利、列奧納多、米開朗基羅、拉斐爾、提香、卡拉瓦喬……我們在久已嚮往和景仰的文藝復興時代藝術大師的作品中徜徉,走完獨特而難忘的精神旅途。

  烏菲茲美術館南便是阿諾河岸,佛羅倫薩的地標之一「老橋」就在眼前。按歷史學家的說法,古羅馬時代這裡就有橋,為石頭橋墩木質橋面。以後重建過幾次。我們小學課本中用來和趙州安濟橋比較的歐洲同類橋樑,便是眼下這座1345年重建的大跨度石拱橋。老橋橋面兩側有許多小商店。頂層有供貴族行走的長廊。老橋和里米尼的提比略橋一樣倖免於戰火。二戰後期盟軍在意大利南登陸,節節推進,德軍炸掉阿諾河上其他橋樑以延緩盟軍進攻速度,卻留下老橋悄悄撤出佛羅倫薩。據說,不得炸橋的命令是希特勒本人下達的。

圖4 老橋是佛羅倫薩的地標之一

  佛羅倫薩第二個景點集中地是領主廣場北邊僅隔六七條街的主教座堂廣場。聖母百花大教堂是佛羅倫薩最著名的地標。據說她是歐洲排名第四的大教堂,長153米,寬90米,有巨大精美的穹頂,和喬托參與設計的鐘樓。在教堂和鐘樓近旁,八角形的聖若望洗禮堂裝潢精緻美麗,那三組刻有精美浮雕的青銅大門被米開朗基羅稱為「天堂之門」。這裡遊人如織,地面卻不夠開闊,我當了一次「仰頭族」,只顧拍照,和太太走散了。幸好記得參觀烏菲茲美術館的時間。

圖5 八角形的聖若望洗禮堂、聖母百花大教堂和鍾樓

  領主廣場之南,過老橋後僅一箭之地便是碧提宮(Pitti)。碧提宮由巨大的花崗岩石塊砌成,顯得厚重堅固。令我不解的是,宮門前寬闊的廣場上竟然沒有一點兒花草樹木,顯得「很不歐洲」。宮殿內是博物館,宮殿後為波波里(Boboli)花園。據說這個花園每年接待近百萬遊客。花園佔地面積很大,其設計讓我想起維也納郊外茜茜公主曾經居住過的美泉宮花園。

  我們很想看一看朝陽輝耀的佛羅倫薩,把鬧鐘定在早晨5:45,準備清晨跑上古城附近的山崗。結果,當我們跨出酒店大門,發現太陽已經升起。這意大利的時間是怎麼回事?我們住在城西,沿著阿諾河,迎著朝陽,跑過維斯普西橋、卡瑞拉橋、天主聖三橋、老橋和感恩橋,再沿盤山路跑上高高的米開朗基羅廣場。在這裡,佛羅倫薩這座美輪美奐的藝術之都盡收眼底:希格諾利亞廣場(領主廣場)鋸齒形的塔樓,聖母百花大教堂莊嚴地穹頂,精巧秀麗的喬托鐘樓,玉帶般的阿諾河以及橫跨兩岸的一座座弧形橋樑,白雲青天下起伏的紅色瓦頂……。古蹟名勝無限好,卻終有一別。不知何日還能重遊佛羅倫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