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繫中華專欄

4/24,5/03「寫·閱·評·聚」第53/54回會議

⋯⋯新聞稿⋯⋯

為了鼓勵寫作閱讀、磨練評論技巧、欣賞多元意見、提升寫作能力,「寫·閱·評·聚」將於4/24舉辦第五十三回聚會。5/03舉辦第五十四回聚會。允許參與者僅「閱·評·聚」,也歡迎非會員旁聽,額滿為止。

日期:4/24(週六)下午1:30~4:30

日期:5/03(週一)下午7:30~9:30 文章評論聚會

地點:網路相聚

型式:聚會時,針對每一篇文章,參與者在二分鐘內輪流提出個人的意見及建設性的看法

參與資格:「寫·閱·評·聚」會員,非會員可旁聽;聚會前必須閱畢所有的匿名文章

報名:請電郵金大俠(chin8673@yahoo.com

「寫·閱·評·聚」的宗旨有四:

(一)、鼓勵中文寫作的興趣;

(二)、提升中文寫作的技巧與水準;

(三)、加強文章評論的質量與深度;

(四)、促進創新及作品的思想性、文學性、藝術性。並以多元、尊重、包容、互助的方式參與每一次的聚會。「寫·閱·評·聚」歡迎對華文寫作有興趣的人申請加入, 加入條件是寫一篇500字以內的自我簡介、加入的期許及個人的寫作目標。「寫·閱·評·聚」的網站是http://blog.udn.com/WREMDC/article

4/10「寫·閱·評·聚」文章評論時段由梁林主持,三毛五擔任計時員。十一位參與者評論了四篇文章,二位文友提出了書面評論。

〈贈老三和老五〉是流利通順的二則詩作,詩中善用諧音與隱寓,是其亮點;老三和老五,讀者或許不知其意。

〈理賠調查〉描寫細膩;理賠過程中,三方的心情,尤其是屋主本人的心情,或可多加著墨。屋頂斜度「大過4/12」,一般人或許不懂;結尾似嫌薄弱些。

〈出恭之變〉是一篇有趣的出恭之文,將出恭的變化提綱挈領的描述,生花妙筆兼淡然幽默;由出恭的「取其精華,去其糟粕」,聯想到對於巨量的資訊和外來的經驗也應「去粗取精,去偽存真」,是神來之筆。

〈「馬屁股」〉是知識性豐富的文章,標題精準引人,首段單刀直入,帥氣破題;通篇邏輯清晰,寫來幽默風趣;「附注」、「又注」宜少,若能巧妙地融入在文章中,會更棒些。

文友交流時段由金慶松主持,主題是「古文欣賞與學習」。選讀的古文是蘇軾的〈後赤壁賦〉,針對文中的一字一句,參與者交流熱絡。文中有不少寫作技巧可供學習,一、寫景翔實精準:「霜露既降,木葉盡脫, 人影在地,仰見明月,顧而樂之,行歌相答。」「江流有聲,斷岸千尺;山高月小,水落石出。」四字一句,節奏輕快。二、對話巧思:由無到有,有起有伏,勾起讀者的興致與好奇,柳暗花明又一村。三、善用示現法:平鋪直述中將生活的簡陋、困苦展現無遺,例如,「歸而謀諸婦。婦曰:『我有斗酒,藏之久矣,以待子不時之需。』」四、通篇有長句、有短句,駢散混搭,有快有慢,節奏變化靈活。五、「曾日月之幾何,而江山不可復識矣。」赤壁依舊在,前後兩遊,卻已有了變化,隱喻人生世事之變化,不可復識矣。自其變者觀之,景有異,情有曲,文思亦變。六、「予乃攝衣而上,履巉巖,披蒙茸,踞虎豹,登虯龍,攀棲鶻之危巢,俯馮夷之幽宮。蓋二客不能從焉。」暗喻自己處境惡劣。寫意象,寓意於象,象中有意;如畫圖,畫中有詩有意。一處赤壁兩趟遊,前後江山起伏流,後賦中少了議論,多了意象,提高了象徵性。兩賦不同,才能並存於千古。古文是現今寫作的滋養與底蘊,融會貫通消化吸收後,更能寫出文章的縱深與內涵。

【與會者十一人:梁、雷、吳、孔、姚、葉、蕭、賈、原、徐、金】

*************************************************************************************************************

人生旅程書伴行(下)  作者: 江陽生

各地圖書館受嚴重破壞後統統長期鎖閉,民間個人的書籍或為避禍忍痛自焚,或因動亂而無法保全。

當時家鄉發生武鬥,我家所處的街區恰好是「戰場」,居民逃離,進駐的武鬥隊破門穿梁,在房頂上安置大彈弓與敵方對射卵石激戰,家中物件包括我中學時代收集的全部書籍,均被洗劫毀損一空。

我們這批「臭老九」大學生,一九六八年被遣去軍墾農場受「再教育」勞動改造,被編為連排班由軍人管理,每日幹農活學政治,早集合晚點名出操站崗,一切處於嚴密監控下。

行動不自由尚能忍受,休閒時無書可讀卻極為難耐。不敢讀任何「封資修」書籍,只好設法買來長官們不好指責的「自然辯證法」與「費爾巴哈與德國古典哲學的終結」等馬恩著作,從中讀些科學史與哲學史,在令人乏味的雄文四卷和「紅寶書」之外,呼吸一點知識的空氣。

