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繫中華專欄

日本狗的紳士風度

(隨筆)

作者:張石 (日本)

  日本人非常喜歡養狗,據日本一般社團法人寵物食品協會的2016年發表的數字,日本作為寵物所飼養的狗有9910,000隻,貓有9874,000隻,差不多12個人就有一隻狗,養狗的家庭達55,364.2家,佔日本整個家庭的 14.42%。

  早晚在公園遛狗是日本的一景,還有的人還推著上面坐著貓狗等寵物的童車散步。

  日本人十分注意對狗的“禮貌教育”,以“狗的禮貌教室”這一鍵詞在日本雅虎上進行搜索,會出來200多萬個詞條,可以說到處都是“狗教室”,日本有許多狗像上幼兒園和小學那樣,要被送到“狗的禮貌教室”裏養成“狗紳士”和“狗淑女”的風度。

  在“狗的禮貌教室”裏,教育的內容很豐富,如讓狗學會行走坐臥和等待,該走的時候要走,該行的時候行,坐要有坐相,臥要有臥相,吊兒郎當的不行。看到食物時,要學會忍耐,主人讓吃的時候才可以吃,不讓吃的時候就是食物在鼻子前面也不能吃。

  在散步時過於積極主動,跑到主人前面去拼命往前走,讓人看上去不知道是人牽狗還是狗牽人,是絕對不行的;進門時主人還沒有進去牠就一躍而進,“喧賓奪主”,也是不行的;看到人和車等就往上撲,不管是因為親密友好還是蓄意攻擊都是被嚴禁的;走在路上撿啥吃啥不行,活動範圍也要有限制,廚房等不該去的地方不能去,高的地方不能隨便上上下下等等,規矩很多。

  日本人還認為,狗是主人的鏡子,主人吊兒郎當,狗也會自由散漫,主人在狗的面前必須以身作則,才有資格教育狗。“上樑不正下樑歪”,教育狗自己要有規則,家庭中也要有規則。叫狗的名字要統一,不能所心所欲,比如說男孩陽剛,就叫狗是“阿虎”,女孩陰柔,就叫牠“阿嬌”,是不行的;讓牠停住時,爸爸說:“停下”,媽媽說:“你給我站住”,一律不行,要統一口徑,步調一致才能得勝利。

  要讓狗懂得你的話,是誇獎還是訓斥一定要分得清,做對了的時候要進行褒獎,如給點吃的什麽的,對狗的教育還要“寓教於樂”,不聽話的時候就在一段時間內不理牠,讓牠“反省反省”,但是絕對不能打。

  因為重視狗的“禮貌教育”,因此我在日本看到的狗大都是“彬彬有禮”的,循規蹈矩,“不越雷池一步”。日本雖然也強調對貓“禮貌教育”,但是日本貓的禮貌程度和狗相比就差得多了,不比不知道,一比嚇一跳。

  那天我散步時看到一隻貓在石階上躺著犯懶,一位中年婦女牽著一條叭啦狗,穿著一件小連衣裙,腦袋上紮兩朵小花,顯得挺“潮”。

  這隻狗一看到那隻貓就湊了過去,可能是太寂寞,好容易看到一個個頭差不多的,想湊過去玩耍。

那貓瞪起灰色的眼睛上下打量了一下那叭啦狗,似乎對那身花花綠綠的打扮很不順眼,長得不咋樣穿得倒挺花哨,真是懶得看牠。

貓把頭一扭,繼續睡覺。叭啦狗還是彬彬有禮地湊了過去,像是要做自我介紹。

  我擔心牠們打了起來,問狗的主人:牠們不會打起來吧?

  狗主人充滿信心地說:我們家的不會,貓可能會生氣,我們家的不會生氣,也不會去打架。

  聽了她這樣一說,我還真的感到很驚訝,看那隻貓,對什麽都虎視眈眈,唯恐天下不亂,她竟然敢保證她家的狗絕對不會與牠打架!這是怎樣的一種自信?修煉精深的狗的教育家的自信啊!

  再看那貓,根本不理那狗,扭過頭去繼續睡覺,正像魯迅先生所說:“最高的輕蔑是無言,而且連眼珠也不轉過去。” (《且介亭雜文附集半夏小集》)

【作者簡介張石,日本《中文導報》副主編,東北師範大學外國語言文學研究生院文學碩士,曾為中國社會科學院日本研究所助理研究員,東京大學教養系客座研究員,出版有《莊子和現代主義》《川端康成與東方古典》《櫻雪鴻泥》《寒山與日本文化》《禪與中國文學》《合著》、《雲蝶無心《東京傷逝》《空虛日本》《靖國神社與中日生死觀》《川端康成與中國易學》等著作,以及《鈴木大拙說禪》《銀河鐵道之夜》等譯著,在《中文導報》發表過長篇連載小說《何處是歸程》《因陀羅之網》等,另有論文、報導、小說、詩歌等逾千篇。

(發表於 8/7/2021 國際聯合文學特刊 首刊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