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繫中華專欄

南美遊輪之旅 (5)

(【旅遊文學】第22號)

作者: 易欣

  那裡,地球曾移山倒海,繪出跟東方不一樣的山川地理;那裡,古印加人也曾創造出輝煌的文明,流傳後世。南美洲,遙遠而陌生的土地,我們來了!華盛頓知青協會連續八年組織大型旅遊,2019年選擇了中南美洲。 12月6日,80多位知青和親友乘「挪威之星」號從邁阿密出發,開啟了我們的遊輪之旅。旅程包括開曼群島、哥斯達黎加、秘魯和智利四個國家的9個城市,還經過巴拿馬運河從大西洋到太平洋,歷時18天,航程約5000公里(相當於2700海哩左右)。

七  皮斯科

  皮斯科是我們在秘魯的最後一個停留地點,這一天我們才算真正領略了秘魯的地方特色!著名的鳥島其實是一片海礁,一處處峭峻的礁岩上滿是各種各樣的鳥,還有企鵝和海豹。船不能上島,只是「繞場一周」,像我這樣的眼神肯定是沒法去「打鳥」了,只好另覓遊處。好在知青協會攝影組幾位「大師」和遊友們的精彩照片紛紛發到微信圈裡,讓我依舊飽享了眼福。

  皮斯科港口後面是一個普通的小鎮,當我們一夥7個人坐著小艇上岸,不例外地看到一群揮舞著廣告的導遊時,其實並沒有對這裡抱太大的希望。短小的一兩條街,似乎很多家都是餐館(後來同船的人果然很多都在那裡吃飯),還有就是賣旅遊紀念品的攤檔。幸運的是,我們找到的導遊兼司機是一個極有經驗、很熱情健談的本地人,熟門熟路帶我們看了很多景觀。

  那天我曾在朋友圈裡發照片說:「當沙漠遇見海,彷彿踏入無盡的洪荒。」真的,站在皮斯科國家沙漠公園裡,高遠的天地間沒有植物、沒有人煙,耳中只有風的呼嘯與海浪的潮聲,蚍蜉般渺小的人被徹底震撼了!沙漠與海,同樣的浩瀚,同樣的深邃,同樣的漠然,同樣的傲岸,它們不知相互搏擊了多少年!這深藍與沙黃的交匯,除了驚嘆造物主的鬼斧神功,恐怕也只有以「壯美」兩個字來形容了。

  我們的車在沙路上顛簸,眼睛、手機、相機全被窗外獨特的景色拴住了。高大的沙丘在地平線上延綿起伏,莽莽黃沙無際無涯,深藍的海面不時露出一片弧形或長條,在變幻的黃色中特別搶眼。導遊告訴我們,這裡其實也是火山爆發的「傑作」,而且現在還是地震多發區,岸邊一些景觀已有改變。他停車一一指給我們看,堅實的沙地上有清晰的海螺化石,而公園裡的大道竟是一條「鹽路」,剝蝕的部分露出一塊塊白色的鹽晶體。因為地層含不同的成分,沙子也分出乳白、淺黃、棕色、橙色、鐵鏽紅等許多色彩,比如含硫化鐵的地方就出現了「紅海灘」奇觀。

  聽說我們想吃地道的秘魯餐,導遊把我們帶到了沙漠深處一個小漁村。那裡大概只有一二十戶人家吧,餐館倒是開了好幾家,裡面應該都是「熟門熟路」才來的客人。我們這回要嘗試秘魯的「農家樂」了!餐館很簡陋,地方小得只能擺下四、五張小桌子,外面還有個竹子搭建的小棚伸向海裡。多虧有導遊做翻譯,我們點了三種不同的生魚和一個混合盤,一盤鮮貝,還有一條魚、一份蒸鮮貝。不一會兒,一個憨憨笑著的胖姑娘端上一個碗,我們以為是花生米,細看原來是油炸玉米粒,好大啊,足有指甲蓋那麼大,吃起來還真香!

