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繫中華專欄

12/12「寫·閱·評·聚」第44回會議

⋯⋯新聞稿⋯⋯

為了鼓勵寫作閱讀、磨練評論技巧、欣賞多元意見、提升寫作能力,「寫·閱·評·聚」將於12/12(週六)舉辦第卌四回聚會。文章已收齊五篇,允許參與者僅「閱·評·聚」,也歡迎非會員旁聽,額滿為止。

日期: 12/12(週六)下午1:30~4:30

地點:網路相聚

型式:聚會時,針對每一篇文章,參與者在二分鐘的時限內輪流提出個人的意見及建設性的看法;有專人計時,以掌控時間與效率

參與資格:「寫·閱·評·聚」會員,非會員可旁聽;聚會前必須閱畢所有的匿名文章

報名:請電郵金大俠(chin8673@yahoo.com)

「寫·閱·評·聚」的宗旨有四:(一)、鼓勵中文寫作的興趣;(二)、提升中文寫作的技巧與水準;(三)、加強文章評論的質量與深度;(四)、促進創新及作品的思想性、文學性、藝術性。並以多元、尊重、包容、互助的方式參與每一次的聚會。「寫·閱·評·聚」歡迎對華文寫作有興趣的人申請加入, 加入條件是寫一篇500字以內的自我簡介、加入的期許及個人的寫作目標。

*******************************************************

11/22的聚會有十五人參與。有人早走,有人晚到,應有盡有,自由自在。文章評論時段由雷俊毅主持,參與者評論了四篇文章,二位文友提出了書面評論。

〈疫情下的覓屋記〉描述新冠疫情嚴峻下的覓屋、購屋經驗,襯托出母子間的代溝及中美文化的差異,寫出母親的感悟與期待,通篇思路清晰、文筆流暢。

〈外公的書法〉是一篇精簡順暢、緊湊清晰的懷念短文,一帖書法,盡顯思念。

〈失踪的史蒂文博士〉節奏順暢明快,讀來一氣呵成。開頭就吊起讀者興致,寫出美國人的享樂、務實與現實,人物刻劃生動,人情冷暖,引人深思。

〈灰哥回家記〉描寫曲折有趣的尋狗故事,文筆流順,點出社會上的一些人性問題,溫馨中帶些諷刺,諷刺力道或可再加強些;文章稍長,或可精簡。李敏珠第一次擔任計時員,以手機設定時間,時間一到,自動「鴨噪」,準時鳴聲,不愧是科學人,令人耳目一新。

*****************************************************

文友交流時段是由Tina主持,討論了陳玉慧所寫的〈三毛的虛構〉,與會者各抒己見、各暢其懷,重點不盡相同,是精彩的百家爭鳴、多元交流。〈三毛的虛構〉一文或有兩點值得我們學習:虛構、「寫自己」和「寫別人」。文中有不少佳句,值得細細品味,例如:「會不會讀者也開始虛構荷西了。二度虛構。 」「三毛的文學也是一種混搭的概念,她將小說寫成散文,散文又寫成小說,虛虛實實,都是在寫自己,她一生也是在創造自己的虛構。」「書寫者是透過自己的人生經驗書寫別人的人生,在『寫自己』和『寫別人』之中覺知一種書寫距離,不必靠得太近,也不能離得太遠。 我一直在摸索著這個微妙的寫作等距,或許這便是寫作的樂趣所在;這次我試著寫出三毛的傳奇,我也寫了一部份的自己。」金庸的十四部武俠小說,寫出了不少人物,肯定也寫入了自己,自己藉由不同的小說人物、情境隱露出來。寫人寫己,如何掌控,值得推敲體悟。 

【與會的十五人:陳、吳、楊、李、雷、姚、梁、蕭、孔、徐、賈、譚、高、原、金】

「中秋佳節相見歡 賞月吟詩螃蟹宴」圓滿成功

金大俠

中秋詩意葉先知,正是蟹黃肥美時。為慶祝中秋佳節,「寫·閱·評·聚」舉行小規模的公園聚會,詩作十餘篇、文友十位、螃蟹一簍上百隻,過了一個圓滿的中秋節慶。

「寫·閱·評·聚」的文友們於10/2(週五)在馬州的需木公園(Needwood Park)、洛城市鎮廣場(Rockville Town Square)、及Tina的「心地方」 舉行移動式的聚會。下午二時在需木公園,螃蟹是主角之一,由安老師提供一簍馬州著名的藍蟹。螃蟹的先前準備頗費思量與功夫,金大俠負責為螃蟹刷牙、洗澡、洗淨。一籠螃蟹在「心地方」廚房蒸好後,火速趕往公園,另有一籠螃蟹是在公園亭內「活蹦抵抗、縱竄橫行」下現抓現煮。

