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勁戈

印度行點滴

夏勁戈

唐太宗時,唐僧玄奘自長安啓程去古印度取經,途經新疆、中亞地區,跋涉五萬餘里的行程,於十七年後回到了長安。明朝吳承恩根據這段史實,寫成了有名的古典小說「西遊記」,內有家喻戶曉有關唐僧、孫悟空、豬八戒、沙和尚、和白馬的故事。最近整理書架,翻了一下讀書會以前念過一套三冊的「西遊記」,不禁想起一九九五年太座陪我“騰雲駕霧”地飛去了印度的情景,雖然沒有像唐僧師徒經過的九九八十一難,還是有過一些小難,及有點生活上的不適應,但是苦少樂多,終能「修成正果」,收穫良多。
作夢也想不到我居然有機會去到這個文明古國。原來一九九五年十一月一日到八日及前後兩三天,我須要出差去印度首都新德里(New Delhi)參加第二十三屆國際照明協會 (法文,Commission International de L’Eclairage,CIE) 的大會,並且我將就任為任期四年的世界總會長,也就是我的“登基大典”,這真是“天大”的事,責任重大。平常大會多半在夏天舉行,這次選在十一月因為印度那時天氣不會太熱。
經過繁長的手續,太座和我終於及時從華盛頓印度註美大使館拿到了入境簽證。在開會之前幾個月,印度會員國還通知大家到印度後不要喝自來水,也不要用自來水刷牙和漱口,要喝瓶裝礦泉水或知名的汽水,所以我們帶了一大皮箱的礦泉水供兩人飲用。十月二十七日,我們向東經由德國的 Frankfurt 城飛行約二十多小時於晚間到達了新德里,受到當地負責接待的印度會員熱烈歡迎,並送給太座一大束雞冠花。出機場後路上一片漆黑,這位會員解釋說是節省電源的緣故。
CIE於一九一三年成立於巴黎,由美國和英國色覺與視覺(color & vision )科學家發起。其組織很像小型的聯合國,最高權力機構是會員國會議(General Assembly),由各會員國的會長及秘書組成,每年開會一次。有關財務、人事、技術、文件標準、及出版等會務則由理事會(Board of Administration)執行,理事會旗下的各會務小組也是每年開會一次,多半在技術會議前三天內舉行。理事會包含理事和各技術處處長。CIE 共有七個技術處,分別是:「視覺與色覺」、「光與輻射之量測」、「室內照明設計」、「交通照明與信號」、「室外照明及其他應用」「光生物和光化學、及「名稱及定義」,多半涉及有關國計民生、工業、和商業的領域。每個成員都是義工由各自工作單位資助,並不拿 CIE 任何報酬。近數十年來,CIE 將總部設在奧國的維也納,由四位薪資人員負責秘書事務,包含通訊、連繫、出版、及籌辦開會的細節等。我於一九八一年,加入了國際照明協會。
一九九一年四十個會員國之一的印度會員國,爭取到一九九五年在其首都新德里主辦四年一次的大會。Hari Mamak 那時是印度的副會長,由他全權負責。他用了四年的時間費盡心力,把這次的大會辦理得美侖美奐,技術研討大會的開幕儀式他請到了印度的副總統和能源及商業部長來參加。我的登基大典也由副總統主持,照印度的習俗由我點燃禮儀油燈(ceremonial oil lamp)的燈芯,非常莊嚴隆重。國際照明產品展覽會開幕式則由印度總統主持。可見印度政府對這次 CIE的活動非常重視和支持。會議之外還安排了許多餘興節目和旅遊。他的夫人Pentti Hautala並負責帶領會員的配偶在城內參觀博物館和陵墓,量身訂做印度傳統紗麗服 (Sari),並坐大汽球上天瀏覽。接著在大會之後 Mamak還為東南亞週邊的非會員國舉辦了一次照明會議。
在新德里我們住在 Maurya Sheraton Hotel and Towers,非常壯觀華麗,尤其是在大廳內有好幾個直徑兩米的大花盆,盆內放了水,水上漂滿了各種顏色的花瓣,旅館內好像全天都有人在清理。因為印度貧富差距很大,所以旅館內外就像兩個世界。常見有幾頭牛橫臥在路中間,因為牛在印度是神聖的,車輛都繞道而行,並不驅趕它們。有一天我們坐的旅遊車在鄉間小路上把路旁騎腳踏車的人撞倒了,司機視若無睹繼續開車,令我們大吃一驚,真是不可思議。
