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繫中華專欄

海灣疫情隨筆(4)

【評論雜文】第29號

作者: 山人

02/15/2021 週一 陰

佛州週一疫情:

新病例總數為3,615。大大低於以往的數字,低得令人吃驚。週一報告了155例新居民死亡,以及4例新的非居民死亡。跟週日相比,死亡又超過百人,令人擔憂。另一個隱憂是佛羅里達報導了379例英國新冠病毒變種病例,這個數字大大超過加州(189例)和德州(49例)。

德州受創大風雪 史無前例大停電

連日來,陰雨綿綿。雖然氣温未降,但是可以感到北方冷氣流的影響。跟我們佛羅里達同在墨西哥灣東西岸的德克薩斯州,緯度差不多,竟然氣温一路陡然下降,週一晚間將降到華氏2度。德州一月份氣温通常在50-60華氏度之間。

我們佛羅里達白天氣溫可達華氏82度。相差華氏80度左右,如果跟美國東北部地區來比,有可能。但是在緯度如此接近的佛州和德州,這是歷史上少有的。華氏2度是什麽槪念,攝氏零下17度。據氣象臺報導,德州氣温目前比靠近北極的阿拉斯加還要低。

酷寒氣候在導致德州電網崩潰。根據Poweroutage.us的數據,截至15日下午,德州有380萬戶停電;在堪薩斯、密蘇里、阿肯色、路易斯安那等州則有逾22.5萬戶停電。美國中部地區已有超過400萬戶家庭與企業陷入停電!

電網營運業者「西南電力網」(Southwest Power Pool)在15日發表聲明説:「我們從事電網營運以來,這是史無前例的事件。」

現代工作高科技 老來倚杖常嘆息

有些工作是體力的。比如爬梯上墻,衹當是爬山攀巖活動了。比如裝燈拆卸,可以看成是四肢活動。都可以當作是鍛煉身體。不過,想要通過這些運動,將一塊荒廢已久的中部崛起,恢復到曾經讓學生驚嘆不已的六塊腹肌,還是八塊?記不得了。那是沒有指望了。

如果要納入正式工作之類,衹能算是科技含量不高的工作。這些工作,在美國現在大部分由南美來的阿米哥們來做,不管他們來自洪都拉斯、瓜地馬拉還是墨西哥。比如聖上一日發現,御花園有些花草過時了。體恤老臣年老力衰,降旨園地更新,發包外放給園林專業戶,一家經常在社區服務的阿米哥。連寶馬御道的清洗拋光處理也承包給了另一批阿米哥專業戶。

想當年,這些工作都是微臣一力承擔。馬州行宮的前庭後院,大大小小、方正橢圓,鋪地砌磚,盡灑微臣汗水。盡管馬州車庫御道比這裏還長,維護修理,重新粉飾數次,從來都是宮中內務府消化,獨立完成。離開馬州,老朽纔發現,生命已華麗轉身。驀然回首,青春年華、聰明才智, 全然留在那時光不再的鬱鬱葱葱和爍爍生輝中。

正如有個叫保爾柯察金的,在我們年青的時候曾經説過:人的一生,應當這樣度過:當他回首往事時,不因虛度年華而悔恨,也不因碌碌無為而羞恥。現在,當我們已經不再年青時,我們要告訴年輕人的是,其實老了,過去的無論如何都翻篇了。不要為了過去,而使當下活在悔恨和羞恥中。人活著,就要讓自己開心。此謂正道、王道、天道。如果,這一點到現在還悟不到,那就繼續修煉吧。

當然,形勢所趨,當下我主要側重於那些科技含量較高的工作。去年夏天,後院紗墻莫名其妙受到侵犯。犯罪嫌疑人在紗墻底部不時製造幾個小洞,動機不明。而且罪犯手段高明,每當我修補好舊洞後,它就會重新製造新洞。雙方鬥智鬥勇,幾個回合下來,戰果是紗墻上出現十幾個堵住的洞。

頗有些像杜工部所描繪的場景。衹需將「群童」改為「何物」,「抱茅」改為「打洞」即可:「南村群童欺我老無力,忍能對面為盜賊。公然抱茅入竹去,唇焦口燥呼不得,歸來倚杖自嘆息。」

嘆息之後,看來,單憑肉眼直接觀察和常理邏輯推斷,無法破案。遂採取鄰人建議,採用現代監視系統,24小時專門監視。雖然夜裏肉眼看不見,監視系統運用紅外技術掃描,鏡前動靜黑白分明,一清二楚。自打將監視系統安置在罪犯經常出沒之處,我家紗墻從此固若金湯,再無來犯之敵。高科技就是高科技。

這一趨勢,正在坊間流傳。近日聞得鄰人家中電器出現故障,並見到鄰人自己檢查修理的圖片。圖片上可見電機上一堆電綫,據鄰人説,因為電器工作過久,温度過高,導致其中部分綫路時有中斷,因而使得電器運轉不正常。鄰人首先採取隔熱方法,將電綫和電機之間用絶緣體隔絶,降低電綫的温度,從根本上解決電器在設計上的問題。然後,逐一查出鬆動的綫路,並重新連接。解決了一個如果是我,就打電話請人來維修的工作。

看著那些紅紅綠綠的電綫,不知怎麽就想起最近電視上的一些鏡頭。一個綁匪劫持的人質,腰間綁著一排炸彈,炸彈是定時的,往往時間就剩下幾分鍾,或者是最後幾秒。解救者必定要在紅紅綠綠的電綫中選擇一根。特寫鏡頭推進,翦刀或者鉗子,人質驚慌的臉、解救者滿頭大汗,定時器放大了的滴答滴答聲。一個三流導演的傑作。

這時,電視臺就會趁機打個小廣告。電視機前的觀眾,也趁機喝茶的喝茶,撒尿的撒尿。因為,大家早就被訓練得知道,廣告回來後,解救者在最後一秒鍾,於剪不斷理還亂中,一定掐斷了那根關鍵的電綫。不信,回想一下,有把人質炸死的嗎?那不是顯得公安人員,或者人民警察,或者某個英雄人物,不那麽高大上了嗎?當然,這也怪不得演員,衹怪那些永遠在俗套裏偷安的三流導演和編劇,還有那些容忍他們侮辱別人智商的人們。

還有,還怪高科技。隨便什麽阿貓阿狗的,上不上大學無所謂,學習成績好不好無所謂,會不會化學反應分子式無所謂,懂不懂物理電子機械原理無所謂,反正高科技了,誰都可以自製炸藥、自製控製器、自製遙控器。總而言之,必須把犯罪份子的智商提昇,通過高科技,而達到導演和編劇的水平。於是乎,紅紅綠綠的電綫,便開始在周圍纏繞,讓我們傻乎乎地陷入高科技,渾然不得自拔。

隨著科學技術高度發展,人工智能已經出現。可以預見,將來就是機器人爬高上低為人們安裝燈飾,機器人為農人除草施肥,機器人為住戶解決紗墻破洞,機器人替維修工排除電器故障。哈,太好了,這不就沒有我的事兒了。

是啊,沒有我的事兒了。不過,那時我也不存在了。人類還會存在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