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勁戈

盤中有海鮮快樂似神仙

夏勁戈

幾天前黃昏,天氣變得稍微涼爽,我和太座在後花園玻璃陽台內吃過晚飯後,閒聊往事,不禁回味起過去一些吃過的好菜,和連帶有趣的故事。
我們住在馬里蘭州,這裡離海灣不遠。海灣的淡水與海水交界處盛產有名的藍蟹,肉質鮮嫩多汁而微甜,是我的最愛。早年我還需要開車到南邊華盛頓特區的第七街河邊去買活蟹,買回家後放在水盆內吞吐一天後,洗刷乾淨放進蒸鍋蒸熟,開鍋取出螃蟹沾醋薑而享受,不過每次都大費周章後才能享用。近年來住家附近開了一個海產店,它們賣蒸好的大蟹,拿給客人前先灑上五香粉,回家馬上就可立刻品嚐美味不亦樂乎。從四月到十一月是藍蟹的季節,而其盛季是九月到十一月,是秋天,正是菊黃蟹肥時。古典名著紅樓夢就描述過眾姐妹在大觀園中賞花、嚐蟹、品詩的盛況。
梅茵州 (Maine) 海岸盛產龍蝦,二〇一五年八月的最後一週,我們去梅茵州的鹿島 (Deer Isle) 避暑。鹿島很涼爽,氣溫約為華氏六十到七十度左右。從海鮮店買來新殼 (New Shell) 活龍蝦自己蒸著吃。我們照海鮮店老板的建議,不需用特別的蒸鍋來蒸龍蝦。只需於深鍋內加入約兩英吋從水邊打來的海水,等水滾後,將龍蝦「頭朝下尾朝上」的放入鍋中,蓋上鍋蓋,滾十五分鐘後即可取出食用。活的新殼龍蝦外殼是墨綠色,蒸好後則是非常漂亮的鮮紅色,放在白盤中,真是令人垂涎欲滴。吃時只需沾上牛油和檸檬汁,就可吃到鮮嫩的原味。據報載因氣候變遷,海水變暖,龍蝦可能會北移到加拿大 Nova Scotia 海岸。
數年前「美心」雜貨店還在的時候,可以買到我喜歡滷好的墨魚,呈淡黃色,請店員幫我把一整隻切成薄片,很有嚼勁,比魷魚要嫩多了。回想起我在希臘吃到和墨魚類似的章魚。大約十五年前,太座、小女和我,那年夏天去希臘旅遊,我們坐了一艘可載三十位遊客的機帆船在地中海上行駛,藍天、白雲、碧海真是人間天堂。有一天黃昏我們享受到豐盛的章魚大餐,我覺得大概是章魚,因為它的觸鬚和吸盤都很粗大。令我想起以前看過的一部科幻電影「海底怪物」(It Came from Beneath the Sea),大章魚包住了整個潛水艇的情景。章魚和湯汁都很鮮,可惜煑了太久,肉質太軟缺乏嚼勁。
二〇一七年六月中旬和小兒全家去葡萄牙,參加我表哥長孫一個別開生面的婚禮(destination wedding)。三天的慶祝,多半在一個大古宅中進行。婚禮則在附近一個廢墟中舉行,照出來古色古香的照片,特別好看。我們抽空還去逛了當地的商場,內有許多小吃舖,有點像台南的沙卡里巴(Sakariba, 日語為綜合商場),不過這裡的規模要比台南大很多。其中一家專賣有名的西班牙海鮮燉飯(Paella),一大鍋在那裡燉著。我們各點了一大碗。只見滿滿一大碗中,有飯加上藏紅花粉色素(saffron),當然還有大蝦、魷魚圈、帶殼的蚌肉和淡菜(mussels)、碗豆、洋葱、和蕃茄,特別豐盛和鮮美。記得多年前女兒念高中時,我們全家去聆賞她和同學們在附近 Baltimore 城的鋼琴演奏會,會後和她同去的西班牙朋友一家,一起去吃西班牙海鮮燉飯,覺得很新奇而很享受燉飯的鮮味。
