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繫中華專欄

「寫閱評聚」第六十七回(8/2)、六十八回(8/9)會議

⋯⋯新聞稿⋯⋯

「 寫·閱·評·聚」將於8/2(週一)晚上舉行第六十七回聚會, 8/9 (週一)晚上舉行第六十八回聚會。

日期:8/2(週一)晚上7:30~9:30

  8/9(週一)晚上7:30~9:00

地點:網路相聚

參與資格:「寫·閱·評·聚」會員,非會員可旁聽;聚會前必須閱畢指定的古文或所有的匿名文章

報名:請電郵金大俠(chin8673@yahoo.com) 「寫·閱·評·聚」的宗旨有四:(一)、鼓勵中文寫作的興趣;(二)、提升中文寫作的技巧與水準;(三)、加強文章評論的質量與深度;(四)、促進創新及作品的思想性、文學性、藝術性。並以多元、尊重、包容、互助的方式參與每一次的聚會。「寫·閱·評·聚」歡迎對華文寫作有興趣的人申請加入, 加入條件是加入條件是寫一篇500字以內的自我簡介、加入的期許及個人的的寫作目標。「寫·閱·評·聚」的網站是http://blog.udn.com/WREMDC

7/12第六十四回「寫·閱·評·聚」由金慶松主持,五人與會,一同分析學習宋濂的〈閲江樓記〉。該文寫得莊重典雅,委婉含蓄,是一篇頗具時代意義又拿揑有度的應制文章。在歌功頌德之時,也意存諷勸忠告與引導,例如,覽「中夏之廣,益思有以保之」,聞「四陲之遠,益思所以柔之」,見「萬方之民,益思有以安之」。古人伴君如伴虎,作者寓規勸於敘事,寓忠告於歷朝興亡之教訓。全文簡潔得體,有敘有議,駢散兼備,展現作者非凡的智慧與寫作功力。「登覽之頃,萬象森列,千載之祕,一旦軒露」等四字句,讀來鏗鏘有力,頗具音韻美。「江漢之朝宗,諸侯之述職,城池之高深,關阨之嚴固」等五字的排比句,又把當地氣象萬千的場面盡攝眼底,寫作的技巧與策略值得學。

【與會者五人:梁、陳、李、高、金】

7/19第六十五回「寫·閱·評·聚」由金慶松主持,十二人與會,評論四篇文章。〈我遇到的美國人系列——說起鐵飯碗〉述說「鐵飯碗」的概念與轉變,對比國內改革開放前後,比較中美之不同,飛機上與君一席話,勝過學校裡的書本以及職場上的自我摸索。一番對話詢問思索後,應變能力就是鐵飯碗,受用。文筆流暢,文中的對話似乎過長,宜濃縮、裁剪。 〈明史有感〉是四首詩作,似是借古諷今的打油詩,有深意,宜押韻。〈電梯被困記實〉描述務實理工男的電梯受困經驗,處變不驚,臨危不懼,冷靜分析,值得學習;文章或可增些幻想、奇思,為文章注入趣味性、幽默感。〈岩地港的長堤〉是一篇理性與感性兼具的旅遊散文,長堤與燈塔,實用性與藝術性,一併陳述。文章雖謙說「我不是詩人」,卻含詩意。

【與會者十二人:戴、黃、原、雷、吳、孔、賈、姚、蕭、梁、李、金】

尼克的七隻雞 作者 : 安老師

老吳的車跟在尼克的車後頭,出了聖塔芭芭拉市區往東走,一路上坡,沿路一邊林木茂密,一邊視野宏闊,遠處太平洋碧海與藍天相連,渺無邊際。快到坡頂,路漸平坦,進了一處社區。左轉小巷底,尼克停下車搖開車窗,伸出手,揮了揮,到了!尼克家老吳來過,上次是來參加他辦的聖誕節派對,這次來是看他養的那一窩雞。

加州聖塔芭芭拉依山面水,風景秀麗,是老吳任職的麥格電磁公司所在地。老吳是測試部經理,尼克是工程部部長,老吳的上司,他是戴維斯加大數學系博士,待人謙和有禮,沒有白人的優越感。尼克多年前在離公司半小時車程的山坡上,買了一棟獨立屋,幾年後房價飛漲,當初二十多萬的房子,已漲到了一百多萬。

