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繫中華專欄

2/27「寫·閱·評·聚」第49回會議

BYGREENSEAALLON 18 2 月, 2021

⋯⋯新聞稿⋯⋯

為了鼓勵寫作閱讀、磨練評論技巧、欣賞多元意見、提升寫作能力,「寫·閱·評·聚」將於2/27(週六)舉辦第卌九回聚會。允許參與者僅「閱·評·聚」,也歡迎非會員旁聽,額滿為止。

日期: 2/27(週六)下午1:30~4:30

地點:網路相聚

型式:聚會時,針對每一篇文章,參與者在二分鐘內輪流提出個人的意見及建設性的看法

參與資格:「寫·閱·評·聚」會員,非會員可旁聽;聚會前必須閱畢所有的匿名文章

報名:請電郵金大俠(chin8673@yahoo.com

「寫·閱·評·聚」的宗旨有四:

(一)、鼓勵中文寫作的興趣;

(二)、提升中文寫作的技巧與水準;

(三)、加強文章評論的質量與深度;

(四)、促進創新及作品的思想性、文學性、藝術性。並以多元、尊重、包容、互助的方式參與每一次的聚會。「寫·閱·評·聚」歡迎對華文寫作有興趣的人申請加入, 加入條件是寫一篇500字以內的自我簡介、加入的期許及個人的寫作目標。

2/13雖是大年初二,仍有十人參與。負責人金慶松向大家恭賀新禧外,也感謝大家在忙碌的新年中撥冗出席。格格家中的Wi-Fi突然無法使用,仍然打電話間接與會,參與精神感人。文章評論時段由雷俊毅擔任主持人與計時員,他身兼二職,游刃有餘。參與者評論了四篇文章,二位文友提出了書面評論。〈黑人聯盟〉描述一張有價值的歷史照片,講父女的傳承,說黑人的歷史。「黑人聯盟」的題目太大,或可改為「黑人棒球聯盟的一頁」,文中對黑人貢獻的描述,或可再加強些。〈竹嶺下的越野賽〉一文簡潔順暢,文章中提到的人名,或可做些鋪墊,「跑山」一詞或可入標題。〈春晚啓示錄〉簡短有內涵、富啓示。「亂花漸欲迷人眼」可謂神來之筆。文章開頭吸引人,結尾引述捷克作家伏契克的話:「善良的人們,我愛你們,可是你們要警惕啊!」醍醐灌頂。剽竊等法律問題或可補入文中;批判「做假」,力道或可加重;〈春晚啓示錄〉或可改為〈雲端春晚的啓示〉。〈殘疾卻傑出的四任美國總統羅斯福〉是一篇知識性、歷史性的文章,內容豐富的人物報導,文章雖長,文筆流暢,極具可讀性。描寫經濟大蕭條時使用了不少經濟數字,如何做最適當的量化陳述,值得探討。

第二階段文友交流時段的主題是「小說欣賞、討論、與創作」,由金慶松主持,針對小說的組成、小說是無中生有、有中生無、有中生有等話題,與會者各抒己見。或說《老人與海》中與大魚搏鬥的情節,就是無中生有的情節;或說「有中生無」有取有捨,已臻道家境界;或說迷人的小說,開頭引人吸睛,過程扣人心弦、高潮起伏、懸疑不斷,結局柳暗花明、出其不意大逆轉。交流中並以愛德華.摩根.佛斯特的《小說面面觀:現代小說寫作的藝術》為理論基礎,分析安老師近期刊載於世界日報小說版的〈尼克的七隻雞〉。《小說面面觀》列出故事、人物、情節、幻想、預言、圖式和節奏七個分析面向。

故事:「身為一則故事,它唯一的價值,是激起讀者想知道後續發展的興趣。⋯⋯小說家訴求的不僅是我們的好奇心,還有理智與想像。」人物:「一個人物能否成為圓型人物,端賴其有無能耐以令人信服的方式製造驚喜⋯⋯真正的圓型人物渾身充滿驚喜,能在字裡行間為全書注入活力與新奇。」情節:「小說的獨特之處在於,作者可以談論他的人物,也可以透過人物來陳述己見,或者可以讓我們聽到人物的內心獨白。⋯⋯情節也是一種事件的敘述,但其重點在於因果關係⋯⋯情節,需要理解和記性。」幻想:「⋯⋯迫使我們去適應,一種不同於藝術作品所需的適應,一種額外的適應。」圖式:「圖式是小說中最具美感的那一面⋯⋯圖式主要源自於情節,伴隨情節猶如雲中的一道光,雲隨風散去之後,這道光依舊清晰可見。」節奏:「節奏必須在有適當間隔的情況下,靠著局部刺激才能奏效。不過節奏的效果非常巧妙,無須剪裁人物就能展現出美,而且對於小說的外在形式也不會要求太多。

