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鼓勵寫作閱讀、磨練評論技巧、欣賞多元意見、提升寫作能力,「寫·閱·評·聚」將於7/05(週一)晚上舉辦第六十三回聚會。7/12(週一)晚上舉辦第六十四回聚會。

日期:7/05(週一)文章評論 晚上7:30~9:30

日期:7/12(週一)文友交流 晚上7:30~9:00

地點:網路相聚

型式:聚會時,針對每一篇文章,參與者在二分鐘內輪流提出個人的意見及建設性的看法

參與資格:「寫·閱·評·聚」會員,非會員可旁聽;聚會前必須閱畢所有的匿名文章

報名:請電郵金大俠(chin8673@yahoo.com)           

「寫·閱·評·聚」的宗旨有四:(一)、鼓勵中文寫作的興趣;(二)、提升中文寫作的技巧與水準;(三)、加強文章評論的質量與深度;(四)、促進創新及作品的思想性、文學性、藝術性。並以多元、尊重、包容、互助的方式參與每一次的聚會。「寫·閱·評·聚」歡迎對華文寫作有興趣的人申請加入, 加入條件是寫一篇500字以內的自我簡介、加入的期許及個人的寫作目標。「寫·閱·評·聚」的網站是http://blog.udn.com/WREMDC

6/14第六十回「寫·閱·評·聚」由金慶松主持,有五人與會,欣賞學習王守仁的〈瘞旅文〉。〈瘞旅文〉一文有記事、抒情、輓歌(韻文押韻),藉亡者述己懷。描述三位陌生旅者的死訊,各有不同,一一而來,傷感漸進漸增,煎熬讀者。「吾與爾猶彼也!」展現同理心、同情心,官場上被貶,猶如人生中的坎坷。文中善用疑問句(對陌生人、對人生的疑問),增加想像空間及文章張力,問逝者 ,亦猶如自問。「吾念爾三骨之無依而來瘞爾,乃使吾有無窮之愴也。」作者不自炫義舉功德,將心比心,視人如親,有民胞物與之精神。「然吾何能違心乎?」不忍屍曝荒野,協助入土為安。有文友回覆,文章太傷感,不願出席。亦有回覆,

文字太古、太罕見,引不起學習的興趣。【與會者五人:陳、洪、梁、蕭、金】。

6/21第六十一回「寫·閱·評·聚」由金慶松主持,雷俊毅計時,八人與會評論了四篇文章,四人提供書面意見.

〈開車的事情串起作者經歷過的開車事故,描寫幽默風趣,讀來令人莞爾。開頭結尾都提到愛因斯坦,或宜提提愛因斯坦的開車技術?

〈避免「共情傷害」〉一短文僅四段,起、承、轉、合,簡潔明快。敘述共情傷害,提出避免共情傷害之建議,立論理性,切合時代需要。

〈知了〉講述蟬的方方面面,是一篇有新聞性的科普文章,極富知識性,帶哲學意味,或可增添一些感悟與趣味性。

〈房屋易主記〉寫出一幕幕精彩鏡頭與對話,猜測,驚恐,懸疑,釋懷,人物生動,節奏緊密,引人入勝。【與會者八人:黃、雷、戴、李、梁、蕭、原、金】。

************************************************************************************************************************

長江邊渡水涉險記 作者 江陽生

我在四川長江邊長大,每當夏季聽到媒體報導長江洪水泛濫,總會不由得想起,那一年夏天在故鄉江邊,幾乎命喪洪水的一次生死經歷。

    我的故鄉瀘州,在沱江與長江交匯處,城區三面環水,地勢平坦狀如木筏,沿江十裏長街,在任何地點你都能望見長江,步行幾分鐘就可抵達江邊,環顧浩浩蕩蕩的大江從你咫尺外的腳旁流過。

    長江發源於「世界屋脊」青藏高原的唐古喇山脈,其上游水源來自雪山冰川,冬夏溫差導致水量隨季節變化。冬季枯水期,一江湛藍碧水,在寬闊的河谷中不捨晝夜浩蕩東流,在天地間盡顯惟我獨尊的王者氣派。夏季洪水時,水量倍增幾與岸平,江水滿含泥沙變為濁黃。一到汛期,水上航船絕跡,滿江巨流如龍蛇奔竄,此起彼伏掀起高高的濁浪,裹捲著上游衝刷下來的巨木覆舟破房死畜等形形色色物件,以雷霆萬鈞之勢由西邊上游奔湧而來,衝撞激盪得河床如巨篩搖晃,在震人耳鼓的呵呵吼聲中向東奔騰而去,讓你見識它令人驚懼的暴烈面目。

