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勁戈

浮生雜記

夏勁戈

「夏蚊成雷,私擬作群鶴舞空,心之所向,則或千或百,果然鶴也;昂首觀之項為之強。又留蚊於素帳中,徐噴以煙,使其沖煙飛鳴,作青雲白鶴觀;果如鶴唳雲端,怡然稱快。」
「浮生六記 卷二:閒情記趣」
清代:乾隆嘉慶年間 文學家 沈復(字:三白)
「浮生六記」為清朝文學家沈三白的自傳體散文,如今僅存頭四卷:閨房記樂、閒情記趣、坎坷記愁、浪遊記快。初中時我就讀於台南二中,我們上國文課時念過「卷二:閒情記趣」中描述他噴煙作為雲,在蚊帳中觀看,想像蚊子如仙鶴般飛舞在雲中的樂趣,文體清新流暢易讀,至今難忘。
近因疫情故,閉關隔離約已十月餘,因居家時多,有閒空觀視頻作冥想,今就所見、所聞、所思、所想,仿沈三白之自傳體散文,寫成「浮生雜記四則」,為遊戲文章耳,或能博諸君一笑也。
其一:此疫綿綿無絕期?
雖然閉關隔離尚不及一年,大家都已很不耐煩,不能和親朋好友近距離相聚,不能上館子和參加其他許多活動,十分不習慣和難受。回想抗戰長達八年,家父母十分困難的熬了過來。好在那時對付有形的敵人,我們孩提時,還可以和父母親一起,橫跨大江之南逃難到內地重慶而避之,雖然生活過得清貧,但可以照常有正常的活動。有的人可以到鄉下外婆家去避難。常言道得好:明槍易躲,暗箭難防。面對現今這無形的細菌,它是無孔不入的,猶其是在空氣中迷漫,讓人無處可逃,無處可躲,只有戴囗罩、多隔離、勤洗手。說起戴囗罩的事,還有人振振有詞的說:他有不戴口罩的自由。恕不知自由(freedom)的真諦是:不妨害他人的自由,才是真正的自由。不顧他人自由的自由,是任性(unruliness),不是自由。少數的人不戴口罩,會傳染給多數的人。誠所謂小不忍、則亂大謀。稍微忍耐一下不舒適的感覺,總比早日進鬼門關要好過千萬倍。好在大家不久就可以接種防新冠病毒的疫苗,慢慢地一切將恢復正常,此疫並非無絕期,而乃有時盡也!
其二:廣義打坐助長壽
打坐(meditation)或謂坐禪,能使人放鬆、血管擴張、血液循環通暢、心跳變慢、血壓降低,皆益於身心。其實許多活動例如太極拳、太極扇、排舞、養生武舞、喻伽、及運動,除了鍛鍊筋骨之外,也能使我們放鬆。廣義的來說,只要我們專注於作一件事,亦能達到放鬆忘我的境界,例如:唱歌、跳舞、看球賽、看電影、聽音樂、聽演講、逛遊樂園、燒菜、打毛線,看書、寫文章,甚至於上館子、與親朋好友相聚、幫助他人。總而言之,多參加各種活動,可忘卻自己之煩惱,是實可延年益壽也。
其三:聞歌起舞話健身
去年在疫情期間,太座和我盡量每天在住家附近散步約一哩半到兩哩路。天氣轉冷之後,幸好我們的朋友劉靜宜介紹了一個在家走路的網站 One-Mile Walk,下午五點鐘太座在視頻上養生武舞課時,我就在另一個房間作走路的運動,每次約半小時走了大約一哩半路。但是這個走路網站的音樂太單調,讓我走得不起勁。有一天我忽然福至心靈,除了放網站視頻外,同時也用唱機放名歌星費玉清唱我喜歡的歌曲:天上人間、星(心)心相印、鳳凰于飛、花好月圓、一剪梅、何必旁人來說媒等。音樂節拍分明,有三拍、四拍、和探戈。走路運動時,我的手臂和上身照著視頻活動,但是腳步卻是踩著費玉清歌聲的節拍,可以一邊走路一邊欣賞音樂,這種別開生面之方法,使我每天得以在家走路健身,不亦快哉!
其四:午夜夢回夢中夢
最近睡覺時很少作夢,但是以前離開學校十幾年後,還是會常夢到考試。考試前沒有好好準備,考試時找不到考場。進了教室發下試卷後,見有五大題及數小題,一題題試圖去作,都解答不出來,一急之下人就醒了過來。我若白天腿很累的話,晚上作夢時,人就會飛起來,越過樹頂,很快的趕過別人。父母一直住在台南塩埕區,他們過逝後,我作夢時每次人在外地想要回台南,但是就是趕不上飛機,搭錯了火車,在夢中就是回不去台南。有一種最可怕的夢就是夢中夢,在夢中夢時,若是遇到危險的情形被嚇醒了,以為是真醒過來了,恕不知人還在第一個夢中,若是再遇到危險時,認為是真的危險,醒來時心跳加速驚嚇不已。
在這突如其來新冠病毒隔離的日子,有許多空閒的時間,今將所作所思,一些毫無關連的瑣事寫下來,也算是學沈三白,把我的「閒情記趣」留個記錄吧。 (2021.01)

Categories: 夏勁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