【與會的十人:雷、陳、姚、蕭、孔、賈、徐、原、高、金】

鐵甲將軍肥美時  作者金慶松

   又是秋季,馬里蘭州的藍蟹(blue crab)正是膏黃肥美時,不買螃蟹,似乎對不起自己的味蕾與脾胃,也對不起螃蟹。這個秋季與親人朋友在不同的場合吃了五、六回,一種螃蟹,多樣作法,讓疫情蔓延下的美東深秋,也有不少回小確幸。

先說說螃蟹的價錢。十月初去亞洲店買螃蟹,一磅母螃蟹$1.99。母蟹似乎還很小,但已有黃帶膏,一簍的價錢是$65。挑了20隻螃蟹,約十元,實在便宜。基本上,螃蟹得選大的、重的、生猛的、會抗拒的。公的肉質較佳也較貴些,母的膏黃引人垂涎,美國人較愛公蟹,亞洲人嗜吃母蟹。好友安老師買了一簍螃蟹,蒸食之外,兼享受弄蟹逗孫之樂;一些螃蟹三四天未曾進食,還都活蹦亂竄,鐵甲將軍實在太强壯了

享受美味之前,先要處理食材。螃蟹生於海中泥地,易髒,以牙刷在水龍頭底下刷洗,將黑泥、污垢清除,是必要的處置。左手持蟹,右手拿牙刷,持蟹的手,拇指頂著蟹腹,四指按著蟹殻,是經驗之持。母蟹有花木蘭的勇猛,有壯健的兩螯頑強抵抗,八爪極力揮舞,左右鬥智,螯刷較勁。這抓的功夫、刷的技術,我要教長子,他敬謝不敏。當然,持蟹的手帶著手套,會較安全些。也有權變的方式,以熱水淋上蟹身,將螃蟹燙得暈頭轉向不着北,戰鬥力減弱後,較易為八爪將軍刷洗。

螃蟹的做法與處理,或簡或繁,應有盡有。最簡單的莫過於清蒸,刷洗淨的螃蟹,放入蒸籠蒸個15 20分鐘,就是一鍋大紅蔥綠、鮮艷美味。中式吃法:沾醋配薑絲;美式吃法:覆老灣(old bay)、沾奶油,兩種吃法都能襯托蟹將軍的鮮美滋味。這老灣調味料是草藥、香料和辣椒的混合物,黃粉狀、味香鹹,它起家之地正是馬里蘭州的巴爾的摩市,它在美東、美南都是風行的海鮮配料。

我愛中式的蒸螃蟹,長子懷念路易斯安那州的煮螃蟹。他曾多次與朋友在美式的海鮮店𣈱食。基本上就是螃蟹湯,加入玉米、土豆等素菜。某晚一鍋蒸、一鍋煮,蒸煮齊下,同時出鍋,各具風味。那素菜螃蟹湯鮮美,玉米、土豆也帶著蟹香。當然,我這中國胃還是偏好那一鍋蒸蟹。一家人螃蟹由熱騰騰吃到冷,長子連續吃了七、八隻,解了饞,說:「可以一個月不吃海鮮無妨。」

有一回忻大姐做寧波式年糕炒螃蟹,這清理螃蟹、去殻、切塊的活就落在我身上。大姐除了蔥薑蒜等配料外,還有自製的XO醬等等秘方,又炸又炒又悶,尚未出鍋,已香飄滿室,一小桌的好友嚐到那久末享受的炒炸螃蟹,啜口美酒,真是令人熱淚盈眶!小妹突發奇想要做螃蟹餅(crab cake),將蒸過的螃蟹捌開、拆解,再將膏黃蟹肉由不同的「密室」裡剔出來,精雕細琢,費工又耗時,我笑她媲美台灣早期的拆船業般「拆拆卸卸」,吃貨呀,為了吃,辛苦又何妨!

螃蟹不僅在生活中,更在文學裡。《紅樓夢》中有詩:「螯封嫩玉雙雙滿,殼凸紅脂塊塊香。」點出螃蟹的硬殻與大螯,享受嫩玉紅脂費工夫,多數人需要夾子、錘子等工具,餐桌前常見一陣夾、一陣錘,夾起錘落,夾子與鐵錘齊飛,殼紅共臉頰一色。吃螃蟹我有著自豪的真功夫,完全不用工具。兩手握著螃蟹,擺好位置一扳,殼、體立即分離。對付螯殼,我就靠著口內的虎牙,擺對位置與角度,牙夾殻裂,就是美味;某些藏在細微處的蟹肉,螯尖就是我的工具,剔挖得乾乾淨淨,絕對不浪費那雙雙滿與塊塊香。鐵甲將軍肥美時,堆盤色相喜先嚐。

原載於12/8/2020世界日報家園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