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繫中華專欄

誰劫持了天使般的孩子

(【報導文學】For2020年12月26日第11號)

作者:亮水珠

我工作得經常出差,幾乎每個星期都要飛到客戶那裏。在飛機場等飛機成了家常便飯。有時如果飛機晚點,在機場花費的時間就更多了。機場書店就成了我經常光顧的地方。

   有一次,候機的時候,我像往常一樣走入機場書店,信手拿起一本“時代週刊”,封面上的照片立即吸引了我。照片上是兩個三四歲的白人小孩,他們有金黃色的短髮,兩雙藍色大眼睛顯得那麽清亮純眞。白白胖胖的臉蛋上有淡淡的紅暈,微微翹起的小鼻子下,小嘴透着笑意敞開着,露出一兩顆潔白的牙齒。照片像是在照相館裏照的。他倆都坐着,照片的背景是一片白色,更使得這兩個小孩純潔得像天使一樣。

   那期“時代週刊”的封面文章是報導這兩個小孩子在一件劫車案件中失蹤的事件。我迫不及待地翻開雜誌,讀了起來。

   案件是這樣的。在美國南部的一個城鎮,一個單身母親帶着她的兩個幼兒開車回家。在路上的一個僻靜的地方,一名持槍的男子截住了她的汽車。她還沒來得及把兩個孩子從車座上解下來,持槍的歹徒就用槍逼着她下車,然後開着車,劫持着她那兩個可愛的孩子,揚長而去。只留下絶望的母親在空曠的路上拼命哭喊。

   這起嚴重的兒童劫持案驚動了美國,引起了各界的關注,一時間成為報紙電視的新聞焦點。不僅當地警方出動大批警力拉網式地搜索被劫持的汽車,尋找被劫持的孩子,美國各地也有不少志願者開車,甚至乘飛機趕來加入營救和搜索。孩子的母親連續幾天在電視上淚流滿面地祈求歹徒不要傷害她那兩個可愛的孩子,這更引起人們對這個惡性事件的關注和對罪犯的憤怒。

   “這歹徒眞沒人性。你劫持汽車就把車劫走吧,為什麽要傷害孩子?!”我在心裏氣憤地想。“這兩個小寶貝兒多可愛。眞想不到有人會對他們下毒手。”

   時間一天天過去,可還是沒有孩子的消息。每個關心這個案件的人心裏都知道,隨着時間的推移,這兩個孩子的命運就越來越不妙。又過去了一兩個星期,有一天,我在電視新聞上看到了無比震驚的消息。這兩個小孩兒是他們的母親以愛的名義親手殺害的。

   事情的來龍去脈是這樣的。

   孩子們的母親,蘇珊,是個漂亮的白人婦女。雖然她有了孩子,可身材一直保持得很好,披肩的金發總是紥着彩色的髮帶,額前燙着劉海,長長的睫毛下有雙大大的藍眼睛,雪白的瓜子臉,在翹起的鼻子周圍有幾顆淡淡的雀斑,紅紅的嘴唇總是掛着笑意。她個子不高,經常穿着花色的連衣裙或緊身的上衣和牛仔褲,裹着她那苗條的身材,特別是她豐滿的胸部和滾圓的臀部。她在學校就有很多追求者。

   蘇珊高中畢業後沒有繼續升學,只是在小鎮上的一家公司裏做秘書。她的先生,麥克,是她的高中同學,學校的橄欖球隊員,長得高大英俊。他們在高中就開始相愛,然後自然就結婚成家。婚後不久就有了這兩個天使般的孩子。麥克在一家大型超市裏擔任經理。他們一家生活很幸福。只是蘇珊總覺得憑她的姿色應該能過更好的日子。

   蘇珊工作這家公司的老闆有個兒子,比爾,是這個公司的副總裁,準備將來接老闆的班。比爾直到現在還是單身,可他是個獵花高手。只要是他看上的漂亮姑娘,他總要千方百計地利用各種手段搞到手。蘇珊自然也逃不過比爾的手心。他一見到蘇珊,就饞得垂涎欲滴,打上了她的主意。