除了海鮮之外我也很喜歡其他各種食物。我一向都喜歡喝豆漿、吃豆腐、豆腐乾、豆腐皮、豆腐花、和素雞等各種黃豆製食品。念台灣大學時住台北市羅斯福路校本部第六宿舍二樓二〇五室,因為伙食常吃不飽,黃昏時聽到宿舍樓下篤!篤!篤!的聲音,趕緊下去買豆腐花吃。只見小販用鏟子鏟起一片片薄薄的豆花放進碗中,再加上糖水,用湯匙把軟軟的豆腐花送進口中,真是過癮。二〇〇七年太座陪我去北京開會,有一天在旅館附近散步,赫然看到「永和豆漿」的招牌,原來台灣老闆到北京來開了這家台灣有名的豆漿店,我們進去除了喝到了豆漿外,也吃到了燒餅油條。我點的是鹹豆漿,裡面有碎油條、還有小蝦米、榨菜丁、蘿蔔乾丁、紫菜、醬油、和麻油,非常好喝。
台南以前有家店叫「媽媽臭豆腐鍋」,以炸臭豆腐有名,金黃色的臭豆腐加上麻油味道極香好吃,並配上一小碟泡菜非常爽口。在馬州洛城也吃到過,太座說其臭不堪,我覺得完全是她的心理作用,被這個「臭」字給誤導了。還有我會自作油豆腐粉絲,油豆腐又叫豆腐泡,是豆腐炸製食品,每個約一英吋半見方,是空心的,我把豬肉丁和蝦丁塞在中間,和粉絲一起在雞湯中煑熟,開鍋取食非常入味。
早年附近華盛頓特區的中國城有一家豆腐店自做豆漿和豆腐,新鮮做好的豆漿和台灣喝的一樣香。小兒家住在波士頓,那裡有一家「長興豆品公司」,我們每次飛去小兒家,回來時一定帶回十二包長興的五香豆腐乾繼續享用,並送些給親朋好友品嚐。它們做的豆腐乾軟硬度介於普通的豆腐和豆腐乾之間,非常芬香嫩而可口,堪稱極品。舍弟家住在西雅圖郊區,那裡有家有名的「西北豆腐店」,自做豆腐及其他豆製食品十分到地,並有餐廳。舍弟常去拿免費的豆渣作菜園的肥料。我們每次作客舍弟家時,除了在這家餐廳享用之外,也一定會買了許多豆腐乾十分沉重地帶回馬州來享受。太座和我去中國餐館都喜歡點香乾肉絲。其作法是豆腐乾絲、豬肉絲、青椒絲、少許紅辣椒絲、和薑絲在大火中快速翻炒,起鍋後加上葱花,非常下飯,太座常用這道菜來評估餐館的好壞。
我喜歡吃麵條,尤其是很細的麵條,常去超市買極細麵條 angel hair,還有蛋麵、蝦子麵、微炸的生力麵、日本的 Soba、韓國的甜薯麵。當然也就喜歡湯麵,十多年前去絲路經過蘭州,在旅館早上起來就聞到一股香味,原來餐廳內已準備好了許多小碗裝的蘭州拉麵加上牛肉湯,非常鮮美,可以盡吃,我大概吃了五碗以上,真是欲罷不能,太過癮了。還有就是牛筋麵、牛腱麵、餛飩麵、和大滷麵。說起大滷麵,約三十年前一個寒冬的週末,天微亮,已到辦公室趕工作。沒到正午,已饑腸轤轤,就到蓋城附近常去的大中華(Great China)飯店。也沒看菜單,心血來潮的說,來碗大滷麵吧。不一會,一大碗熱氣騰騰的湯麵就端了上來。除新鮮麵之外,有大蝦仁、肉絲、筍片、冬菇、木耳、青菜、蛋花、和金針菜,再加上一小碟店裡作的辣泡菜,饑寒交迫之後、真是大快朵頤。後來才知道當時菜單上並沒有大滷麵,是山東老板特別為我做的,真是太感動了,可惜這家飯店早已不在了。再說到餛飩麵,以前天氣好時,我盡量每天在家附近走約兩英哩的路。到冬天寒風刺骨時就改到附近蒙郡大商場內去走路。走完後在那裡的泰國小店吃碗餛飩湯麵,以獎勵自己。二〇一三年年初,我和太座參加了她台北二女中的巴拿馬運河旅遊,在 El Valle 鎭市場,太座和我分開來逛店,逛過一兩家店後,我驚喜的發覺對街有一家 Restaurante Peking (西班牙文) 。到巴拿馬後好幾天沒有機會吃到中國食物,進店後趕緊點了一碗餛飩麵。一會兒便端出來滿滿一碗湯麵,碗裡有兩個大餛飩、蛋麵、小白菜、兩片叉燒、還加一個去皮的雞腿,香噴噴的,味道極好,食材比我們那家泰國小店還要豐富。在巴拿馬居然能吃到我愛吃的湯麵真是喜出望外。