    上世紀六〇年代,在中國大陸三年饑荒時期,鄉下農民絕糧大批人餓死,生活極為悲慘,向稱「天府之國」的四川尤甚。城裏人食品奇缺由政府統一配給,每天面對著各種各樣稀奇古怪的購物票証憂愁。學校裏學生們正值生長發育期,整日腹裏空虛餓得昏頭脹腦,尤其難耐。我就讀的中學,在市郊藍田鎮附近鄉下闢建了一個農場,師生每週一天輪流前去勞作,種植一些紅薯、玉米、包心萊、胡蘿蔔等高產雑糧和蔬菜,指望緩解學校裡人們的饑餓狀況。

    藍田鎮地處藍田壩,在瀘州城郊長江南岸臨水的河灘上,建鎮於唐代,是過去雲貴川地區鹽茶貿易運輸重要通道——茶馬古道起點。那時候,父親在外地,母親「下放」城郊,我們全家從市區搬到藍田壩,在那裏生活了四年之久,我經常從家中前去鄉間的中學農場。

    從家中出發,我須穿越寬闊的河灘,行至江邊當地有名的古渡口「金雞渡」旁一座石橋,跨過橋底流入長江的一條溪河,再沿著高崖「龍頸嵭」的數百級石梯登上崖頂,方可踏上前往農場的田間小路。    

    那座古老的石拱橋,橋長數丈寬一丈多,用大塊堅硬的青條石砌建而成,橋面上兩邊的石砌欄杆,頂寬尺許,其上雕刻圖案古樸精美。橋名及何人何時建造,年代久遠已不可考,當地農民俗稱之為「母豬橋」。它座落在茶馬古道路上,因金鷄渡廢棄不用已久,行人稀少。

    石橋橋下是兩、三丈深的溪澗,澗底布滿巨大的磷峋怪石。枯水期細流在亂石間穿越,漲水時長江之水倒灌入溪,溪水氾濫氣勢驚人,如逢暴雨更有滿山的水流從崖上坡上奔瀉而下,匯入溪中淹至幾近半崖。就在那裏,我冒險涉水過橋,險被洪水吞沒。     那是長江漲水汛期的一個下午,在夏日夕陽的晚照下,瘦弱的少年晃蕩著雙腿,赤足行進在江邊河灘寬闊菜 地間的土路上。不遠處洶湧奔騰的江水清晰可見,路旁熱氣蒸騰的菜地彌漫著豬糞肥料的酸臭味,散落在樹林中的農舍灰瓦白牆忽隱忽現,這兒那兒雞叫鵝鳴狗吠之聲傳來,時斷時續……

    不覺間我已穿過大片桂圓樹林,同往常一樣來到了「母豬橋」,頓時被眼前從未見過的景像驚呆了:混濁泥黃的溪水灌滿了山谷,平日的小溪已變臉成了一條寬河。濁黃的溪水從上游滾滾而下,水面上飄浮著無數樹木和莊稼的殘枝敗葉,被大大小小成群的旋渦裹捲著,向下游漂去。往日靜靜躺臥在那裏的石橋不見了蹤影,對面臨空兀立的崖壁顯得分外高大,似乎隨時都會迎頭撲來。

    時近黃昏,雖然我可折返回頭,繞道避過漲水的溪河,但要多花許多時間。肚中早已饑腸轆轆,我必須儘快趕往農場,否則將會誤過晚餐,餓一整個晚上。我也可游水而過——從小在長江邊長大,這條溪河擋不了我。但隨身的書包裏有從圖書館剛借的書——儒勒.凡爾納的《八十天環遊地球》,我不能弄濕它。

    在水邊用手一探——河水冰涼,參照著溪邊地形地物,我用腳試探著找到了石橋——它已淹沒在濁水中,再試探著終於找到了橋頭邊石欄杆。於是,我脫去衣褲下水一試,發現水深過人,無法從橋面上涉水而過,但如腳踩在水下較橋面略高的石欄欄上,頭可以露出水面。