  上菜了,幾個大盤把兩張拼起來的桌子擺得滿滿的。秘魯的「塞維切」(Ceviche)名不虛傳,生魚片鮮甜滑爽,微帶酸辣,第一次生吃鮮貝也十分可口。其實Ceviche的製作很簡單,海鮮用檸檬汁醃好,配上洋蔥、生菜、玉米、番薯、土豆就上桌了。燒全魚和蒸鮮貝也很好吃,說來說去,最關鍵的就是要個新鮮。我們中間有一位朋友從來不曾吃過生魚,麻著膽子嘗試了一回也連說好吃。 Ceviche裡配的是白玉米粒,比油炸的黃玉米更大更好吃。我們要求看看「整個的玉米」(據說這個品種的玉米有一尺多長,一般玉米13行籽,秘魯的大玉米只有8行),可惜,他們每次一來貨就或炸或蒸及時處理了,竟拿不出一個整玉米來。

  漁村臨著一個很深的海灣,這裡的漁民大約主要從事養殖業。飯後我們到村邊閒逛,海灣裡還有個小島,上面白白的一層怕是鹽?好像還有鳥,哎,不對,鳥沒有這麼大,細看原來是小企鵝呢!小小的碼頭上,漁船正一艘艘歸來,大箱的魚、蟹、貝……堆得滿滿的。我們從沒見過紫色的螃蟹,也第一次近距離看這些海產品,都很興奮。雖然語言不通,那些人卻十分熱情地招呼我們,指著剛上岸的一大箱鮑魚仔叫我們吃。 「就這樣生吃?」「是的是的,很好吃的!」手語交流十分順暢,笑臉上更是滿滿的殷勤。我接過朋友掰給我的一塊鮑魚,果然軟嫩柔滑,還帶著海水的鹹味。看漁民還在讓著,便順手拿起一個。仔細一看,哎呀不得了,鮑魚仔兩隻圓圓的紫色小眼睛在瞪著我呢!不行,不能吃牠哦,忙不迭地趕快又放了回去。

  依舊穿過沙漠公園,我們回到皮斯科碼頭。選擇去皮斯科市內遊覽的人還沒有回來,遊船訂的幾輛接駁巴士正要出發。 「走哇,跟車去市裡看看啊!」我們趕快上車,乘機又到皮斯科市內兜了一圈。城市很小,雖然也有一個「武器廣場」,整個的市容卻都比較寒磣,可見秘魯這個發展中國家經濟狀況還有待改善,生活水平也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不過從旅遊來說,秘魯的確是一個不錯的目的地。我們只在海邊幾個城市短暫停留,其實它內陸有特色的地方還很多。而且這裡的人們友好親善,做生意誠實不欺,治安也比較好。

  智利  阿里卡

  12月18日,我們的遊船進入智利。智利是全世界最「苗條」的國家:南北長達4352公里,東西最窄處卻只有96.8公里,最寬也不過362.3公里,也就是半個湖南那麼寬,面積大約跟青海差不多。國土的「長」使它有了從熱帶到寒帶幾乎所有的氣候類型;而背靠安第斯山脈,它的土地其實是從古到今大量流向太平洋的火山熔岩堆積起來的,非常肥沃。智利的礦產資源、森林資源和漁業資源都很豐富,享有「銅礦王國」的美譽。而且智利的國際競爭力和生活質量都較高,腐敗和貧困率則相對較低,世界銀行集團把它列入像北美和歐洲那樣的高收入經濟體國家。

  離秘魯和智利邊境僅僅20公里的阿里卡,是秘魯在「鳥糞戰爭」時割讓給智利的。對秘魯來說,那是「割肉」的痛,而智利卻以此為戰勝者的驕傲。遊船駛進阿里卡港時天還未大亮,港口的燈火映著海水十分漂亮,薄薄的晨霧裡,只看見一片灰黃的山影。然而坐車進入阿里卡,尤其山上山下兜了一圈,才發現這是另一個「沙漠與海」的故事。

  還沒下船,我們就感受到了智利的管理水平——提前給每人發了一張海關單。出碼頭也不像前面幾個地方,下船時刷個房卡就大搖大擺走出去,這裡船下有專門通道、威武的守衛和海關人員。走出碼頭,眼前色彩明麗,椰影婆娑,右邊不遠處,阿里卡山岬上國旗飄揚。街邊招攬生意的導遊顯得很有秩序,個個英語流利,價格和路線也都大致相同。我們選了一輛較新的大巴車,沒想到遊客還沒坐滿一半,司機兼導遊就開車駛上了質量顯見得很好的海邊公路。

  大家在車上笑談著智利對比秘魯的先進和「富裕」(司機好像不想多賺也不怕虧本),不曉得要去的幾個景點是些什麼內容。很快就到了第一個地方,我們趕了個「早」,鐵柵門都還沒有開。循規蹈矩的守門硬是等到9點才打開大門,裡面原來是一個小海灣,臨海一片黑黑的險峻山岩,中間卻夾著一條白色像是石英石的岩坡,可以登臨遠眺。海灣裡地形險惡,怪石嵯峨,海浪洶湧。地處美洲最南端的智利人說自己的國家是「天涯之國」,這裡倒真像是到了荒涼的「天涯」。不過這景點似乎也太簡單了些,除了一條小廊簷和洗手間,其他什麼設施也沒有。

