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繫中華專欄

阿三在美(微型小説兩篇)

(【小說園地】第 18號)

作者:陳小青

一、「尺子先生」與「香蕉皮理论」

阿三那晚上線,見本棱臉吊得很長,笑問:「怎的滿臉苦大仇深?」

「近來倒運,碰到了『尺子先生』!」

「什麼『尺子先生』?」

「那種掌握點知識就拿着當戒尺、一本正經到處對人苛刻的人,不就是你上次說的『尺子先生』嗎?」

「只是一句形容詞,你當令箭了?」阿三哭笑不得,「別只是誤會吧?」

「肯定不是誤會!那天我折騰了幾句詩,扔到古體詩微信羣。別人還好說,卻被一位自稱『學識淵博』的揪住不放,狠狠譏諷加挖苦,把我幾乎當文盲!」

阿三問:「寫了扔那兒去的目的是什麼?」

「分享一下唄,不行嗎?」

「上次咱倆陪妳姐和她朋友去玩卡拉OK,你抱怨她倆唱得再難聽都得聽、非常痛苦對不對?」阿三問。

「是啊,那又怎樣?」

「你在高手羣裏放東西,人家是不是也會當噪音?噪音怎能『分享』?須知任何一位『尺子先生』都會有動輒上衡下量的『職業習慣』,你真要招惹的話,最好『聞過則喜』,帶着請教的目的去。」

本棱不服:「可有的人過分驕橫,整天橫量豎量看誰都不順眼,出言不遜連起碼的尊重都沒有,我去請教豈非自取其辱?」

「若真那樣,倒也無須勉強。大路朝天一人半邊,你找『山中無老虎』的地界去分享不就行了?」

本棱想了想,問:「對那些實在狂傲而且迴避不了的『尺子先生』們呢?」

「你在說那位『學識淵博』?」

「我是泛泛而論。」

「噢,」阿三一臉壞笑,「最不濟也可啓用『香蕉皮理論』嘛!」

本棱一愣,突然哈哈大笑:「就是不得不忍受過於自負和驕橫的人物時,只要想像他正鼻子朝天闊步前行、突然踩到香蕉皮摔個大馬趴的狼狽相,於是噗嗤一笑就過去了的那一理論,對不對?」

阿三笑:「阿Q精神勝利法。雖然有些不夠厚道。」

本棱反駁:「怎麼不厚道?還記得我表哥剛提爲副教授的事嗎?」

阿三笑:「當然,所以我才傳授你『香蕉皮理論』的對吧?現在你們都能忍受他了嗎?」

「當然,每次大家偷偷一樂就過去了。但我於心不忍,後來把這事告訴了我表哥。」

「然後呢?」阿三大感興趣。

「他說在想象了自己得意時突然滑倒、衆人暗笑的後果之後,心理上很受刺激。所以後來恢復了平易近人幽默隨和,還說每當自己想擺譜,就會條件反射地看腳下,說這一理論讓他很容易心態平和、行爲謙恭。」

「易經中的謙卦,本就是最吉利的卦象!」阿三起身去倒了杯葡萄酒,邊走回屏幕邊一臉得意地說,「瞧,還是咱高明吧?」

本棱突指向他的腳下大叫:「香蕉皮!」阿三驚得猛向旁一跳,酒灑了一地,險些滑倒。

 「果然『謙』卦最吉利,起碼不會滑倒!」 本棱大笑着關了視屏。

二、呼孔神團

「他們偷了你的藥方!」視頻上的本棱有點氣急敗壞,「說抗疫用的。」

「我有抗疫藥方?」阿三驚異。

「怎麼沒有?」本棱解釋道,「記得春天那上億怒發的鮮花造成的嚴重空氣污染嗎?雲層中動輒有七八噸花粉、車子上永遠是黃糊糊的一片,所以美國平均四人便有一位花粉過敏。」

「So?」

「記得花粉過敏那長達兩三個月的痛苦嗎?等於天天重感冒,鼻子眼睛奇癢,流涕流淚、連續大噴嚏、劇烈咳嗽甚至嚴重哮喘、夜間無法入睡生不如死……」

「So?」

「所以儘量不出門不開門窗,天天吃藥。」

「So?」阿三仍沒聽明白,「你在說花粉過敏,還是Covid19疫情?」

「噢,疫情和花粉過敏還真挺像,都得躲着都得關門。奇怪的是美國人對疫情反倒不如對花粉更緊張。」

「那倒是,反正都是躲。一個看不見卻要人命,一個看得見讓人痛苦萬分卻死不了。」 阿三漫不經心,「還好美國人現在讓戴口罩了。」

「可你的『堵鼻法』不戴口罩就能抵擋花粉,」本棱很欽佩,「出門前只要用棉團蘸點淡鹽水塞到鼻孔裡,簡單之至!」

「那叫『呼孔神團』,什麼『堵鼻法』!」阿三哭笑不得。

「『呼孔』不就是鼻子、『神團』不就是堵鼻子的棉團?你是在名字上忽悠人。」本棱笑。

「那可不是忽悠,那是藝術。 」阿三一本正經,「顯得高深。」

「總之有用就行。而且今年春天過敏好像輕些。」

「今年是因爲在家躲疫情,把花粉也堵外邊了。」阿三哈哈一笑,「說實話,凡知道怎麼躲花粉的,都應當會躲疫情。」

「所以你那『神團』確實有用!」本棱突然想起今天的主題,「噢差點忘了,我要說的正是你這個『呼孔神團』的專利被人偷去了。—— 剛剛看到消息:爲了抗擊疫情,聯邦政府要花大價錢,在加州一個制藥廠研發一種噴鼻藥!」

「So?」

「『噴鼻藥』,不正是『呼孔神團』?是你的專利呀!」

「那算什麼專利?土法一個,大家隨便用。況人家是藥,咱這只是溫鹽水。不是說嗎,凡能對付過敏的法子,比如與外界隔離、遮住口鼻及眼睛等,都能用在抗疫上!」

「所以他們才偷你『呼孔神團』的技術嘛!」本棱忙接道,「而且成本低,還不用化學藥物。」

阿三自顧自腦子在轉:「鼻藥畢竟不是疫苗,顯然只能治標;若真研製出治本的藥,又管它是噴鼻還是口服?不合邏輯!但願不是忽悠百姓。」

「不會吧?那不是浪費納稅人的錢?得給政府寫信!」本棱慷慨激昂,「實在不行咱們可以批准他們使用『呼孔神團』!」

「批准什麼?」小甜正好這時走進來,舉着手中裝了些溼棉球的小瓶子問阿三:「爸這是什麼?」

視屏內外的阿三和本棱齊聲作答:「呼孔神團!」

(原載於《人間福報副刊》<阿三在美>小説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