    未再細想,立即用衣褲將書裹好放入包內,我右手舉包進入水中,用腳試探著踩上石欄杆頂部向河對岸走去。不料幾步之後進入水流湍急區,我開始感到流水強勁的衝力,身體不受控制地有些漂浮和晃動。深吸一口氣穩住身體,我將舉著的書包,從力乏的右臂換到左手,用腳試探著水下的石欄柱頂,小心翼翼地繼續向河心走去。

    突然,溪河上游一根又粗又長的樹杈正從不遠處漂來,若被它掃到,我手舉的書包肯定浸水。情急中,我趕忙努力穩住水裏的身體,將書包從左手換回右手,雙腳在水中石欄桿頂上迅速向前踩過幾步,同時用力將手裏的書包擲向對岸坡上——頓時身體失了平衡,立即被捲到渾濁的亂流中,向數十米遠的河口漂去……

    水流很快將我推入一個外平內凹、泥坑般濁黃的大旋渦,周圍的樹林、河岸、天空,在眼前愈來愈快地旋轉,頓時感覚頭昏腦脹眼冒金花……情勢兇險,突地想起老人們講的經驗,我馬上伸直並攏雙腿,努力在水上擺平身體,同時使出渾身力氣振臂划水,好不容易才從旋渦邊緣掙脫了出來。

    河口越來越近,如被沖入江中兇多吉少。這時,突然感到右腿腿肚陣陣劇痛、腳底腳背僵直——在冰涼的水中用力過猛,我的右腿痙孿抽筋了。心知不妙,我強忍著右腿劇痛,雙臂瘋狂擊水,僅靠左腿配合著,拼著全力一陣掙扎,終於游到了溪河對岸的淺水處。     幾米外江水湧入溪河的陣陣波濤,大力拍打著身旁的泥岸,我渾身虛脫無力,已沒法站起,精疲力盡地久坐在淺水中,雙手搬腳屈趾搓揉右腿腿肚。休息了好久,才能勉力起身,我跛著右腿向幾十米外的書包走去,急忙打開書包——圖圖書完好無損,才放下心來,慢慢穿上衣褲,疲乏地踏上崖壁的石級。

    登上崖坡半腰,回頭望去,河對岸的桂圓樹林,沐浴在夕陽的餘輝下光閃耀眼,崖下的河灣仍在接納著上游不斷湧來的水流,滿灣的濁水裹卷著浮滿水面的殘枝敗葉,形成一個又一個大大小小的旋渦,向不遠處洶湧奔騰的長江漂去……此情此景觸目驚心,剛才的經歴,令我心裏好一陣後怕:蜷伏在洪水下的小石橋見証,今天我終於逃過了一次滅頂之災!

多年來,為怕父母擔心,我從未對他們談及那次輕率的涉險,原以為悠長的歲月終將淡去一切。但是,我錯了。幾十年過去了,無論走到天南海北,每逢看見溪河小橋,我總會不由得想起故鄉江邊的那一座小石橋。它時而在我夢裏出現,我永遠忘不了它,那不僅是長江邊的一次生死歴險,而且是在那刻骨銘心的饑餓年代,少年時一段難以忘懷的青蔥歲月。

本文原載於 03/08-09/2021 世界日報上下古今版

【文繫中華專欄】徵稿啟事

來稿請使用正體字(繁體),按不同體裁,寄往以下【文繫中華專欄】十大園地電子投稿郵箱:

散文怡園:wxzh_01_prose@yahoo.com (3000 字以內)  

小說園地: wxzh_02_novel@yahoo.com (6000 字以內) 

新詩天地:wxzh_03_poetry_modern@yahoo.com  

古詩詞苑:wxzh_04_poetry_traditional@yahoo.com

傳記/回憶:wxzh_05_memoir@yahoo.com (3000字以内) 

報導文學:wxzh_06_reports@yahoo.com (2500 字以內) 

評論/雜文/其他: wxzh_07_commentary@yahoo.com

(2500 字以內)

文化美食:wxzh_08_culture@yahoo.com

(照片5張以內)   

親子教育:wxzh_09_education@yahoo.com         (1500 字以內) 

旅遊文學:wxzh_10_travel@yahoo.com            (3000 字、照片 5 張以內)

勘誤啟事

六月二十四日第178期的《文繫中華》專欄第三竪欄中,季肇瑾的《山花子• 茶花信》誤寫為《山花子• 菜花信》。特此勘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