會員們白天都要參加各種大小的會議,所以主辦單位盡量在晚間安排了些輕鬆的節目。開會的第一天晚上我們觀賞了歌舞劇「光的顯現」(Manifestation of Light ),是歌舞劇團特別為CIE 大會創作的一個頗富哲理的故事,並由著名印度古典舞蹈家 Aditi Mangaldas 編排舞步和她的團員一起表演。第二天黃昏是 CIE 晚宴,大家進入大廳前都經過一個滿佈花朵的通道,約有五百人赴宴。每張長桌坐十二人,白桌布上有兩座漂亮的銅鑄的蠟燭台,每桌由一位專人侍候。我們這桌有六對夫婦,來自印度、德國、加拿大、和美國。我們最靠近舞台,可以欣賞到八位穿著五顏六色印度跳舞裙表演者隨歌起舞。第三天晚上我們去了民俗村,為了大家方便,主辦單位把各地的小吃、雜耍等集中在一起,我們在村內可以吃到許多印度點心,我最喜歡吃的是薄餅叫做饢(naan),是用麵粉加發粉、油、糖、和奶做成。大家還可以騎駱駝和大象。並可以看到放煙火、各種表演、和耍把戲,令我想起抗戰時在重慶街頭看到的雜耍。有些會員帶著小孩來開會,孩子們都玩得很開心。
第四天是星期六大家一起去遠處觀光。我們被送到人山人海的火車站,候車室裡有的站著或坐在地上,火車中走道上也站滿了乘客,約二個多小時後到達有名的泰姬瑪哈陵(Taj Mahal),它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文化遺產之一。泰姬瑪哈陵座落在一條河邊,完全由乳白色的大理石建成,上面的阿拉伯字用的是黑色大理石,壁上的花紋用金屬崁入。陵前是一個長方型的噴水池,我們在正前方照的相非常壯觀美麗。相傳成吉思汗的後裔在此建立了Mughal(蒙古)皇朝,它的國王 Shah Jahan 為紀念他剛去世的第三個愛妻 Mumtaz Mahal, 從一六三二年開始派人建造,二十年後完成。 國王和愛妻 Mahal 陵寢都在建築的地下室。
我們在美國認識的兩位朋友,這次很巧的能在千里之外的新德里得以再相見。一九九三年印度訪問學者 Devinder Gupta結束了在我工作的國家標準與技術院兩年的紅外線研究返回新德里,這次太座和我乘開會之便去他家拜訪,得到他隆重的歡迎。並被帶進一個大蓬帳內去見他的家人和其他親戚朋友。原來為了歡迎我們的到來,他特別請了大廚來做酒席,有許多印度菜饌及各種沾汁,真使我們非常感動和受寵若驚。二〇一四年他來電郵告知他已於兩年前五月底退休但還在作些研究。二〇二〇年五月還特為來函問候,並說他正在研究用紅外線殺滅新冠病毒的可能性,真是老當益壯精神可嘉。
一九九四年有一天,有位社會工作者(social worker) 來電話請我們 Tallyho 健言社團(Toastmasters club)幫忙。原來找她開導的人中,有好幾位對演說有恐懼症,有六人經過治療後學了如何控制恐懼症狀的方法。這位社會工作者認為健言社團,是給這六人學習克服演講恐懼症最好的地方。我和學心理學的太座毫不猶豫,立刻自告奮勇來接受這個挑戰。我們特別為這六位成人辦了一個演講訓練班,共七週,每週用一天晚上,從七點到九點,在我們家的客廳開會,每人都有六次演講的機會。七週下來都能從本來只能坐著講,變成可以站著講完全稿,他們演講的神態和語調也自然得多。演講班結束後我們互相還保持了連絡,知道其中一位叫 Megan 的去了印度,在美國駐印度大使館作事,太座和我就乘機與 Megan相約在新德里能再次和她見面,看到她言談舉止充滿自信,人也開朗樂觀,真是為她高興。
會開完後,就開始了我 總會長四年的任期。回想起這四年來我對C IE 有兩大貢獻:第一是確立長期的總體策略,第二是及時成立了有關影像技術(Image Technology)的第八技術處,滿足了工業界的要求。這要感謝許多人的幫助。我從前任總會長 Robin Aldworth處學到了許多,他告訴我說在開理事會時應該盡量讓大家發表意見,最終會達到共識,並非事事都需動用表決的程序。他對無理要求,總是很客氣的回答,細心敘述他拒絕的理由。另外我因參加了健言社(Toastmasters)活動多年,學到了許多溝通與領導的技能,使我能夠在衆多人前演講、主持會議、和帶領一個團隊。當然最要感激的就是身旁的太座,她以前就讀於台中東海大學外文系,我只要告訴她要講的重點,她就能幫我寫出一篇文情並茂的英文演講稿來。再說她為人謙虛,對人和氣,和理事的夫人們相處融洽,結為好友。在各國開會期間她們結伴逛街、購物、旅遊。這使得我和各理事的關係也很好,對推動會務幫助很大。
二〇二〇年因新冠疫情之故被關在家裡,有時間翻閱二十五年前遊印度的相片本,想到這些年來印度一定變化很多,真不知何時能舊地重遊? (2021.04)

Categories: 夏勁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