   首先,比爾把蘇珊從公司的辦公部門調任成他的貼身秘書。蘇珊也非常高興這個安排,她早就聽説比爾將來會是公司的大老闆,正想辦法接近比爾。沒想到,比爾倒是先把她調到他的身邊,這可眞是得來全不費工夫。於是,蘇珊格外努力,每天都打扮得花枝招展。時間不長,蘇珊就服務到比爾家裏那寛大柔軟的席夢思牀上去了。當然這一切都是瞞着蘇珊的先生麥克幹的。

   這兩個人甜甜蜜蜜地鬼混了一段時間之後,蘇珊便在牀上問比爾是不是能和她永遠在一起,而不是像現在這樣總是躲躲閃閃的。比爾雖然和蘇珊如膠似漆地粘在一起,可他只是玩玩而以,就和他玩其他美女沒有什麽兩樣。聽了蘇珊的話,比爾先是説了一大堆他信手拈來的花言巧語,跨讚蘇珊是如何美麗性感,他是如何愛她,離不開她,當然希望能和她長期在一起。可是蘇珊現在是有夫之婦,她只能當他的情人。

   儘管比爾只是説説而已,可蘇珊聽者有意,她可是認眞的。她認為,只要她離了婚,就能和比爾組成新家庭,就能過上她夢想的富貴幸福的生活了。

   説幹就幹,蘇珊從那時起就想方設法地找茬與麥克吵架,要和麥克離婚。不管麥克如何一味忍讓,可架不住蘇珊不依不饒,胡攪蠻纏,經過一段時間的爭吵和折騰,她終於和麥克離了婚,麥克從家裏的房子裏搬了出去,把房子和汽車都留給了蘇珊。麥克是個忠厚老實的男人,他始終不明白,自己深深愛着蘇珊和孩子,盡了那麽多努力,蘇珊為什麽要和自己離婚。雖然和蘇珊離了婚,他還經常到蘇珊的家裏來,送些食品和日用品,幫助割草或修理些房間裏的東西。麥克心裏希望蘇珊能回心轉意,能和他重歸於好,可他哪裏知道蘇珊心裏的算盤是攀上比爾呀。

   自從和麥克離婚之後,蘇珊更是明目張膽地和比爾打得火熱。她急切地催促比爾,希望能和他結婚,好名正言順地成為少老闆的太太,早日享受榮華富貴。比爾畢竟是獵花高手,他可不想在蘇珊這一個美女的身上拴死。他在説了長篇的甜言蜜語之後,眼珠一轉,眉頭皺着説,他非常想據蘇珊為妻,可他不希望自己成為蘇珊的孩子的繼父。他希望在和蘇珊結婚之後,只有他們兩個人,這樣他們就可以盡情享受他們的甜蜜幸福。

   蘇珊見比爾希望和她結婚,眞是興奮異常。她雖然瘋了一樣想和比爾結婚,可她也十分喜愛她那兩個幼年的孩子。但是,有孩子就不能和比爾成親。這著實使她猶豫和痛苦了一段時間。每次和比爾幽會之後,蘇珊都對未來即將到手的貴夫人生活充滿了憧憬。可是每當看到兩個活潑可愛的孩子,圍繞着她嬉笑玩耍,蘇珊的心裏又充滿了喜悅和幸福。

