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繫中華專欄

煮一碗春水柔情

(【文化美食】第31號)

作者:西溪

家下有條小溪,冰雪化了,便開始潺潺流動;後院的草地上,一夜之間,冒出小小的綠芽;氣溫逐漸回暖,輕風微寒,雜夾著泥土的芬芳;春天總是以這樣溫柔的方式,悄悄提醒我她已來到。

萬物復蘇,向陽而生,春光和煦,鳥語花香,這大概是華府一年裏最明媚的時光了。相比起美國的明朗直白,千里之外的家鄉江南,則更平添一汪春水的柔情景象。

“好雨知時節,當春乃發生”,江南的春季因雨而生,江南的春景也應水而流,“春水碧於天,畫船聽雨眠”,春水所到之處,皆是情柔。這樣的柔讓杜牧看不清“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臺煙雨中”,讓皇甫松等不及“閑夢江南梅熟日,夜船吹笛雨蕭蕭”,周邦彥走不完“牆外見花尋路轉,柳陰行馬過鶯啼”,蘇東坡望不盡“試上超然臺上看,半壕春水一城花”。

“煙雨暗千家”,江南的水朦朧而含蓄,她脈脈含情地醞釀許久,淅淅瀝瀝地下個不停,濕濕答答地氤氳繚繞,雜糅了多少行人過客的過往別離,又寄托了多少文人墨客的柔情別緒。

柔情似水,佳期如夢,也難怪江南被稱作夢裏的水鄉,如水般委婉,似夢般模糊,水與夢在江南淡淡的煙雨中柔合,黏糊了歲月,纏綿了過往,由情愫在光陰裏任意繾綣,最終都化作一汪柔情春水纏繞。

雪燕桃膠銀耳羹
這次的食譜——雪燕桃膠銀耳羹,就是這樣春日裏如水似夢的江南味道。三種食材皆是陰柔之物,其中的雪燕不是燕窩,此燕非彼燕,它是一種刺蘋果樹上的木髓,桃膠則是桃樹特有的膠質,經乾涸固化凝結成結晶,亦稱“桃花淚”。雪燕顆顆像水晶透明,桃膠粒粒如琥珀剔透,金風玉露一相逢,勝卻人間無數。加之粘稠的銀耳與剔透的冰糖,用清水慢慢地煨煮,盛出滿滿的一碗,玲瓏溫潤、軟糯粘稠,舌尖上是春水一樣的溫柔。

材料:雪燕、桃膠、銀耳、冰糖、礦泉水、砂鍋或慢燉鍋

步驟:
1)取雪燕、桃膠各一兩(約50克),用礦泉水浸泡一晚,去除雪燕和桃膠裏的雜質
2)乾銀耳三朵,清水泡發半晌變軟後,手撕或剪成小朵,放入砂鍋
3)加清水約兩升,大火燉煮銀耳,喜歡喝湯則可多放些水,喜粘稠則少放些
4)水煮一小時或煮開至軟糯時,加入雪燕和桃膠,繼續小火慢燉一小時,至羹湯粘稠
5)最後停火加入冰糖,盛出待放涼即可食用
小叮嚀:這裏還有一個懶人的方子,如果有慢燉鍋,直接將銀耳用高溫燉兩小時,然後加入雪燕桃膠,低溫煨兩小時,最後加冰糖調味,煮出的銀耳羹與用砂鍋燉煮一樣粘稠軟糯

圖一:準備雪燕、桃膠和銀耳
圖二:泡發前的雪燕和桃膠晶瑩剔透
圖三:泡發後的雪燕和桃膠膨脹變軟
圖四:所有食材放入鍋中慢燉
圖五:一碗春水柔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