除了螃蟹外,每位文友也帶來了自製美食,三毛五的水果盤,譚琪帶來了宜賓燃麵、辣子雞丁;格格的鮮蝦春捲,內餡豐富,並在公園現場由Tina負責煎炸;明珠的水煮嫩玉米,是前一天才現摘的,甜嫩爽口;映梅烘焙的忻氏月餅(法國杏仁餡甜點、Pithivier),不是月餅卻勝過月餅,令在場所有人驚艷不已、驚嘆連連、搶吃不停。格格提議對對聯,對出者方可續吃或拿,她出的上聯是「今朝有酒今朝醉」,一時之間下聯頻頻出口,紛紛出籠:「今晚有詩今晚吟」、「當下有蟹當下解(解饞)」、「今天有fun今天放(放浪形骸)」、「此時有愛此刻懷」、「明晚有歌今晚唱」⋯⋯,只為了多吃一塊那美味甜點。

當然,還有詩作朗誦。阿琪的詩〈彼時月光〉,「皎月當空,銀星閃爍」領著與會者到「黃埔江畔長堤邊⋯⋯姑娘抬眼月雲,低眉水中光影」,又到了「蓉城高屋玻牆旁⋯⋯月色清幽,塗滿三壁,婦人搖悠晃悠,凝視夜幕孤月⋯⋯遐想遠方。」Tina 的詩〈秋水長天,另一個秋〉,述說著「秋天傍晚的水面/依舊清新般的青春透徹/潮起潮落的是不變的真理/是沙滿了的海邊天際/鐫著不同的腳印圖案彷彿沒有盡頭/任風颯颯模糊了的記憶⋯⋯」。大俠的〈亭內品蟹〉:「亭前清風光,落葉地上妝,翹首眺蒸籠,低頭品蟹香。」格格的詩〈秋月 五十載〉很穿越,飛時越空, 寫出「望眼 銀河碧海窮,紅塵覓覓,萬里 伊人空」,遙想出當年美國阿波羅太空船登月的驚艷亮相及與月姑娘一見鍾情。三毛五說,希望這首詩能發展成一篇愛情小說,期待月姑娘在古希臘太陽神「阿波羅」和帥氣美國太空人之間做出什麼選擇?或是三角戀情?

金慶松準備了兩個詩句猜謎:「把酒問青天」「 月有陰晴圓缺」,將字折解以供猜謎。猜謎者質問,怎麼有簡體字「云」, 金回道,此「云」非彼「雲」,乃「人云亦云」的云。謎底在字字推敲、拼湊字句、熟烈搶答中分別被明珠及Tina聯合猜出。

那一籠在公園內現煮的螃蟹也為聚會製造了手忙腳亂與驚叫亮點。那是一鍋三層有煮有蒸的螃蟹,但將生猛的螃蟹由簍子中一隻一隻的夾至蒸籠內,就經歷了不少「抗爭事件」,不時演出人蟹攻防、螯夾對峙、螃蟹出逃記、追捕螃蟹記,好不精彩!有女士忽然提問,怎麼沒有吃螃蟹工具?吃蟹高手向來是以手以牙以口為之,何需工具?體貼的安老師立即回家帶來錘子、夾子等工具,應付敲開蟹殻肯定足夠。映梅、明珠、大俠分享交流吃螃蟹的方法、工具使用及流程。美國友人Saul第一次與會,第一次吃螃蟹,按照中式吃蟹程序,中規中矩,倍感新奇。

趁著天明六人沿著湖邊而行,安步當車,沿湖閑適,怡然遊湖賞景,消化滿腹飽福。不多時,天氣轉涼變暗,大夥隨即轉往洛城市鎮廣場 。映梅建議,等需木公園葉色變彩時,大夥各自帶著水、拎著零嘴與口罩,再來繞湖一圈。

洛城市鎮廣場的聚會,有些人先行離去,雷俊毅下班後加入,帶來月餅一盒及其應景詩作〈水調歌頭 · 次韻蘇軾明月幾時有〉,並朗誦他的大作:「明月又重照,人世不宵天

秋潮兩處翻湧,來去古稀年。⋯⋯思怨笑泯幾時圓。莫道烏雲遮月,且待春風醒夜,天道自周全。同把殘缺補,豈可負嬋娟。」明珠有〈秋聚〉:「夏螢燈籠繞, 秋蟬樹梢嘵;菜蔬豆實飽, 瓜果黍豐饒。閉關久無聊, 文癮乏嘮叨;螃蟹酒食招,  寫閲評聚邀。公園群聚閙,  適者戴口罩;詩誦曲唱跳,  友朋共逍遙。」是晚,雖無烏雲遮月,卻遲遲不見月兒蹤影,像是時辰未到,仍羞答答。且待晚風醒夜,天道自周全。所幸,Tina的「心地方」,就在抬眼近望處。大夥移至室內的「心地方」 ,是個讓人隨心所欲的地方,把酒言歡且一歡,高歌一曲接一曲。

曲終人散,明月高掛,連火星也在旁陪伴,安老師說道:「真的很高興今天又見到大家。只是快樂的時光太短暫。」

圖一 努力吃螃蟹
圖二 公園一角三美女
圖三 格格高談闊論
圖四 Rockville 廣場月餅相伴
圖五 『心地方』卡拉OK

Categories: 文繫中華專欄