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道

  作者:輕鳴

一陣莫名的季風,將你

推送到肯尼亞,赤道穿過當下

一端指向東方,一端深入記憶

最終無縫對接,團圓     

就像兒時在北京的胡同中

和小哥們兒一起滾動的

鐵環,與奔放的足音對撞,發出

赤——橙——黃——綠——青——藍——紫   

搭起虹橋,召喚脫線的風箏

更像史前工匠旋轉的陶輪,曲線拋出

盆瓶罐鼎,彩繪的游魚鳴蛙,戲弄人間 

手足的能量貫穿生死的力場

人影憧憧,在赤道的英文招牌下

爭搶鏡頭,喧鬧的氣氛高於火爆的達人秀

你深深地吸了一口清香的清涼

一步步踏著緯線登上了高遠的南極

雪原,積蓄 hán意,不見

首尾,舒展萬年的潔白

恰似一幅長卷的抒情詩

倖存的驕陽多次霸凌

一心擊垮她的沉靜

晶瑩的冰川淚珠掛滿

似在宣洩一次次失身的哀怨

帝企鵝身著禮服,一身優雅

不知噩運逼近,跳著慢步的搖擺舞

時而向你投來探詢的眼神

似乎在問“你是哪兒來的怪物?”

虎鯨噴著粗矮的水柱,四處游動

頻頻躍出水面,蕩起暗藏的殺機

突然,狂風從夏季的對角呼嘯而來

毛髮直立,滿臉的殘暴和不屑

你急忙抓住一根強韌的經線

順勢滑向永夜的北極,沿途瀏覽

印加帝國殘留的馬丘比丘

里約熱內盧壯觀的平民窟

墨西哥灣的黑金鑽井平臺

曼哈頓大鱷橫行的華爾街

……

夜幕垂直Exosphere

你輕輕地落在

一條乾枯的白熊身旁

牠圓睜的雙眼

反射出Aurora 豐滿的目光

遠方什麽動物饑餓的嘶叫

傳遞刺骨的劇痛

你由衷地顫抖

竭力抖掉籠罩全身的恐懼

蛇行的黑暗增添了你黑色的疲憊

你迅速支起帳篷,剛要鑽入

腳下的冰面兒轟然破裂

Tǎn呈《神曲》中地獄的場面

你一躍而起,告別了對萬有引力的牽掛

徑直穿過臭氧層的漏洞

沖入充實的太空——

嘿! Gee! Lalala!

水分子躍入太平洋游起自由泳

小妞給老子演示叛逆學

珠穆朗瑪峰踏平盧浮宮

摧毀第九帝國——稱雄

加速器修改程序徹底蛻變成慢燉鍋

米老鼠嚙噬你終生鐘情的糖葫蘆

伍爾芙和喬伊斯一起競舟

意識流,無畏潛伏的情結

《西遊記》中的群猴越界,敲打著

流水線上打工的機器人的無厘頭

滔天的海嘯淹沒摩天的煙囪

梵高的渦流奔騰於銀河的安寧

蟲洞腦洞黑洞大開

廣納來歷不明的流星雜念精蟲

Xīshēng的交響注入周身密布的毛孔

萬籟齊喑,瞳人站穩腳跟

展望大爆炸前的宇宙

憧憬創世紀時的光景

回顧未來的地球

EQUATOR血紅

那道刀痕越刻越深

公平地劃分天地的不同

黑白和諧對峙,兩極友好排斥

Hán:寒、含

Tǎn: 坦、袒

Xīshēng: 犧牲、吸聲、希聲

作者簡介:輕鳴,畢業於北京大學和美國聖路易斯華盛頓大學,現在美國首都華盛頓一所大學東亞系任教。詩作二百多首發表於《詩刊》《詩歌月刊》《創世紀》《新大陸》《詩殿堂》等文學期刊,入選多種詩集並多次獲獎。

稻田與守望

  作者:秦風

都在告別。都會離開或者腐爛

這人間,到處塵土飛揚

至少,我們和大地還保持著

稻田勞動的顏色

這金屬的沉默中鐮刀的反光

稻穀把頭低到自己的根部

低於塵埃的醒悟與歸宿

萬物的生死,都是一場自我的

耕種與收割

麥浪中的稻穀總是在掙扎

要不要反抗成

一粒永不生鏽的種子

或是,像掏空自己的稻草人

不停地向空曠的自己與人間

作最後的告別

稻田的悲涼來自那棵

慎獨與坐忘的稗子

上下五千年永不低頭的倔強

成為稻田裡唯一的守望

作者簡介秦風,本名蒲建雄,文學博士。中國詩歌學會、四川省作家協會會員。曾獲首屆全球漢語詩歌主獎、首屆天府文學作品獎、長城文學獎、蘇東坡文學獎。全國詩歌報刊網絡聯盟“十大最佳抗疫詩歌獎”、第六屆上海市民詩歌節原創詩歌一等獎。作品被譯作多種語言,並收錄多種詩歌選集。著有詩集《獨步蒼茫》。 *注:本期刊發了大華府“文繫中華”之友,詩人秦風(中國)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