無巧不成書,過去有兩次我去法國巴黎時,小兒正好也在那裡。第一次是一九九九年,太座陪我去波蘭華沙開會,路經巴黎,小兒在那裡作博士後研究。第二次是二〇一三年,我們去巴黎參加國際照明協會百週年紀念大會,小兒正好出差到巴黎。小兒是識途老馬,帶我們去了好幾個不同的的餐館,讓我們吃到了最好吃的鴨胸肉。法國因為用特殊的飼養法,吃到的鴨胸肉都鮮嫩可口,入口生津,留下很好的回憶。另外一次在美國吃到的鴨胸肉很特別,是台大同宿舍寢室的趙祖慶兄推荐的。有一次要去舊金山拜訪趙家時,到達機場後,先不急著去趙府,而是在機場找到一家中國麵館,點了一客鴨胸麵,拿到一大碗麵時,上面堆著滿滿的鴨胸肉,非常嫩而且入味,真是令我驚喜在機場能吃到這樣的美食。後來趙兄告訴我說,這家麵館因為太有名了,當地的居民因為要吃這碗鴨胸麵,不是要坐飛機也跑來機場以便大飽口福。回程時我特別早些去機場,再一次吃了麵後才飛回馬里蘭州。
我中學時住在台南,很喜歡吃南區的石頭火鍋。石頭作的火鍋可以保溫。侍者先來準備湯底再加上骨頭湯,再就是在每人碗中打上一個生雞蛋。靠近店的後牆有一排冰櫃,顧客從其玻璃門,看得到放在不同形狀盤子內的生蔬菜、生海鮮和肉片,都標了價錢,可以拿你喜歡吃的菜來放在火鍋內,吃到後來火鍋中的湯十分鮮美可口。因為店內有空調,一年四季大夥都可以圍爐享用,從此就愛上了火鍋。二〇一一年秋天去大陸旅遊,在上海時我們去了有名的「小綿羊」火鍋店,大家都點好菜之後,侍者把我們所點的菜一起用推車送到桌邊,蔬菜、魚片、魚丸、墨魚、蝦、肉片、木耳、香菇、豆腐、和粉絲等堆得滿滿的,真是方便。大家吃得熱呼呼的,滿頭大汗,飽餐一頓,都說不虛此行。
我於一九五九年中由台大畢業,九月開始了空軍預備軍官三個月的基本訓練,接著是五個月的專科訓練,這才官拜空軍少尉,一九六〇年五月分發在屏東「空軍第一供應區部」服務。「空軍第三飛行聯隊」就在我們區部旁邊,那裡有大片的美國紅心木瓜樹林,我曾從合作社買來吃過,味嫩而甜,實為上品。一九九九年台大畢業四十週年時,我們台大同寢室中的趙祖慶、于燕生、徐賢強、和筆者四位同學夫婦同作阿拉斯加之旅,遊輪從加拿大的溫哥華到阿拉斯加來回。每天晚餐我們選擇第一批六點鐘用餐,正好我們八人一桌,由侍者侍候。晚餐的水果多半是美國紅心木瓜,每個小小的,正好每人一個,真是又甜又嫩又好吃,和我約四十年前在屏東空軍區部吃的一樣可口,實在太巧了。除了木瓜之外,台灣因地處亞熱帶有許多我喜歡的水果,例如:鳳梨、椰子、芒果、和西瓜。記得在小學六年級下學期,全班去參觀鳳梨工廠,鳳梨經過一種機器,同時把皮和心給切掉,工廠帶領參觀的職員給每位同學一根切下來的鳳梨心,大家一路啃著非常甜美。初中時有一位同學短小精幹,很會爬樹,他爬上高高的椰子樹去採椰子,我們其他兩三個同學在下面拉著童子軍領巾去接,以免椰子掉在地上撞裂。回家後我們把椰子敲一個洞,大家喝涼涼微甜的椰子水。我們在台南塩埕區家中後院有棵芒果樹,每年夏天都結許多大芒果,多汁又非常甜。屏東地處南部盛產黃色沙囊的長西瓜,吃起來粉粉的很甜而多汁,我在屏東服預備軍官役時,可以免費坐空軍運輸機,有一次我買了幾個大西瓜坐運輸機去台北,機艙內就像大巴士一樣,大家面對面而坐,這是我唯一的一次開洋葷,非常新奇,台北的親戚拿到屏東剛摘下來的大西瓜,都大喜過望。
在後花園能閒情逸致的和太座回憶往事,實在難能可貴。那些美食和水果直令人垂涎欲滴,有些現在也只有畫餅充飢和望梅止渴了。
(2021.06)

Categories: 夏勁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