  尼克夫妻倆沒有孩子,覺得住那麼大的房子,整理費事,把房子賣了,搬到公司附近的豪華公寓。搬家的事都安排好了,只有後院的那一窩雞不好處理。

  「都是放養的,有機的雞。搬去的公寓不准養,不知道怎麼辦?傷腦筋。」週末下班,尼克在辦公室和同事閒聊,說起這件事。

  「有幾隻雞?」老吳靠在尼克辦公室的門邊問。

  「七隻。一隻公的,六隻母的。七是吉祥數,雞著吉也,取其吉祥之意。」美國人也迷信,只是迷信的數字和華人不同。

  「會不會下蛋?」老吳問。

  「純種洛島紅,很會下蛋,幾乎天天下。」

  「可以送給寵物收養所呀?」技術員湯姆在旁插嘴。

  「問過了,他們說雞不算寵物,不收。」

  「可以送朋友?」老吳想要,怕被拒絕,不明說,試探的問。

  「問了好多人,都沒人要,嫌麻煩。」尼克聳聳肩無奈的說。

  「那送給我吧,我來養。」老吳心中暗喜。

  「你要,那就太好了!」尼克訝異。

  「什麼時候去你家看看雞的狀況,我好準備一下養雞設備。」老吳說。

  「月底搬家,還有一星期。今天星期五,週末,現在就去。」尼克想盡快把問題解決。

  老吳想起小時候,家裡有四個兄弟,老爸是薪資微薄的老師,為了孩子的營養,老媽養了五隻雞。「四個孩子五隻雞,就算哪天有一隻不下蛋,每個孩子每天都有一個蛋吃。」老媽當年的話,老吳記在心裡。

  「尼克,你養的雞在哪兒?」剛進門,老吳就急著問。

  「在後院。先別急,喝杯咖啡再說。」

  「先看看雞吧,咖啡慢點再喝。」

  「那也好,跟我來!」尼克拉開後院落地大玻璃門,走了出去,老吳跟在後頭。

  尼克家後院有一個足球場大小,大片草地後面的圍欄邊,有一間鐵絲網圍起來的小屋,約五六十平米,水泥地上鋪了厚厚一層稻草,幾隻黑白斑點的母雞在草堆裡覓食,一隻大公雞,鮮紅雞冠,紅黑相間的油亮羽毛,神氣地在旁度著步子,走來走去。老吳看了這雞舍的規模很震驚,小時候老媽的雞籠子是用竹子紮的,大小約半個榻榻米,五隻雞擠在狹小的籠子裡,上面蓋個木板,遮風蔽雨。比起老媽的簡陋雞籠子,尼克家這幾隻雞住的簡直是高級公寓。

  臨走時,老吳跟尼克說:「我回去準備一下,下星期六來抓雞。」。回去的路上,老吳心想;怎麼把一窩雞弄回去是個問題。沃爾瑪好像有賣大籠子,明天去看看。他突然又想到另一個問題,他住在租來的小公寓,沒院子,左鄰右舍又隔的近。肯定不准養雞,拿回去恐怕也不能養。   自己不能養,那窩雞要寄養在哪裡?老吳一個晚上沒睡好覺,翻來覆去想這個問題。忽然靈機一動,想到了一個人,公司隔壁辦公室的品管金經理。同是經理,同是亞裔,公事往來密切,私下也是好友,兩人又都喜歡下圍棋。金經金經理家有一個從韓國帶來的老式圍棋桌,週末常邀老吳到他家下幾盤。他老婆是傳統東方婦女,下棋時,棋桌旁總會擺幾小碟零嘴,下完棋,他常留老吳在家便餐。當然,老吳也懂禮數,每次去都給他孩子帶幾件玩具,有時也送他老婆些化妝品。於公於私都有交情,養雞這件事,拜託他,應該沒問題。

  「金經理,有件小事想請你幫個忙!」週六下完幾盤棋後,老吳說。

  別客氣,盡管說,能幫的一定幫。」金經理有韓國人的直爽。

  「你知道的,尼克老闆要搬家,家裡養的一窩雞沒辦法處裡。我想抓來養,可是我住的公寓不能養雞。他有七隻雞,養在你後院,養雞設備和飼料我處裡,你只管餵雞,只管分雞蛋。」老吳說。

  「尼克要搬家我知道,雞的事我不清楚。這想法不錯,我們家可以有雞蛋吃了。不過家裡的事我還得和老婆商量,星期一上班給你答覆。」金經理願養雞,可是話留一個尾巴。

  看來養雞的事解決了,老吳很高興,很快就能圓了和他老媽一樣養幾隻雞的美夢。回家的路上到沃爾瑪買了籠子,又到中國超市買了一大包國寶米,雞的吃住都準備好,只等星期六到尼克家去抓雞,一起送到金經理處。

  「吳經理,很抱歉,我老婆不答應,她說小時候被雞追過,一靠近雞就害怕,真的很抱歉。」週一,一上班金經理就跟老吳說。

  這種事不能強人所難,雖然不知道是不是藉口。高興了兩天,又要傷腦筋。沒關係,離尼克搬家還有幾天,總會有辦法,再想想。

  快下班時,想到一個人最佳人選。老應,猶他州立大學碩士班學弟,他家住洛杉磯,離聖塔芭芭拉開車一小時,碩士班入學時幫過他,畢業後也常來往。一窩雞,委託他養,該沒問題。事急不宜緩,電話聯絡好,老吳當天下班後,立刻驅車前往洛杉磯。一見面,老朋友了,不必顧忌,直接把想要委託養雞的事說了。