年代中期,文革接近尾聲,人們對知識和書籍渴求日漸強烈。雖然書店裡只有官方允許的政治讀物,但散落民間的古今中外書籍和手抄本,在知識青年中正廣泛流傳。

有一段時間,青少年們從鎖閉無人的圖書館偷書成風。我在縣城工作,一位高中生曾大言不慚地對我說,「愛書有幾個檔次。買書藏書算不了什麼!更高的檔次是借書賴著不還,曰『賴書』。最高檔次是『偷書』──因愛書而偷,最刺激!」我雖無緣參與,但確實從偷書的年輕朋友獲得不少好書。而一次見到蘇聯科學院編「世界通史」,花了好一番唇舌,才從偷書者處「騙」買到手。

年代後期,中國半公開地影印發行大量外國科技書刊以及少量外國文學名著,為了避版權糾紛,是所謂「僅供參考」的內部發行。售書點多在城市隱蔽處,須持工作證和單位介紹信才得一窺。

我在工廠作技術員,每次上省城出差,新華書店(外文部)背後光線陰暗的破舊小樓是必去之處,儘管工資低、囊中羞澀少有出手,但在那一堆堆封面簡陋、裝訂粗糙的影印外文書籍中巡行,仍然如在花叢留連忘返。

年代末,隨著改革開放步伐加快,書店裡的科書籍劇增。我考上文革後的第一屆研究生,每學一門新課,都要買好幾種教材和參考書,並且迅速將多年尋求無門的幾種外語辭典和語法書趕緊補齊,生怕購書機會轉瞬即失。

大學教育荒廢已久,研究生的學科專業前沿知識多靠自學,尤重購書。無論開會出差或探親,每到一地必遍尋所有的新華書店和外文書店,見到現在和將來有用的書籍,不惜代價搜購幾近瘋狂,常負重而返疲累不堪,但瞅著架上新朋舊友們面孔日增,心裡著實歡喜得緊。

為了撰寫博士論文,有半年多的時間,我每日在學校圖書館大書庫裡上天入地,將幾十年塵封的、有關專業科技書刊雜誌自兜底翻出,搜索需要的信息。那時無計算機和互聯網搜索可用,複印了幾千頁五種文字的科技資料,沙裡淘金般地尋得學位論文所需用的幾百種參考文獻。

複印書頁方便快捷,避免了手抄之累,令人欣喜。那幾箱複印文件,加入我書房裡數百冊科技專業書籍和外語辭典,近十年努力集聚,好不容易建起了自己的資料藏書。

一九八七年,我提著兩只皮箱到了加拿大,行李中包括二十多本專業書籍和外語辭典,開始了在北美的生涯。三年後妻兒來美,我們在大陸學校裡的那個家託人照料,留在那裡的書籍資料成了沒有主人照料的寵物。

數年後,待我重回學校去上交住房時,房屋早已被人擅自占用,家中物件被胡亂地堆放在一間小室,書櫃不見了蹤影,書籍盡失,餘下十幾冊破裂書頁、發黴的殘書,蒙著厚塵蜷縮在屋角,見之令人黯然。自那以後,我在北美重新開始了收藏書籍的漫長新旅程。

書籍給人以知識、智慧和力量,讓生活在黑暗中有光明,在失敗時有希望,在逆境裏不孤獨,永遠望著人生的前方努力。莎士比亞說,「生活裏沒有書籍,就好像沒有陽光;智慧裏沒有書籍,就好像鳥兒沒有翅膀。」人生風雨兼程,有書為伴真好!

原載於2020-11-19 《世界日報》上下古今

******************************************************************************************************************

聯考大衝刺

 金慶松

高中三年級是大學聯考前的最後一年,學校(新竹中學)有日考、周考、月考。下學期時,還有兩、三回聯考的模擬考試,考試成績就公布在一樓的佈告欄,公告周知,很有警醒的作用。

高三是最後大衝刺階段,師長不時耳提面命,課外活動降至最低,三更燈火五更天,點點繁星常相伴,直指七月一日、二日的聯考日期。同學們隨時隨地採備戰模式,一呼一吸都是瞄準聯考,面對各種考試,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書唸到精神不濟、腦袋不清時,就到外面洗把臉,提神醒腦後,繼續再戰。

高三下學期時,不少非住校生晚上也會到學校讀書,我也不例外,留在學校一起團讀,相互激勵:「考前大衝刺,人多有衝勁,衝破聯考門,衝向大學城。」六月某一晚,又熱又悶,教室內電扇直直轉,熱氣徐徐吹,同學敗筆突然向我提議去游泳,去校內的游泳池游泳。「不是關門了?」「爬牆啊!」「喔,但有鐵絲網呢!」「某一處已被人剪開!」「真的啊,但我又沒帶泳褲。」「誰說游泳要穿泳褲的!」

熱昏頭的兩人立即行動。一片烏黑下,敗筆熟門熟路地找到那一處被剪得半開的鐵絲網,兩人一先一後輕鬆地爬上、跨越、跳下。月明星稀,池內靜肅,我倆脫衣解褲,光溜溜一身躍入泳池,真是清涼舒暢!仰、蛙、蝶、捷,任幾個來回,整個泳池,就屬我倆。裸泳畢,抖跳幾下,就穿上衣褲!全身舒爽,又有了精神,回到教室繼續苦讀到半夜。

【相片說明:作者高三時在教室內埋首苦讀】

本文原載於1/27/2021【世界日報】上下古今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