   經過思前想後,反覆掂量,蘇珊終於想出了一個她認為十全十美的辦法。

一天下午,蘇珊開車從幼兒園接走了她的兩個孩子,沒有像往常一樣回家,而是帶他們先是在小鎮街心小公園的兒童樂園裏玩了一陣兒,然後又領着他們去鎮上的冰淇淋店,買了他們最愛吃的冰淇淋。看着她那兩個孩子香甜地吃着冰淇淋,弄得滿臉滿手都是冰淇淋。聽着孩子們天眞銀鈴般的笑聲,蘇珊的心裏隱隱地感到愧疚和猶豫,可轉念一想,為了自己的愛情和將來的幸福,自已也是不得已才這樣做。孩子們痛快地玩耍了一下午,又吃了喜愛的冰淇淋,兩個孩子都非常高興,臉上充滿了可愛的笑容。天漸漸地暗了下來,蘇珊開着車帶着兩個孩子離開了小鎮,朝着回家的方向開去。

   這時, 鄉間的公路上車輛已經很少。在一個­路口,蘇珊看看前後沒有汽車,就一轉方向盤,把車拐向了一條林間小路。在這小路上開了不一會兒,汽車就來到了一個湖邊,蘇珊把車開到一個放遊艇的碼頭邊。從那裏有一條車道通向湖裏。利用這車道,拖着遊艇的汽車可以倒車將拖着的遊艇慢慢推入湖水中,等遊艇在水中浮起來,汽車再開走。

這時,天更暗了,周圍的樹林隨風搖擺着發出呼呼的響聲,樹林裏不時傳出晚歸鳥群的叫聲。

   蘇珊慢慢地把車順着那條車道倒到湖水邊。當車的後輪挨上水面的時候,她停了車,回頭看了看她的兩個孩子。玩好了又吃飽了,兩個可愛的小家夥這時在後座的兒童座椅裏都睡着了。他們圓圓的腦袋歪在幼小的肩膀上,長長的睫毛在眼瞼上蓋住了大眼睛,小小的嘴微微地張着,透着一絲笑意,較小的孩子的口裏還流出了一絲口水。看着這兩個沉睡的孩子,蘇珊心裏有一種説不出的悲哀,感到酸酸的。她在心裏默默地對孩子們説,「孩子們,別埋怨媽媽。媽媽也是沒有辦法。有你們在,比爾就不肯和媽媽結婚,媽媽就不能過幸福的日子。你們是媽媽的好孩子,原諒媽媽吧。」

   猶豫了一陣子之後,蘇珊把車掛上空檔,鬆開了汽車的手刹車,打開車門,跳出車外。她的這輛銀白色的福特轎車開始靜靜的,悄然無聲地載着兩個天眞的孩子向冰凉的湖水中滑去。也許身體接觸到了冰冷的湖水,也許被湖水涌進汽車的聲音吵的,被綁在兒童座椅裏兩個沉睡的孩子被驚醒了。他們不明白發生了什麽事情,害怕地睜大眼睛大哭起來,一邊哭,一邊喊媽媽。這哭聲喊聲撕扯着站在湖邊蘇珊的心,淚水不自然地流了下來。但是很快,湖水就無情地吞咽了那兩個幼小的身體,他們的哭喊聲嘎然而止,汽車也很快消失在黑色的湖水中,只留下了一串串冒出的氣泡。

   湖邊恢復了平靜,昏暗中,只剩下蘇珊默默地站在湖邊,還有湖水嘩嘩地拍打着岸邊的石塊,加上晚風搖着樹林而發出的呼呼響聲。

   蘇珊默默地望着湖水,楞了一會兒,就轉身沿着林間小道快步向林邊的公路跑去,一邊跑,一邊把自己的頭髮和衣服弄亂。在公路上,蘇珊跌跌撞撞地跑了一段,哭喊着攔住了一輛汽車,向車裏的人哭訴了歹徒如何劫持了她的汽車,還帶走了她的兩個孩子,車主馬上報了警。這起重大的劫持案件發生後。大量的警察帶着警犬在方圓幾百英裏展開了不分晝夜的拉網式的大搜捕,所有的路口都嚴密設防檢查。可幾天過去了,一個星期過去了,一點蛛絲馬迹也沒有被發現。警方反覆安慰蘇珊,希望她能提供歹徒和劫持發生時盡可能的詳細情況,可蘇珊總是説自己當時驚嚇得發抖,再加上天黑,歹徒又帶了帽子,沒有看清歹徒的模樣。對整個劫持的過程她也是説不清楚,一提就哭。警方認為蘇珊是個年輕的母親,遇到這樣的災難,可能暫時失憶,並沒有太在意。

