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繫中華專欄

「寫·閱·評·聚」第六十九回(8/16)、七十回(8/23)會議【寫閱評聚專刊】第18號

⋯⋯新聞稿⋯⋯    為了鼓勵寫作閱讀、磨練評論技巧、欣賞多元意見、提升寫作能力,寫·閱·評·聚」將於8/16(週一)晚上舉行第六十九回聚會, 8/23 (週一)晚上舉行第七十回聚會。

日期:8/16(週一)晚上7:30~9:30

  8/23(週一)晚上7:30~9:00欣 賞、寫作經驗分享

地點:網路相聚

參與資格:「寫·閱·評·聚」會員,非會員可旁聽;聚會前必須閱畢指定的古文或所有的匿名文章

報名:請電郵金大俠(chin8673@yahoo.com)「寫·閱·評·聚」的宗旨有四:(一)、鼓勵中文寫作的興趣;(二)、提升中文寫作的技巧與水準;(三)、加強文章評論的質量與深度;(四)、促進創新及作品的思想性、文學性、藝術性。並以多元、尊重、包容、互助的方式參與每一次的聚會。「寫·閱·評·聚」歡迎對華文寫作有興趣的人申請加入, 加入條件是寫一篇500字以內的自我簡介、加入的期許及個人的寫作目標。「寫·閱·評·聚」的網站是http://blog.udn.com/WREMDC

*********************************************************************************************************************

  7/26第六十六回「寫·閱·評·聚」由金慶松主持,六人參與,欣賞學習蘇軾的〈范增〉。該文以簡單的小故事起頭,易引起讀者的興趣;隨後以問答的方式行文,活潑生動,引發讀者思考;文章立意不落俗套,翻空出奇,評人論述由一點展開,多向推測設想,有層次感。

  分析學習〈范增論〉寫作技巧之餘,與會者更廣泛討論文章之背景、楚漢相爭之歷史、人物關係,也紛紛分享挾天子以令諸侯之策略,功高震主之實例,在公司內,宜眼觀四面、耳聽八方,車子不能比老闆的好等

  【與會者六人:戴、黃、原、蕭、梁、金】

*********************************************************************************************************************

8/2第六十七回「寫·閱·評·聚」由金慶松主持,梁林計時,十人與會(其中一位是第一次來參與的旁聽者),針對四篇文章提供意見。

  〈遭遇新冠疫情〉描寫一家人返鄉過年正好碰上新冠疫情的爆發,五人的反應,糾結的決擇,是一篇精彩的小說。文筆流暢,描述細膩,加強劇情衝突性,或會更吸引讀者。

  〈幽浮〉是一篇內容豐富、知識性強的科普文章;文章稍長,文內與幽浮沒有直接關聯的部分,或可刪除,也可加強文章的可讀性及趣味性。

  〈憶淹水〉反映時勢熱點,文字簡潔精鍊,結語正向。

  〈小算盤〉有大內涵,有故事,有感悟,有細緻,有人生;文內有佳句,結語有餘味,與會眾人都很讚賞。

【與會者十人:賈、戴、原、蕭、雷、姚、孔、陌、梁、金】

**********************************************************************************************************************

滴水如油

作者:亮水珠

空氣和水是所有人,不,所有生物賴以生存的必要條件。打開水龍頭,清澈的自來水嘩嘩地流出來。這是我們城市生活中再自然不過的事情了。七十年代我們去陜北農村下鄉落戶時,萬萬沒想到的就是,那裏缺水。滴水貴如油。

們的小山村是在陜北黃土高原的塬上。用水需要到幾百米深的山溝裏去取。深溝裏,小溪隨着季節和降雨而時有時無,時大時小。涓涓泉水從溝底的石縫裏靜靜地滲出,流淌到一個三尺長兩尺寬一尺半深的蓄水池中。村民每天吆喝着毛驢從塬上村裏下到溝底,用木桶裝滿水,再返回塬上的村子裏。

剛到村裏,村民就教我們如何牽驢馱水的本事和竅門。兩個木桶都裝滿水後要放得緊靠在腳邊,你要穩住驢不動,舉起一只七八十斤的水桶,放到驢背上的馱水架上,一只手扶住,再用另一只手提起另外一只水桶,放在馱水架的一側,用身體頂住,再把馱水架頂上的水桶滑到馱水架的另一側,用手拽住。騰出來的一只手迅速用牛皮繩將兩只水桶固定在驢背的馱水架上。這裏的關鍵是驢不能動,提水桶要穩,綁水桶要快。任何一個環節出錯,都需要重新開始。當然,驢有時被折騰得實在受不了了,憤而逃走的事也時而發生。

