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d

共和黨人動員起來攤牌,這將有助于重塑拜登的總統職位

共和黨人動員起來攤牌,這將有助于重塑拜登的總統職位

【美南新聞記者泉深報道】喬·拜登(Joe Biden)爲重塑美國經濟所做的最新努力于周日形成了一場明確的政治沖突,共和黨人反對這項大規模的基礎設施計劃,該計劃可能使總統放在曆史上的民主黨公司上。


共和黨辦公室的官員對該一攬子計劃發動了廣泛的攻擊,認爲計劃太昂貴了,而且塞滿了黨派計劃,而這些計劃與修路和建橋梁無關。

密西西比州州長泰特·裏夫斯(Tate Reeves)在接受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的傑克·塔珀(Jake Tapper)采訪時說:“拜登政府的這是一項基礎設施計劃,對我來說,這就像增加了2萬億美元的稅收。”


同時,民主黨人暗示,如果有必要,在沒有共和黨投票贊成票的情況下,用50對50票,再加上副總統的關鍵一票通過,繼續推進該計劃,立即將重點放在自己隊伍中存在的細節上。盡管大流行經濟開始複蘇,盡管就業人數有所增加,但他們還是將該法案定爲工作一攬子計劃。

佛蒙特州參議員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也對“國情咨文”說:“我認爲這是一項嚴肅的建議,旨在解決我們面臨的一些嚴重危機。”

該措施包括數千億美元用于交通項目,還包括對傳統基礎設施計劃中通常不存在的項目的投資,包括針對美國老年人的家庭護理服務,3,000億美元用于制造業,超過2,000億美元用于住房以及數百億美元、數十億美元用于氣候友好型電動汽車等計劃。因此,從本質上講,華盛頓的鬥爭將歸結爲關于“基礎設施”一詞到底意味著什麽的辯論。

華盛頓的激烈對抗標志著雙方辯論的“基礎設施”細節開始降溫,這是拜登爲使藍領和中産階級美國人受益而采取的一系列舉措的一部分,這一時刻將塑造他的遺産。

該法案的廣泛範圍和價格標簽,以及對隨後將在今年晚些時候側重于教育和醫療保健的措施的狂熱,意味著拜登面臨的任務要比他最近通過的1.9萬億美元的《新冠救濟法案》(COVID Relief Law) 更爲艱巨。

基礎設施計劃是拜登希望通過政府權力重新制定美國經濟秩序的最新迹象,該規模已與富蘭克林·羅斯福總統和林登·約翰遜總統的計劃相提並論。

在此之際,美國政府正在加快步伐,並努力爲所有美國人提供Covid-19疫苗,以防止病例激增。在周末的一個24小時內,超過400萬劑的疫苗投入使用-創下了記錄。但是共和黨人試圖放慢總統的勢頭,正在尋找他的弱點,包括在移民方面。民意調查顯示,這個問題是一個潛在的脆弱區域。他們著重強調了移民湧入南部邊境的現象,表明拜登對前總統唐納德·特朗普的嚴厲移民政策的逆轉適得其反。

共和黨人想要一項有關基礎設施的計劃

共和黨人周日提出反對該法案的論據,認爲拜登的新計劃遠不只是基礎設施。

密西西比州長裏夫斯在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上表示,由于拜登計劃通過將公司稅率提高至28%(高于特朗普政府在其稅收改革計劃中設定的21%的門檻)來爲計劃提供部分資金,因此基礎設施計劃將導致增長放緩。

他還強調,拜登計劃中包括超過1500億美元的資金,以哄騙美國人改用電動汽車,這是政府應對氣候變化的更廣泛努力的一部分。

裏夫斯說:“這是一項政治聲明,這不是試圖改善美國基礎設施的聲明,因此它看起來更像是綠色新政,而不是基礎設施計劃。”

桑德斯接受共和黨的論點,認爲拜登的法案更多是左翼事業的特洛伊木馬,而不是基礎設施法案,它對基礎設施的定義比對美國交通網的崩潰點更爲廣泛。

桑德斯對塔珀說:“公路、橋梁和隧道是基礎設施。” “但是我認爲我們許多人看到了人類基礎設施的危機。當一個工人階級家庭找不到優質、負擔得起的托兒服務時,那就是人類基礎設施。”


密西西比州參議員羅傑·維克(Roger Wicker)提出了另一項新興的共和黨人反對該法案的主張,稱拜登的兩黨合作提議是不真誠的,因爲他想撤銷特朗普政府的成就。

維克問道:“當總統的提議廢除我們在2017年提出的標志性問題之一時,總統將如何期望兩黨合作?在降息方面,我們降低了稅率,他卻增加了稅率,最終使美國在對待創造就業者的方式方面更具競爭力?”


另一位強大的共和黨參議員、密蘇裏州的羅伊·布朗特(Roy Blunt)說,拜登白宮犯了一個大錯誤,應基于對基礎設施的更傳統理解,著重與共和黨一起通過一項法案。


布朗特周日在福克斯新聞上說:“我給白宮的建議是兩黨制勝。以一種更傳統的基礎設施方式做到這一點,然後,如果您想將其余的一攬子計劃強加給國會和共和黨人,那麽您當然可以這樣做。”

但是交通部長皮特·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試圖扭轉布朗特和他的共和黨人的觀點,將他們描繪成與民主黨人希望像拜登的新冠救濟計劃一樣受歡迎的法案背道而馳的局外人。


布蒂吉格在上周去匹茲堡接受媒體采訪時說:“我們在《美國就業計劃》中看到的是壓倒性的支持。”

“而且,您知道,在很多方面,感覺就像我們已經說服了美國。現在,我們只需要讓華盛頓效仿就可以了。”

民主黨暗示要在沒有共和黨投票的情況下實行獨立計劃

拜登表示,他希望共和黨人加入基礎設施一攬子計劃,但他並未表現出任何削減雄心壯志以吸引參議院共和黨投票的雄心。

能源部長詹妮弗·格蘭霍爾姆(Jennifer Granholm)在“國情咨文”中露面時並未提出過兩黨法案,但爲參議院的戰略制定最終可以通過黨派投票進行投票提供了廣泛的暗示。


格蘭霍爾姆告訴塔珀。“正如他所說,他(拜登)被送往總統職位爲美國做一份工作。如果全國各地絕大多數美國人、民主黨人和共和黨人支持我們國家的開支,而不是讓我們在全球範圍內輸掉比賽,那麽他將這樣做。”

爲了克服共和黨的阻撓努力,民主黨人似乎准備通過使用一種稱爲和解的程序來嘗試通過基礎設施方案,該程序適用于影響聯邦預算狀況的立法,該程序與通過共和黨的程序相同,沒有共和黨投票的救濟方案。

但是,這樣的戰略仍然需要來自西弗吉尼亞參議員喬·曼欽(Joe Manchin)等溫和的民主黨人的支持,後者曾表示,他希望看到兩黨進程在該措施上發揮作用。擁有州參議院多數席位的煤炭州(西弗吉尼亞州)民主黨人,知道自己的核心作用,在就救濟方案的細節進行談判時,他毫不猶豫地行使自己的權力作爲頻繁的搖擺投票。

預算委員會主席桑德斯預測,參議院的民主黨方面將最終統一。 “如果您的問題是,我想我們會在一起做嗎?是的,我願意。”桑德斯在《國情咨文》中對塔珀說。

“我認爲你將看到民主黨核心小組齊聚一堂,通過非常非常重要的立法。”

(圖片來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

Categories: Featured, 僑社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