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繫中華專欄

小島與咖啡

【散文怡園】第39號

                     作者 許爾聰、梁旭華

坐在夢幻飄浮的咖啡吧裡,若明若暗,不由引發人的遐想,尤其是空氣中散發著咖啡的芳香,讓人浮想聯翩,想過去、想當今、想未來…..。我的眼前,擺放著一杯剛捧上來的卡布奇諾。咖啡奶油的古典顏色,百合花般的圖案,我都捨不得去抿上一口,擔心破壞了眼前的寧靜。

對著裊裊飄逸的烟霧,我的思緒止不住穿透了眼前,穿透了當下,彷彿又回到了那遙遠的往日時光。

老鼓浪嶼人(廈門鼓浪嶼)如何喝起咖啡,我未去尋根探源。但島上復興路旁小樓裡主人喝咖啡的習慣,一定是在上海聖約翰大學養成的。在那裡,他不僅學會了自己的專業,練就了一口純正的美式英語,和舉手投足間的紳士風度,同時也養成了每天必喝咖啡的習慣,喝一杯濃郁的咖啡成了他生活中不可缺失的一部份。

沒想到如柴米油鹽醬醋般普通的咖啡豆,隨著閉關鎖國也成了稀世珍品,而喝咖啡的習慣也變成了被批判的生活方式。想咖啡,喝咖啡,只能在私下裡,在密室中……六十年前的饑荒時期,主人公在香港的哥哥偶爾寄過來一包咖啡豆比填飽肚子的麵粉、大米、奶油還要珍貴。沒有現代煮咖啡的器具,為了喝一口純正的咖啡,主人想盡變通的辦法,把咖啡煮滾後,用層層紗布細細過濾到厚厚的瓷杯裡,只要空氣中散發的咖啡香沒有散去,主人公坐在破舊的藤沙發上,微閉的雙眼就不會打開…..。咖啡,帶着自己苦澀的香味,似乎為他築起一道牆,把世間的憂愁、凡俗隔絕在袅袅的清烟之外。

動蕩的年代,破四舊的烈火把寧靜的南國小島變成了狂熱的斗獸場。聖經、佛經、莫奈的畫、稀世的古董……攪在一起投進燃起的熊熊大火。小楼周邊穿流着戴紅袖圈的小將,老將,和掛牌坐飛機示眾的牛鬼蛇神。聽說自己也在牛鬼被斗之列,主人公倒是不急不慌,把半新不舊的西服改成的中山裝穿戴整齊,又到廚房給自己燒了一杯自製的咖啡,坐到客廳的舊沙發上慢慢品味,等著紅袖章們來抓他去掛牌。濃濃的咖啡味,與那份淡定,那份從容,都是在飲咖啡的歷史中慢慢品成、軋煉出来的吧!

歷史推進到開放的歲月,漸漸有些來尋根問祖卻不懂漢語的海外年輕遊客慕名登上了鼓浪嶼。這個當年的萬國租界,畢竟和海外的大千世界有過太多的交集。但幾十年閉關後,使如今的交流碰到一道無形的障礙。

那天一位金髮碧眼的年輕人,探尋古跡般小心翼翼走進了小園,聞到一陣咖啡的香味。真是他鄉遇故知,小島上竟有這般的咖啡香味。他躡手躡腳步上台階,哦,一位禿頂的老人正坐在陽台上品味咖啡。年輕人像見到久違的親人般上前用結結巴巴的中文向老人致意,沒想到老人却用一口純正的美國英語回答他。就這樣,一杯咖啡和流利的英語,竟把陌生的兩人像親人般拉近在一起。年輕人被邀請坐下来品嚐小岛的咖啡,而後對島上歷史百事通的老人帶著年輕人踏遍島上的每一片土地。苦澀的咖啡香融出一縷縷友情、溫暖……

咖啡既是歷史,也見証了歷史。

望著眼前這杯飄香的咖啡,我知道咖啡吧的女老板窮盡辦法要將這裡的咖啡香做到極致,因為她要把咖啡吧打造出人間亦幻亦夢的洞天。讓更多的人來這裡流連忘返,浮想聯翩,築起一方無憂忘懷、溫馨寧靜的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