由於村裏的驢有限,下溝馱一趟水幾乎要花幾個小時。因此,村裏對各家用水有限制。我們八個大小夥子每天只能有兩桶水。於是,節約用水就顯得很重要,清水要用在最需要的地方。首先是喝水和做飯用水,和面,做粥,下面條,還有蒸發糕。從地裏冒着酷暑幹活回來,每個人都是汗流浹背,嗓子冒煙,迫不及待地抄起水瓢,咕咚咕咚灌上幾大口水解渴。做飯沒有油水,農活又重,大家自然吃的就多。

八個人常常連湯帶面要吃四大臉盆。這樣下來,每天的兩桶水就用去了一大半。剩下的水要洗菜,餵雞,餵豬。於是,洗了菜的水經常被用做蒸鍋水,反正用的是蒸汽,泥土都留在鍋底了。水貴如油,自然不能用來洗臉刷牙了。我們還因為省去了洗漱而得意了一番,沒有了刷牙洗臉的麻煩。起床就下地,晚上倒頭就睡。我們也知道了,村民頭上羊肚子毛巾的用處之一就是幹活出汗以後,用它來洗旱澡。所以,那些羊肚子毛巾都由白色變成灰黑色。婦女頭上都戴着紡織女工樣子的無沿帽,是因為她們長期不洗頭頭發太臟,遮擋一下。

日久天長,我們的臉上留下一道道汗痕,牙齒上結起厚厚的牙石。二十年後,我在美國第一次去做潔牙,一張嘴,白發老牙醫驚叫起來,我的上帝!他讓其他醫生都來看,我嘴裏的牙石結成了一片,已經分不清每顆牙齒了。他費了很長時間清除我嘴裏的牙石,我還保留了一塊綠豆大的牙石做紀念。沒水刷牙洗臉,當然就不能洗衣服了。可是我們有洗衣服的習慣。

於是,當衣服實在太臟了,我們用筐擔着一堆臟衣服,帶上肥皂搓衣板,下到溝裏的小溪旁去洗衣服。剛剛過了春節,天氣還很冷。清澈見底的溪水刺骨寒冷。我們蹲在溪邊,用手在溪水中着洗衣服,凍得我們鼻涕眼淚止不住地一齊往下流。再加上深溝裏寒風陣陣,吹得我們直打哆嗦。沒洗多久,我們只好草草收工,結束了這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洗衣服。

從此,衣服臟了,就放到窯洞後面的衣服堆裏,然後再翻翻找一件看着比較幹凈些的衣服穿上。大家管這叫“衣服擇優法”。我們的衣服和鞋上都布滿了白花花的汗堿。有時,小牛犢小羊羔會興致勃勃地用舌頭在我們的衣服上舔來舔去。一旦遇到下雨,下溝馱水的路又陡又滑。驢就不能去馱水了。我們只好把所有能盛水的盆盆罐罐都拿到院子裏接水。冬天下雪就更糟糕了,積雪幾天不化,土路泥濘。我們試着用大筐鏟回積雪,放入做飯的大鍋,燒火化雪。可是,滿滿冒尖的一大鍋雪,要燒掉很多柴才能化出半鍋水。而柴也是很寶貴的,那是從十幾裏外的山上辛辛苦苦打來的。

於是,我們就組織了挑水突擊隊,冒着大雪,一人在前,揮着撅頭刨出一個個腳窩,後面的人擔着水桶,踩着腳窩,下溝裏去擔水。由於山路彎彎,一旦擔上兩只盛滿水的水桶,很難找到放下水桶休息的地方。只能小心翼翼地眼盯着腳下的路,踩穩腳窩,艱難地向塬上的村子慢慢地爬着走着。回到窯洞,每個人都是大汗淋漓。大家都感到這水是如此珍貴。 

由於長期不能洗澡洗衣,村民無論男女身上都有虱子跳蚤。我們自然也不例外。虱子咬人是一串包,吸飽了血,肚子大的像個米粒,撅着屁股使勁往衣服縫裏藏。跳蚤咬的包大,分布比較開,咬了人,吸了血就跳開了。我們身上被它們咬的包奇癢無比,經常在睡夢裏不由自主地去撓。以至於手指甲都磨得不用剪了。

