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府作協專欄

《我手寫我心》課後感言

季肇瑾

我從來沒有想到自己會去寫詩,然而,在五十多歲后,一切都自然而然地發生了。爲了完成本期寫作工坊的新詩作業,我寫了三首小詩。非馬老師在《我手寫我心》課堂上,耐心點評了我的作業。對我的無標題小詩和太抽象的句子提出質疑,為了幫助讀者理解,應該提供必要的注解。他還對詩行的排列進行指導,空行和詩句的長短,都會影響到詩的效果。這些經驗之談,使我獲益匪淺。

在短短的兩個小時中,非馬老師提出了自己的詩觀和介紹自己的寫作題材。他認爲“求新是一切藝術創造的原動力”,“不獨創便沒有藝術”,“寫詩是有意義的行爲”,詩人是快樂的。寫詩可以保持童心對大自然的熱愛,有著社會和人文的關懷,可以表達海外游子的鄉愁,旅游中的驚喜,以及提煉人生感悟中的哲詩。

非馬老師還告訴我們,翻譯外文詩是學習做詩的好途徑。他翻譯了許多詩,基本原則是忠實原著,吃透作者的意思,語氣,形式,和押韻,然後再用自己的語言風格去翻譯。由於詩的多義性,一首成功的詩要有留白和想象的空間。這些經驗之談為我們學習新詩提供未來的方向。 在這仲夏之夜,讓我們變成幾隻螢火蟲,在詩空中閃爍吧。

Categories: 華府作協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