僑社新聞

牛年初始「雲端」深度遊 劉嫄「帶哪幾本書去旅行—兼談旅行文學」

【華府新聞日報訊】「讀千卷書、行萬里路、看環球世界可能是眾多文化人的夢想。」行走50多個國家,歸來面帶微笑,滿身行囊都是書。華府作協終身會員劉嫄博士受「華府作家協會雲端文學講座」邀請,於2021年2月21日晚,與眾多旅行和文學愛好者分享了自己多年的旅行心歷路程。
帶著理學博士做學問的嚴謹風格,淵博的學識素養,劉嫄將心儀的中外旅行文學作家和作品書籍,大量閱讀中體會的真知灼見,一路記下拍攝的沿途風情美照,圖文並茂地展現出來。她的「帶哪幾本書去旅行—兼談旅行文學」,如何選書上路的經驗和構成優秀旅行文學要素的演講獨到又精辟。 用藝術家的眼睛去觀察,用採訪者的耳朵去傾聽,用文學家的手指勤動筆,用哲學家的大腦去思考,用聖德者的胸懷去感知與抒發愛心。
她以法國為例,詳細列出去法國旅行之前,之中和之後讀什麼書。從介紹法國史,巴黎史到法國人,法國故事,被歷史湮沒的遺跡等書籍獲取信息,諸如《帶一本書去巴黎》,《九三年》等。之後帶著大家領略巴黎的徒步遊,把巴黎的人文薈萃大到盧浮宮,雨果故居,畢加索博物館,莎士比亞書店,小到塞納河畔的舊書攤一覽無遺。繼而羅列歸來後閱讀有關巴黎的經典名著,《巴黎聖母院》,《流動的饗宴》以及巴黎對美國產生的影響。不經意間在雲端讓我們和莫里哀、伏爾泰、大仲馬、福樓拜、莫泊桑大文豪們不期而遇,亦或讓大家溫故知新遇見一位當代文青筆下的巴黎。
隨後她還挑選出一些關於去日本,土耳其,荷蘭,巴爾幹半島,西班牙,南非等國家可以閱讀的書籍供大家參考。她指出旅行前後讀歷史書籍,旅行文學和指南以及非虛構文學。她追隨古代旅行家的腳步,以都市寫作為主的旅行作家,乘火車,騎自行車看世界的旅行文學家,地理學家出身的,曾想做僧侶,以詼諧幽默見長,甚至英年早逝旅行文學家。她還展示一些學者的行旅筆記。
對熱愛旅行的人來說,2020年一場新冠疫情,家裡蹲的現狀可謂糟糕,而「禍兮,福之所倚」。 網絡時代,足不出戶,追隨她的足跡和群書,穿越時空,享受愉悅的「視聽之旅」,可謂大飽耳福和眼福。
劉嫄愛讀書,喜行路,見多識廣,對身處美國的優越深有感觸,對當下心懷感恩,對未來滿懷希望,期待再次出發,還想遠走印度,伊朗,探訪南美一些國家。劉嫄引用現代旅行文學教父保羅•索魯《旅行之道》,「我就是融合所有我讀過的作家、去過的地方、在所有時代遇見和愛過的人。」 「最熱情的旅行者往往也是熱衷閱讀和寫作的人。」她說,「好的旅行作家就會把一個地方的靈魂寫出來。」將聽眾帶到一種境界,也回答了大家的問題,「旅行會讓人更寬容,改變人的世界觀嗎?」
中國古代旅行作家及作品尤以唐朝玄奘的《大唐西域記》聞名遐邇,劉嫄也將一張玄奘圖作為她演講稿的封面。 想出門旅行是人類的天性,「擁有一房一車,能去旅行」,也是當今世界人口大國界定其中產階級的標準。 全球還有無數人希望夢想成真,成為旅行的幸運一員。
觀光客,遊山玩水看風景;旅行者,體驗文化看社會。我們可輕描淡寫,輕鬆到此一遊;我們可嚴肅認真,深度遊。我們可浪漫詼諧,可夢幻驚悚。 相信,聽了劉嫄博士的講座後,不久的將來,我們的行囊裡也會揣上一兩本精選的圖書,我們也會一路走來一路讀。讀書裡和書外的萬水千山,用腳步丈量世界的距離,用心思考沿路的風情。在路上,也許還能寫出一兩本遊記。不虛此行,不枉今生!
文: 高霞(華府華文作家協會副會長)

Categories: 僑社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