幹活地頭休息時,村民們經常在身上的衣服裏翻找虱子。我們想了很多辦法來對付這些害蟲。虱子是藏在衣服縫裏,我們就把衣服正穿一天,反穿一天。虱子想吸血就得爬着翻過衣服才能碰到我們的身體。每天睡覺時,我們會到離炕幾米遠的地方,把衣服脫下來,使勁抖上一抖,把跳蚤嚇跑。它們要咬我們,必須要再跳過來。

每當秋收過後農閑時分,要回家了,我們會拆了被子,和床單臟衣服打成一個大包,千裏迢迢帶回家去洗。一進家門,面對笑臉相迎的親人高聲警告,我身上有虱子。家人立即行動起來,讓我在門廳裏脫光衣服,和帶來的臟衣物一起進行處理。就這樣,有時還會有幾只漏網的陜北虱子出現在家人的衣服上,引起一陣大呼小叫和埋怨指責,我只有不停地賠不是。我們那時經常想,如果有自來水,盡情地飲用,暢快地洗漱,那樣的生活是多麽幸福呀

幾十年過去了。小山村引水上了塬。清澈的泉水通過水管直接進了村民們的窯洞。大家的衛生條件因此也大大地改善了。家家戶戶不但有了水,還通了電,有了電視機,電冰箱。村民的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我們前兩年回到村裏,看到村民家裏水管中流出清亮的泉水,不禁回憶起當年滴水如油的經歷,深深感到現在生活的幸福,那可能是城裡很多人意識不到的幸福。

本文原載於 02/05-06/2020 [世界日報]上下古今版

「模範少數族裔」的隱性歧視

作者:金慶松

常聽到:亞裔美國人是美國的模範少數族裔(Model Minority)。聽起來令亞裔美國人很爽快、很高興、很滿意、很榮耀,實際上呢,恐非如此。亞裔美國人是美國最富有的族裔之一,普遍認為他們家庭穩固、注重教育、努力工作、事業有成。但是,「亞裔美國人是模範少數族裔」本身就是個概括式的刻板印象。它把多元多種的亞裔美國人一概而論,忽視他們之間在社會經濟和教育文化上的巨大差距,例如,不丹裔美國人的貧困率遠高於其他亞裔人口, 東南亞裔美國人的高中輟學率高得驚人,尼泊爾裔美國人與菲律賓裔美國人的宗教信仰大不相同。亞裔中也有各式各樣的膚色、姓氏、宗教信仰、文化傳承。說亞裔美國人是「成功」的少數族裔,並不能取代令人不安的事實,許多亞裔美國人每天都處在不模範的社經地位、每天都面對不平等的歧視對待。

  「亞裔美國人是模範少數族裔」是某些別有企圖的白人為其武斷的論點創造出的藉口,其論點是:同為少數民族,為什麼亞裔可以成功、可以成為「模範生」,黑人卻多失敗、墮落,肯定是黑人自身族裔的問題。如此一來,美國白人群體就可以避免應對種族主義或其繼續造成的損害負有任何責任。更有甚者,「模範少數族裔」的標籤化及永固化可以起到種族屏障的作用,即把亞裔美國人和有色人種分開,同時又維護了白人在政治上的支配地位。

  如果「亞裔美國人是美國的模範族裔」,為什麼近來有許多亞裔美國人受到攻擊、辱罵、槍殺、歧視對待呢?「模範生」有此等待遇,豈不諷刺?亞裔對「模範少數族裔」這一標籤感到很自豪,實際上可能反而對亞裔是有害的。這一概念易將不同的少數族裔群體對立起來,暗示「非模範」的族裔沒有達到模範族裔取得的成就是他們自己的錯。這一標籤看似恭維,聽似美好,實際上只會助長社會對亞裔美國人的隱形歧視。此外,「亞裔美國人是模範少數族裔」易導致亞裔歧視亞裔,即某些成功的亞裔美國人潛意識裡或許會看低社經地位不高的亞裔美國人。

  總之,「模範少數族裔」是個美麗的標籤,更是個令人警覺的迷幻藥。必須承認真相了:「模範少數族裔」並不存在。

5/9/2021刊載在世界日報世界論壇]

Categories: 文繫中華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