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文學】第20號)

作者:之微

圖1 濱海灣金沙酒店,新加坡的地標性建築

  新加坡的發展成就為人們津津樂道,「新加坡模式」是發展中國家熱衷的話題。我在密執安大學讀「比較政治學」時,曾以「亞洲四小龍」現象寫過學期論文,因此對新加坡的現實狀況一直比較關注。

  戰後,直到1959年新加坡才取得自治權。1963年新加坡與馬來西亞各州(邦)共組馬來西亞聯邦,完全脫離英國統治。由於種族衝突,1965年馬來西亞聯邦首相宣布將新加坡從聯邦除名,並在國會修憲通過。新加坡獨立後立即加入聯合國,並加入英聯邦。

  世界經濟大發展的好時機讓剛剛獨立的新加坡給趕上了。依靠在國際貿易中優越的地理位置,加上低成本的勞動力,新加坡以港口航運業和服務業起家,成為「亞洲四小龍」之一。難能可貴的是,她沒有日本那樣雄厚的人力,文化和技術資源,沒有香港背靠龐大中國市場且受祖國大力扶持的便利,卻一直保持著強勁的發展勢頭。

  新加坡的經濟模式是國家資本主義,由政府通過其財政部管理其全資擁有的幾家公司,掌控國家的經濟命脈。注意:新加坡沒有實體「國企」。國有公司只控股不經營。比如其「淡馬錫控股」公司的市值,佔新加坡股票市場總值的47%。它通過在電信,航空,銀行,地鐵,港務,電力等龍頭老大公司所控股份,掌控和主導這些純資本主義企業。舉個例子,國家要發展旅遊業。政府在董事會有發言權,便通過降低樟宜機場的使用費,吸引走低價大眾路線的中國,澳大利亞,泰國,印尼等國航空公司與新加坡直航。新加坡政府還有一家對外投資機構GIC,投資遍布30多個國家。一是以此促進和協助其外交,二來同日本一樣,到國外發展,等於在經濟上再造一個新加坡。

圖2  美麗的花園城市,其市政建設和經濟模式堪稱楷模

  新加坡的政治模式是威權主義。形式上國家機構三權分立。總統和國會議員由直接民選產生,總理則從國會多數黨中產生,總理從議員中挑出內閣部長。(總理月薪50萬新元,部長10萬以上。目前新元與美元幾乎等值。為全世界國家官員中最高工資。他們叫「高薪養廉」。)建國後「人民行動黨」一直是唯一執政黨。到了1991年改變選舉制度,為發對黨設保障名額。但怎麼選「人民行動黨」也能保持一黨獨大。

  政府一方面通過「報業控股」和「新傳媒」控制媒體和公眾輿論。另一方面政府「內部安全局」擁有很大權力,可以無限期扣留「威脅種族和諧和社會安定」的異見人士。

  新加坡用高道德標準管制人們的日常行為。用廁所不沖水,浪費,在非吸煙區抽煙,亂過馬路,地鐵上吃喝……都會導致罰款。亂丟垃圾甚至會面臨強制勞役。還發生過因為孩子體重不合格,強迫小學生喝牛奶的事。新加坡還有世界上最嚴厲的禁毒法律。製造,買賣,攜帶毒品者一律處死。不過,老百姓認同嚴刑峻法。

  這就是中國傳統文化在新加坡政治生活,社會生活和思想領域的體現。政府是既威嚴,又慈愛,且經營有方的家長。人民只要循規蹈矩,便可衣食無憂。新加坡公民沒有缺衣少食無住房的窮人。 40萬外籍勞工幹著新加坡公民不願幹的髒活累活。他們工資不高,勞動態度卻必須好,錯誤不敢犯。新加坡人環顧周邊國家貧困交加的人們,自豪感倍增。

  新加坡人的「幸福感」2018年在全世界排第26。我想,這個排名是不是應該更高一些?同在這裡工作和生活兩年多的女兒討論了這個問題,她的話令我震驚。

圖3 扼守馬六甲海峽出口,新加坡以港口航運業和服務業起家,成為上個世紀「亞洲四小龍」之一

  女兒說,這個「幸福感」的依據是隨機問卷的結果加上經濟、社保、人均壽命、政府清廉等硬指標,至少不能反映新加坡知識分子和精英階層的實際感受。事實上本地中產階級和歐美國家在新加坡工作的很大一部分人感到壓抑,甚至有一種窒息感。形像一點說,就像是「desperate house wife」的心理狀況:那些嫁給富裕且有社會地位的男人的女性,不需要工作,家裡什麼都有,從不缺錢花,被呵護受憐愛,卻很容易陷入空虛、無聊和抑鬱之中不能自拔。這個社會太「規矩」了。在這裡待久了的人,逐漸不會獨立思考,喪失了奮鬥精神。

  也就是說,像新加坡這樣的國家達到「全面小康」甚至發達後,會有新的問題出現。這個現象促人深思。

  「幸福感」來自滿足。衣食住行有保障只是基本需求的滿足。心理學家Mount Maslow對人類的需求做過經典研究和表述。這就是著名的「馬斯洛需求」(Maslow’s hierarchy of needs)。

  需求的最低層是生理的:擺脫飢,渴,冷,困等。這些,新加坡人得到了很大程度的滿足。第二層是「安全」:人身的,心理的,經濟的滿足,以及個人和家庭生活前景的可控可測。在新加坡幾乎沒有問題。第三層是情感的:人需要有愛,有信任,有歸屬感。這和政府沒有太大的直接的關係。新加坡的問題出在更高的需求層次上。第四層是感覺和尊重(Esteem)。那種自主,地位和由此產生的良好感覺,同受約束,管制和無處不在的被動是格格不入的。而第五層「自我實現」,要求自我表達,個性成長,自主應付和誠實的評估。在新加坡恐怕相對難以得到。

  人們在低層次的需求達到滿足後,就會把豐衣足食視為理所當然。物質生活越是富足,從美食華服甚至車房得到的滿足和喜悅越是淡化。而對感覺,尊嚴,自我表達,個性成長的要求會愈加強烈。但是後者的獲取相對困難,何況受到人為的限制。於是,像登山那樣,越往上攀登的慾望越強,越往上呼吸越困難。從而產生窒息感。對於一個社會來說,社會精英階層的這一症狀絕非繼續發展的吉兆。

  「新加坡模式」是成功的。但是政府家長式的嚴厲,無微不至的照顧和管束卻引來新的社會問題:被動,順從的社會環境和工作環境,精英階層的壓抑感,以及整個社會創造力的缺失。據女兒說,新加坡政府已經注意到,並且試圖改變這種狀況。東方國家有類似的文化傳統,也各自把擺脫貧困,穩定社會,國家富強作為奮鬥的目標。新加坡的經驗,對於發展中的亞洲國家實在是太有借鑒的意義了。

圖4 富足並不意味著幸福。新加坡為人類社會的發展方向提供了值得思考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