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繫中華專欄

那一夜,不平靜!

【散文怡園】(For2021年2月10日第30號)

                                                    作者:安少校

1970年,我軍校畢業,在二軍團通信支援連當排長,連隊駐紮在台中潭子新興營區。當年是戒嚴時期,金門炮戰打得正激烈,軍中和社會氛圍都緊張。話雖如此,部隊不下基地,沒有戰備,日子都在閒適中度過。10月的第三週,我輪值星,週末不得外出。週日收假那一晚,不平靜,我經歷了軍旅生涯,至今難忘的一個漫漫長夜。

那天傍晚,假日的營區像往常一樣寧靜。夜幕四合,日近黃昏,晚霞絢麗,把營區哨所旁幾棵高大鳳凰木,樹梢染的通紅。我在營區四周巡視了一遍,假日快要結束,收假時間將到,回家探親的,出去遊玩的官兵,三三兩兩,陸陸續續歸營。

老士官阿寶沒出去,五點多就拿著他的搪瓷大飯碗,磨蹭在連隊廚房邊,晚飯的幾個菜剛炒好,他就各打了一瓢,連同熱騰騰冒著煙的白米飯,裝滿一大碗,拎著一瓶紅標米酒,蹲在士官宿舍門邊,一面吃,一面喝。阿寶是從大陸隨部隊來台的老兵,不識字,別人都升士官長了,他還是士官,他也不介意,只要有飯吃,晚上有酒喝,日子就過得愜意。沒多久,連長、輔導長也都回來了,他們家都在營區附近,來去方便。

天全黑了,營區內燈光陸續點亮,昏黃的燈光,映照著西邊殘霞,是個溫柔恬靜的夜晚。快到九點,晚點名時間,人員都在連集合場附近閒聊,等著晚點名。我看了一下手錶,九點正。「嗶~~~!」長哨音一聲,「晚點名,集合!」各班各排隊伍排好,人數清點完,我發令:「晚點名歌,預備~~~唱!」。

大哉中華,代出賢能

,歷經變亂,終能復興。

蔣公中正,今日救星,我們跟他前進,前進~~,復興,復興~~

剛休假回來,晚點名歌唱的有氣無力。歌還沒唱完,突然,空中,一閃一閃的,像落雨一樣,飄下一張一張小紙片,嚇了我一跳。我抬頭看,黑暗夜空,點點繁星中,隱隱約約看到幾個白色氣球,高高低低,緩緩飄落。「碰!」的一聲悶哼,一個氣球在低空炸開,一張張紙片像飛舞的蝴蝶一樣紛紛飄落,大部分飄到營房圍牆外,零星幾張,飄呀飄的,飄到正在晚點名的隊伍上空。

整理好的隊伍一下亂了,幾個充員兵一蹦一跳,一把抓住飄到頭頂上的紙片,抓到後幾個人擠著圍著看。

「嗶!嗶!嗶!」我吹了幾個短音,要大家注意。「站好!不要亂,拿到落下紙片的,站出來。」依標準作業規定,我把隊伍交給連長,連長是老行伍,知道這類事情歸輔導長管,把部隊轉交給輔導長指揮。

「各排排長帶隊,每個排留一個班在營區,兩個班到圍牆外,東西南北四個方向展開,密集搜索,把飄下來的東西收集起來,一個小時後集合。」輔導長一口氣下達命令,他心裡有數,知道這是共匪空飄汽球落下的心戰傳單,上級規定,必須馬上收繳,避免影響軍心。很快,隊伍都帶了出去,連集合場恢復寧靜。

「上週政戰部通報,這幾天東北季風強,營區內外要特別注意共匪的空飄心戰氣球。沒想到,這麼快就碰到了!」我和輔導長在等部隊回來時,他對我說。

「那麼巧,正好飄到我們營區?」我問。

「這不容易,空飄氣球從廣東和福建沿海地區施放,飄過台灣海峽,那麼遠,來到台灣,落到這裡,機率很低。」輔導長接著說。「心戰氣球都是集中施放,看情形還會繼續飄過來。」

十點,出去搜尋傳單的各班各排陸續收隊回來,排長將收集到的各種心戰傳單交給輔導長。前前後後鬧了一個鐘頭,任務結束,躺到床上已過11點。

躺下沒多久,迷迷糊糊中,好像聽到「叩叩!叩叩!」敲門聲,起床,開門,一看是安全士官阿寶。阿寶有酒無量,喝沒幾杯就醉,他酒品好,醉了倒頭就睡,從不鬧事,傍晚他醉過睡過又醒過,醒來值12至2安全士官。我看了看錶,快兩點了。

「這麼晚,什麼事?」

「報告排長,空飄氣球。好多,傳單落得到處都是。」他緊張的說。

「你快去叫醒連長輔導長,馬上緊急集合。」我對他說。

輔導長的顧慮成真,共匪真的是抓緊氣流方向,順風放了許多空飄氣球。我著裝完畢後,「嗶!嗶!嗶!」吹響緊急集合哨。這種事要果斷處裡,否則戒嚴時期,後果難測。幾分鐘後全連集合完畢,整理好隊伍,交輔導長指揮。

輔導長像上次一樣,如此這般,交代了一番。接著,全連以排為單位帶開,軍營圍牆內,圍牆外,人和人間隔三公尺,地毯式前進,徹底搜索,暗夜寂寥,只有到處都是的手電筒光線左右照射。近兩點,各排回來,收集的共匪傳單上繳。警報再次解除,躺到床上時已近四點。那一夜,睡沒有幾個鐘頭。

天亮,一切恢復正常。早點名後,清潔打掃時,還有零星的傳單從掛著的樹梢飄落,充員兵撿拾後一一上繳。早飯過後,輔導長要求我派兩名公差到他辦公室,協助整理收集好的共匪宣傳品。

中午休息時間,我去輔導長室轉了轉,他辦公裡桌上地上,堆滿了一綑綑整理好的共匪空飄傳單。我翻了翻,幾張印象特別深刻,其中一張是台灣空軍飛機在浙江被共匪擊落的殘骸,和駕駛員支離破碎的軀體照片,照片慘不忍睹,看了怵目驚心,中央斗大的字「不要為美蔣送命!」。另一張綠底黃字,寫的是「溫暖幸福的家庭」,附一張投降國軍在大陸娶妻生子的照片,其他都是大陸各地風景,或社會活動的片段。這些傳單印刷粗糙,文字拙劣,對我雖不起作用,或許會影響大陸來台老兵的心情,所以上級三令五申規定,收集後即刻上繳,嚴禁傳看和收藏。一星期後,政戰部表揚我們收繳共匪心戰傳單迅速確實,獎勵加菜金五百元。週五下午榮團會過後的晚餐,全連加菜,有魚有肉像過年一樣,大家都吃的高興。

時過境遷,後來兩岸解凍,恢復來往。大陸來台的退伍老兵,不需心戰傳單的鼓動宣傳,都紛紛返鄉探親。五十多年後,退休寄居美國,戒嚴時期,軍旅生涯中,那一個不平靜的夜,每一個細節,都在記憶裡都那麼鮮活,那麼難忘。

原載於01/09-10/2021【世界日報】上下古今版

Categories: 文繫中華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