  「老吳,你來隨時歡迎,雞就不必了。我從來沒養過雞,不會養。」老應還沒搭腔,應嫂先說話。

  「嫂子!別怕,養雞不難。籠子、飼料,我都會準備好,你只管每天餵雞,每天收雞蛋。」老吳說。

  「台灣傳統市場的養雞攤位我以前常去,雞屎臭的很。台灣沒問題,這裡恐怕鄰居會抗議。」應嫂擺明了不想養。

  「沒關係,如果鄰居抗議,養不下去,就把雞殺了,做三杯雞。我帶酒來,喝幾杯,聚一聚。」老吳仍不放棄。

  「我膽子小,不敢殺雞。就算老應敢,也是殺的到處鮮血淋漓,難清理。」應嫂堅持不願代養雞,老應也不便勉強。老吳知道養雞這事不能再說了,再說,恐怕連朋友都別做了。

  洛杉磯之行,無功而返,老吳在開車回去的路上很懊惱,自忖:「只不過是想像我老媽一樣養幾隻雞,沒想到變成這樣。我真笨,為了圓一個夢,惹這麼多麻煩,弄得進退兩難。」可是尼克是老闆,話說出去了。況且養雞夢雖難圓,還沒到絕望時。總會有辦法,再想想。

  又過了幾天。有了!想起來了,聖塔芭芭拉加大的那位大陸來的訪問學者張博士,代養雞的好人選。以前老吳到他們學校圖書館找資料時認識的,那時他剛來不久,還沒買車,老吳到市區中國超市採購時都約他,讓他搭便車,做順水人情。有次,他在超市裡轉了轉,結帳時只拿了一盒雞腿,一盒雞蛋。

  「喜歡吃雞腿?」老吳問。

  「我在大陸養過雞,過年殺雞,一隻雞只兩條腿,都給娃兒吃了,輪不到我。美國雞腿便宜,買一大盒滷一鍋,夠吃一星期。」張博說。

老吳心想,託他雞養,他有免費雞蛋吃,一定高興。殺了有雞腿吃,也能大快朵頤。他該會答應。

  事不宜遲,當晚老吳就開車去了聖大的訪問學者宿舍。宿舍是一排兩層樓的連棟屋,每戶後面都有個小院子,正是養雞好地方。

  「我們飯吃得晚,你吃過沒?一起吃。」老吳去的時候,張博夫妻倆正在吃晚飯。老吳來,客氣地讓著一起吃。

  「你們吃,我吃過了。我來是跟你說件事的。」老吳把委託養雞的事簡單的說了說。

  「行!我養過雞,養雞沒問題。屋後有個小院,養七隻雞夠啦。以後每天有新鮮雞蛋了,太好了。」張博爽快地一口答應。

  「我週六下午去抓雞,晚上給你送來。就這麼說定了。」麻煩事終於解決,老吳滿懷欣喜向張博告辭。

「等等!等等!我忽然想起來,這裡是學校宿舍,能不能養雞得先問問管理員。」臨出門,張博拍著腦袋說。

  「先別急著走,再坐一坐,我來打個電話問一問。」張博接著說。

  打電話的結果是宿舍規定不能養雞,說好的事又黃了。張博想養雞卻不能養,懊惱,也莫可奈何。

  事情又回到原點。預定抓雞的日子要到了,找人代養雞的事還沒著落。老吳不死心,連夜又翻開親友電話簿,打電話問了幾位朋友,沒人有興趣。絕望了,老吳終於決定放棄,當天把雞籠子拿到沃爾瑪退了,國寶米,雞吃人吃都一樣,留著慢慢吃。

  找人代養雞的事不說了,答應尼克的事還沒解決,最後只剩下一招「裝糊塗」。上班老吳躲在辦公室,避著和尼克打照面,下班後立刻走人,平日留下來和同事套套交情,聊聊天的,全免了。預定抓雞前一天,老吳更是度時如年,五點下班,拿著公事包就出門,跳上車一溜煙跑了。

  那個週末,老吳都在心情忐忑中度過。週一上班,不巧和尼克同時走進大辦公室,這下子躲不掉了,只好硬著頭皮和老闆搭訕。

  「好幾天沒看到你,最近怎麼樣!我週末忙著搬家,好不容易搬完了。」尼克先說。

  「我最近也在忙些私事,快忙完了。」老吳心不在焉的接話,心想千萬別提那一窩雞的事。又忍不住旁敲側擊:「所有東西都搬完了?」

  「都搬完了,累了好幾天。這兩天有點亂,過幾天整理好了,開個派對,請大家來新家坐坐。」尼克一如既往熱情的說。

  「後院那一窩雞呢?」老吳研判那些雞的問題應該已解決,要不,為什麼他都不提。鼓起勇氣問。

  「哎呀!那一窩雞,真抱歉,忘了告訴你。你來的第二天,我老婆琳達她媽來幫忙打包整理,把那窩雞要了去。真的很抱歉,忘了告訴你。你想要,我改天去買幾隻雞送給你。」尼克滿臉歉意地說。

  老吳一聽,站在辦公室門口,愣在那裏,半响回不過神。天哪!我操煩了一星期的那一窩雞,早就化為烏有子虛,不存在了。夢想已成幻想,我還在擔心著急。好多天,他都還在想,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搞不懂,想不通,只能嘆口氣:「唉!人哪,有時候真的是『世上本無事,庸人自擾之』」。

本文原載於01/27-29/2021[世界日報]小說世界

Categories: 文繫中華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