  第二站大巴開到阿里卡的制高點,「旱城」的樣貌呈現出來了。寬闊的山地上光禿禿寸草不生,只看見莽莽連天的荒漠。耶穌像高舉雙手,是祈禱上天賜給和平還是雨水?導遊沒跟著我們,幾個大雕塑沒人解釋,也沒有其他說明。再有就是一桿特別大的智利國旗和一個小小的軍營了。山頂擺著好幾門年齡不小的大砲(後來發現阿里卡很多地方都有這樣的砲),這些「古蹟」彷彿還在訴說著智利的勝利,宣示著這塊土地的主權。居高俯瞰,驕陽下的阿里卡果然是一個建造在沙漠上的城市,尤其靠山的一邊,好像還在一邊挖山一邊建設。除了碼頭那片以外很少有綠色植物,倒是堆滿彩色集裝箱的碼頭,以及一處正在填海建設的工地比較亮眼。

  從山上下來仍舊四野荒涼,沒有農田,只偶爾有些塑料布圍得密密實實的大棚,據說裡面種了玉米和蔬菜。附近有水源嗎?當地人說,有,在五十米以下可以找到一些。看得出,這裡的水是太寶貴了!慢慢進入市區,新建的房屋和馬路很規整,但還是滿眼灰黃一片草葉也看不見。我突然覺得自己對綠色是那樣的渴望,「不適合人類居住」這句話在心裡反覆翻騰。

  阿里卡人大約也在渴望著綠色,也在努力營造著綠色。大巴開到一個小山谷,山坡上停了好多旅遊車,可見是必到的景點。那裡有一片精心種植的樹木,鬱鬱蔥蔥的綠色和周圍灰撲撲的黃土形成巨大的反差。在沙漠裡有這樣一片綠洲的確不容易,看見了心境會立刻開朗舒服起來。這應該是阿里卡人值得驕傲的成果,也是他們改造自然的決心體現。我想起半小時車程之外的港口和附近的街道,跟荒漠是怎樣天差地別的景像啊!在這樣惡劣的自然條件下,阿里卡人花了多少努力才在海邊沙漠上建起城市和港口,克服了多少困難才營造出那片夢一般的美景!面對這些居民的耐受力和毅力,像這樣 「沙漠與海」的故事,你能不超佩服嗎?

  隨後,我們去到了阿里卡的「世界之最」,那裡有世界上最古老的、7000年之前的木乃伊,比埃及的木乃伊還要早一千多年。進入博物館的庭院,好像從荒漠回到了人間。這裡有高聳入雲的棕櫚樹,有疙疙瘩瘩老得彷彿成了精的柳樹,還有怒放的扶桑花和其他花木。可是走進外觀一點也不起眼的館舍裡,又一頭栽進了歷史的深淵!

  博物館本來是一個原始村落阿薩帕(Azapa)的遺址所在,「綠樹成蔭」就是村民們的傑作。展館裡面除了很多原始人使用的石器、貝殼、繩編的「衣裙」、「首飾」等出土文物、圖片,還有二十餘具人和寵物的木乃伊。據介紹,這些木乃伊是1983年建築工人在博物館旁邊的沙土地裡發現的,總共有上百個,後來被考古界命名為「新克羅木乃伊」。遠古時期這裡的生活和生產方式已相當發達,製作木乃伊的方法是先把屍體的皮剝下來(因為常剝魚皮和海獅皮,技術上絕對沒有問題),埋到土裡腐爛幾週,然後挖出骨骼,用木棒加固脊柱和腿,裡面用草和泥土充填,再把皮粘上去。木乃伊陳列室是密閉的房間,透過玻璃看去,每個大約三、四尺高,外面黑黑的好像塗了黑漆。遊友中有人說「陰氣太重」,多看幾眼的確不那麼舒服,大家忙回到外面的陽光下,陸續上車返回。

  回港的遊人有些到碼頭外逛旅遊紀念品小街,大部分卻都停留在一處可以「蹭」WiFi的門洞裡。阿里卡港這點想得周到,不僅提供免費WiFi,還擺了好多椅子。遊船在大海上沒有手機信號,除非高價買遊船的通訊網絡,一天大約要幾十美金。能及時跟親友通通消息,正是大家的第一需要!

圖1 秘魯皮斯科 – 沙漠與海
圖2 秘魯皮斯科 – 漁村餐館
圖3 秘魯美食
圖4 智利阿里卡 – 耶穌像
圖5 智利阿里卡 – 石雕和當地樂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