   可隨着時間的推移,這起惡性案件疑點越來越多。歹徒旣然和蘇珊不相識,自然是為財而劫車,不應該帶孩子走,因為孩子的哭聲很容易引起別人的注意。即使匆忙在劫車時帶走了孩子,也會盡快把他們甩掉,而不大可能傷害孩子,因為那樣不會為歹徒帶來好處,反而會大大加重他的罪刑。可經過幾天地毯式的搜索,沒有孩子的一點兒蹤迹,像遺失的衣服,鞋子等等。歹徒劫了蘇珊的汽車,總要加油,買點兒生活必須品吧。可是在方圓幾百英哩的範圍裏,沒有任何人在加油站,商店,旅店或路上看到蘇珊那輛銀白色的福特車。同時,警方也沒有收到有罪犯倒賣蘇珊汽車的蛛絲馬迹。警方開始感覺這個案子背後可能另有隱情。

   就在此時,蘇珊給比爾打了個電話。在一陣哭訴之後,她説,現在孩子失蹤了,比爾是否可以考慮和她結婚的事了。比爾心中生疑,掉頭就報告了警方。警方立即認為蘇珊有重大的作案嫌疑。他們要求蘇珊做測謊儀的檢查,結果蘇珊慌亂得無法通過檢查。在警方的一再訊問和誘導下,蘇珊的心理防綫終於崩潰了,她哭哭啼啼地説出了這個自導自演的劫車案的眞相。警方被震驚了, 無數善良的人們被震驚了。

  還是在那個湖邊,還是那座遊艇碼頭,蘇珊還是默默地站在碼頭的湖水邊,只是手腕上多了一副閃亮的手銬,身邊多了很多警察和警車。在警戒綫外還圍着很多趕來的民眾。潛水員很快在離碼頭不遠的深水裏找到了蘇珊的汽車。隨着拖車的轟鳴,沉在湖中的汽車被鋼絲繩拉着默默地從湖水中露了出來。伴着汽車的昇高,湖水從汽車裏嘩嘩地湧出。依然坐在汽車兒童座椅裏的兩個孩子也慢慢地露了出來。經過一段時間湖水的浸泡,他們兩個幼小的身體都有些變形,可還是可以看出他們圓睜着雙眼,張大嘴,盯着上方。他們彷彿在責問蒼天,為什麽?為什麽他們的媽媽要害死他們!看到這一景象,在場的警察和居民都義憤塡膺了,不約而同地把憤怒的目光投向默立在湖邊的蘇珊。這時,蘇珊臉色慘白,眼睛低垂着,散落的金發遮住了她的半邊臉。

   由於蘇珊所在的州沒有死刑,蘇珊很快被法院經過審判被宣判為終生監禁,不得假釋和減刑。她將在監獄裏渡過她的餘生。

   經歷了這樣的事,使善良的人們非常氣憤,這個蘇珊眞是蛇蝎心腸,禽獸不如。虎毒還不食子呢。她怎麽能親手把自己活生生的孩子害了呢?!眞是想不到世上還有這樣的女人,為了自己所謂的愛情和幸福,竟然能乾出這種傷天害理的事來。那是兩個多麽可愛的孩子呀,像天使一樣。蘇珊怎麽下得了手?

   愛情應該是崇高的,純潔的。絶不是圖財害命的藉口。幸福是靠自己的奮鬥,絶不能成為傷害別人,甚至傷害自己親人的幌子。這社會可是太復雜了,還有像蘇珊這樣的人存在。善良的人們可要小心呀。

Categories: 文繫中華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